妖气都市“跳钟馗” 台北鬼怪文学与当代艺术特展[图集]

2019-07-08 07:10

编辑:許陳品

由台湾“国立台湾文学馆”、“台湾当代文化实验场”主办的“妖气都市:鬼怪文学与当代艺术特展”,于2019年7月5日在台北空总台湾当代文化实验场盛大开展。在展览开幕前一天,邀请到台北景春堂掌中剧团艺师林金炼举行“跳钟馗”仪式,为此次展览镇煞、祈福。(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在台北“妖气都市:鬼怪文学与当代艺术特展”开幕前一天,邀请到台北景春堂掌中剧团举行“跳钟馗”仪式。(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跳钟馗”,乃是汉族先人基于对厉鬼恶煞的恐惧心理,遂利用道教神话中驱魔神“钟馗”的“驱鬼、镇煞”形象,以傀儡戏的形式演出,让游荡在人间的孤魂野鬼得以归位,安宁地方。(图源:台北景春堂FB粉丝专页)

台北景春堂掌中剧团团长、艺师林金炼(白衣者)正在进行“安五营”仪式。(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已书写好的“安五营”符咒。(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台北景春堂掌中剧团团长、艺师林金炼。(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在“跳钟馗”仪式中,以36只青色瓷碗象征“三十六天岗星”,并以一碗朝下、一碗朝上的方式,依序在不同方位摆放不同数目的瓷碗,排成“碗花”。中间的碗口朝上,其余的“盖碗”象征保护观众的灵魂,两碗中间安放符咒。(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中国自汉代起,将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与五行(木火金水土)、方位(东南西北中)的观念相结合。图为象征东方“甲乙木”(绿色)、南方“丙丁火”(红色)的布幡。(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图为象征中央“戊己土”(黄色)的布幡。(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图为象征西方“庚辛金”(白色)、北方“壬癸水”(黑色)的布幡。(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跳钟馗”仪式结束时,将象征五行的五色布幡焚化。(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易经•说卦》:“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是为“先天八卦”图。图为绘有“先天八卦除妖魔”的仪式黑伞。(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图为绘有“后天八卦”的仪式黑伞,从“后天日月收恶煞”字样往左顺时针方向依序为:兑(泽)、乾(天)、坎(水)、艮(山)、震(雷)、巽(风)、离(火)等八卦。(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图为 “跳钟馗”科仪所使用的法器“七星剑”。(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图为象征神灵“五营将军”(李张萧刘连)的法器“五营令”,以及代表“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的五色旗。(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台北景春堂供奉的“钟馗爷”神像。古代汉族先人每逢农历腊月(十二月)举行“大傩”仪式以驱逐鬼魅,驱鬼时使用之棍棒,齐人谓之“终葵”,后经人格化后取其谐音,就成了“钟馗”,“跳钟馗”也成为驱鬼避邪的代表仪式。(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绘有日、月,和道教神明“六丁六甲”的镜子法器。“六丁六甲”为六丁神和六甲神的合称,共有12位,为司掌天干地支的神祇。(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会场外“妖气都市”展览的宣传。右图为台湾网络图像设计工作者柘榴君的作品《妖气捷运绘卷图》。(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会场外“妖气都市”展览的宣传。右为台湾插画漫画工作者AKRU的作品《北城百画帖》,左为台湾插画家角斯角斯《台湾妖怪鬪阵》系列作品中的《台北狮豹雨》。(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8
19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