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4年中国摄影师再走川藏线 记录“天路”巨变[图集]

2018-05-23 05:31

编辑:吴桐

2004年,中国青年报记者历时15天行走号称“天路”的川藏公路;2018年4月,他重访“天路”,记录沿线这十几年间发生的变化。川藏线通常是指318国道中成都至拉萨这段2,142千米的路段。从海拔高度500多米的四川省省会成都出发,到达海拔3,600多米的拉萨,途中要翻越海拔4,000米至5,000米的高山14座,跨越10多条湍急的河流。地质情况复杂、气候多变,人们提起川藏线总是悬着一颗心。图为2004年,一队运送物资的军车穿行在蜿蜒的川藏线上。(图源:VCG)

2004年,整夜的大雨使水势猛涨,汹涌的江水把路基冲垮,路过的小车勉强通过。“川藏难,难于上西天”。行走川藏南线,沿线的山体土质较为疏松,高山滚石难以预料,且附近遍布雪山河流,一遇风雨或冰雪融化,极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加之路窄导致错车的空间极小,故通麦、排龙一线有“死亡路段”之称。(图源:VCG)

千仞绝壁,飞瀑直泻,驱车于此,等待人们的是恶劣路况的极限,险、窄、陡、泞一应俱全,并随时面临泥石流和塌方的险境,可谓险象环生。图为2004年,工人在川藏线上修路。(图源:VCG)

2004年,修路工人忙碌地搅拌沥青。当时,西藏八宿段将被改造成柏油公路。(图源:VCG)

2004年,工人们在川藏线上修一座大桥。(图源:VCG)

近几年,318川藏线上很多惊险的盘山路都已化为以柏油路连通的平顺道路。图为2018年4月11日,川藏线西藏业拉山,2010年铺设的柏油盘山公路。(图源:VCG)

今日的西藏昌都地区八宿县业拉山72拐和2004年的此地。这是是川藏线上拐弯最多的路段,之字形公路犹如飘带,弯来绕去,直通谷底。照片中还都是土路,如今都加宽铺装了柏油路。(图源:VCG)

如今的通麦特大桥与2004年的通麦大桥。这里的三座大桥如阶梯状分布,如同在诉说通麦三座大桥的历史过往。而通麦天险的消失,让318国道正式进入了轿车时代。(图源:VCG)

这些年来,川藏线沿途修建隧道,铺设新路,道路变得安全、快速、舒适。图为2018年4月19日,川藏线西藏八宿段,易落石和水毁的地方建起了明洞。(图源:VCG)

2017年年底,成都到泸定高速路开通,2.5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甘孜州泸定县,缩短了近一半的时间,结束了四川藏区无高速公路历史;同年,被称为“鸟都飞不过去的”雀儿山隧道完工以后,原来需要2个多小时翻越的山路,现在仅需10分钟通过;雅康高速路2018年年底或将实现全线贯通,从成都到康定将全高速直达,大约只需3小时。图为2018年4月12日,川藏线西藏波密段,汽车行驶在新铺的柏油路上。(图源:VCG)

2018年4月12日,前往神山朝圣的藏民走在崭新的柏油路上。(图源:VCG)

随着川藏南线的路况不断改善,自驾房车进藏旅游的人多了起来。(图源:VCG)

骑行川藏线也不再只是梦想。图为2018年4月9日,骑行的游客在路边歇息。(图源:VCG)

2018年4月10日,西藏左贡县东达山垭口,游人在海拔5,130米的标牌前拍照。这里是川藏南线上最高的山峰,一年四季都有雪,被称为“生命禁区”。(图源:VCG)

现在的路况,家用普通轿车已经可以胜任,很多人不用为了去西藏而去特意购置一辆越野车。图为2018年4月11日,川藏线西藏八宿段的怒江大峡谷,由于交通事故,进藏的汽车排起了长龙,自驾的游人在路旁烧水涮肉,等待通行。(图源:VCG)

路况的改善,将藏区与内地联系得更加紧密,沿途民众的生活也发生改变。从前依靠放牧、打工为生的很多藏民,现在都开起了旅馆,人均收入年年上涨。图为索松村的桃花客栈老板朵多今年46岁,3年前在自家开客栈,如今他又投资了70多万元盖起了一座楼房,专门用来接待游客。(图源:VCG)

西藏左贡县,原来的一条街,如今发展成一个有规模的城市。(图源:VCG)

西藏林芝鲁朗国际旅游小镇,游客品尝当地特色菜石锅鸡。这座位于318国道上的小镇入选 “中国乡村旅游创客基地”。(图源:VCG)

西藏林芝波密县松宗赛马节。其间举办赛马、马术表演、民间歌舞演出等活动,吸引几千名当地群众和游客参加。(图源:VCG)

西藏自治区林芝米林县索松村,山下桃花盛开,远处是美丽的南迦巴瓦峰。 这个曾经隐身在青藏高原群山褶皱中的小山村,十几年前由于雅鲁藏布江大桥建成通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图源:VCG)

西藏林芝米林县索松村,春天到来时,村子犹如被雪山和桃花包裹起来的世外桃源。(图源:VCG)

西藏林芝米林县索松村,位置好的观景房,从房间里就能看到盛开的桃花和雪山。(图源:VCG)

1
22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