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表情:生在海上 最后的疍家人[图集]

2018-03-12 02:46

编辑:念阳

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一个故事,疍家人与海。疍家人生活在中国海南省三亚开渔,离南海很近的一个渔村。疍家人被称为海上的“吉普赛人”,“出海三分命,上岸低头行”,中国清代光绪《崖州志》中说道:“疍民,世居大蛋港、保平港、望楼港濒海诸处。男女罕事农桑,惟辑麻为网罟,以鱼为生。子孙世守其业,税办渔课。间亦有置产耕种者。妇女则兼织纺为业。” 接下来一起去看看这些生在海上的人是怎么生活的吧!图为渔船上的一名船头工坐在装着缆绳的桶里休息。他是疍家人,自幼出生在渔船上,他说,“出海打渔,你也许认为苦,我们以此为生”。汽笛声响,离港起锚,渔民开始一段悲欣交集的海上航行。疲惫、惊喜、失落,还有海风的腥咸,都是海上生活的味道。(图源:VCG)

带着斗笠,拿着电筒,站到船头督阵的女人是这艘渔船的船主梁符娇。上世纪60年代,梁符娇出生在渔船上,那是条约10米长的木质小船,承载着一个家庭,也承载着家中全部生计,千百年来绝大多数疍家人都是这么生活的。身为家中长女,梁符娇却没有被娇养,拉绳撒网,做饭掌船,精通渔船上的所有活计。她看着弟弟妹妹一个个长大上岸,住到奶奶家上学读书,她却继续留在船上帮父母打渔。(图源:VCG)

两名船员站在船头休息谈天,船主梁符娇站在驾驶室旁。因忙于生意,梁符娇已多年没有上船作业,大女儿逐渐接手她的生意后,她才有闲暇出海怀旧。梁符娇说:“丈夫在世时,很厉害,多年前就看得清今天,就像戏里的刘备、孔明一样可以预知大势。他说,要联合大伙成立合作社,要规范化,他一直梦想着要造大船,如今,这些都实现了,从2013年以后,1,000万(1元人民币约合0.16 美元)一条船,我们造了10条。”(图源:VCG)

维持着时速8海里的经济航速,渔船向着30海里外的渔场前进。 海水的颜色从绿渐变为深蓝,船头破开水面激起天蓝色的浪花。夜幕低垂,老船长杨金福发现了鱼群,通知停船开灯。通明的船体,如同悬浮在虚空之中。上世纪70年代那时没有电灯,用风箱鼓风烧油灯,可以打到很多高价的马鲛鱼。但到了90年代,近海渔业资源萎缩严重,很难有什么渔获。(图源:VCG)

下网求一个快字,也是灯光围网作业中最容易发生意外的时刻,如有人此时不慎卷入飞速入海的网中,便难以施救,更不用说鱼会跑掉白忙活半夜。图为灯光围网作业量大,节奏紧张,有经验的老船员们一有空闲就会抓紧休息。但渔船条件有限,提供给船员休息的空间非常窄小。(图源:VCG)

漆黑的海面上夜色深沉,船员们从船舱里出来穿好工装,吹着海风清醒一会儿准备工作。(图源:VCG)

凌晨,正准备下网捕鱼,第一网,拉网的一根绳索突然断了,船员们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梁符娇迅速招呼着从另一侧收网。 (图源:VCG)

断绳子的情况不常见,老船长杨金福说,现在休渔期太长,经验丰富的熟练工人越来越难找,渔船的保养维护也很难跟上。这次断掉的绳子,出海前也检查过了,有破损,重新打了个结,没想到关键时候就出了问题。“海上的事瞬息万变,想不到的事情多了,不能强求”。 (图源:VCG)

据梁符娇说,她熟识的渔民大多把船卖了,一个村子的渔船只剩十来艘。渔民的孩子们也更愿意去旅游公司开游船,去打工而不是打鱼。“一个是门槛高了,要买大船出远海,一个是出海太苦了”。图为一网打了近3万斤鱼,船员正全力拉绳收网。(图源:VCG)

这艘渔船一网打了3万多斤池仔鱼,是难得的丰收。图为一条小船帮渔船卸货。 (图源:VCG)

3
1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