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实拍:一带一路上的汉唐遗风[图集]

+

A

-
2017-05-12 05:34:49


2017年5月14日至15日,“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即将在北京举行,这让中国再一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一带一路”的提出唤醒了人们对于古丝绸之路辉煌的记忆。而在古丝绸之路两千多年的历史上,地处中国边陲的新疆发挥着无可替代的特殊作用,始终是一颗耀眼的明珠。(图源:多维记者/摄)

新疆全称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坐落在中国西北部,古时被人们称为西域。它地处亚欧大陆腹地,早在远古时期就与西边的国家有所联系。早期的丝绸之路并不是以丝绸为主要交易物资,中国科考队通过验证推测玉器是中国边疆和中原、东方和西方的文化与商贸交流的第一个媒介。“玉石之路”就是“丝绸之路”的前身。(图源:多维记者/摄)

公元前209年,匈奴人统一漠北,宾服西域三十六国。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决心联合西域各国,夹击匈奴,因此张骞前后两次出使西域。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归来后,西域成为沟通中西方的要道丝绸之路的关键地带。公元前60年汉朝在乌垒城建立西域都护府。以汉朝廷在西域设立官员为标志,丝绸之路这条东西方交流之路开始进入繁荣的时代。(图源:多维记者/摄)

公元581年隋朝建立,589年统一中国,先后在鄯善、且末和伊吾设郡。618年唐朝建立,640年和702年在天山南北建立了西安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管辖西域。随后西域社会经济和文化得到迅速发展。通过西域唐朝增加了中亚、西亚和欧洲各国的交往,形成了中国封建社会经济文化繁荣的鼎盛时期。(图源:多维记者/摄)

丝绸之路的畅通促进了东西方文化交流,以佛教为例,西域是佛教北传过程中的必由之地,在佛教传播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佛教于公元前后传入西域,魏晋南北朝时期,形成了于阗、龟兹、高昌三大佛教文化中心。各地高僧辈出、塔寺林立,以佛教经典的诠释、翻译和寺院建筑、雕塑、壁画为内容,佛教文化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图源:多维记者/摄)

西域的佛教艺术既呈现了印度、波斯及中原文化的精粹,又有强烈的地域文化特点,对中原地区的思想文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图源:多维记者/摄)

西域的译经大师鸠摩罗什就是当中的代表,鸠摩罗什生于龟兹,逝于长安,是著名的佛经翻译家。他翻译的佛经达30余部300余卷,对中国佛教文化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其舍利塔建于唐代,盖塔仿木结构石雕,高2.5米,八角亭阁式,以八色大理石和玉石拼成,俗称“八宝玉石塔”。2011年被列为第五批中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图为鸠摩罗什雕像。(图源:多维记者/摄)

唐朝时期,丝绸之路的繁荣引发了多种文化汇聚的局面,表现在语言、文学、音乐、歌舞、绘画、书法、雕塑等诸多方面。此外,唐风儒俗在西域得到广泛普及,绿洲文化和游牧文化争奇斗艳,西域文化的兼容并蓄迎来了盛世繁华。(图源:多维记者/摄)

这个时期西域发展繁荣,街道上人来人往,人们穿着色泽鲜艳的毛纺织物,佩戴各种装饰品。(图源:多维记者/摄)

西域独特的地域文化特色和审美情趣竞相纷呈。(图源:多维记者/摄)

古丝绸之路绵延七千多公里,在新疆境内就有差不多五千多公里。而西域地区沙漠密布,这时耐渴、耐旱、耐饿的骆驼就成为了人们主要选择的交通工具。(图源:多维记者/摄)

骆驼性情温顺、耐力坚韧又顽强,能在炎炎烈日、水干草枯时找到生命之水,还能在漫漫黄沙、逆风飞扬中找到归路,被誉为“沙漠之舟”,在古代丝绸之路商队贸易乃至政治军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单峰骆驼适应于炎热的沙漠环境,原产于阿拉伯地区,唐墓中出土的单峰骆驼形象,不单单是那个时代的艺术精品,更被人们当作“丝绸之路”经济文化交流的象征。(图源:多维记者/摄)

撰写:珠璃 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