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空计划】夺太空话语权 中美星际争霸时代来了么

+

A

-

探索外太空是一场具有高度战略意义的竞争,全球已有多个国家出炉了太空战略规划,争夺太空话语权已成为各国战略竞争的重要方面。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退役陆军中将提出“高边疆”战略,暗示美国应该对地球的外层空间进行新的开拓,从而使得太空领域成为美国新的边疆,著名的“星球大战”计划由此出炉。作为太空竞赛的后来者,中国近年来在多个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美国专家们在众议院的一次听证会上,讨论了“我们在太空竞赛中输给中国了吗”这一话题,认为美国在该领域有“黯然失色”的风险。

探索外太空具有国家战略意义,太空领域业已成为中美两国角力的新领域。

太空项目被视为国家实力和威望的象征,自1957年人类研制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克号”,由苏联发射升空震惊了全世界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间围绕太空的有关声望和国家战略的竞赛一直持续了几十年,美国“阿波罗11号”在1969年的首次登月成功业已被列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时至今日,全球还陆续有更多的卫星、探测器发射升空,目前在轨活跃卫星数量超过了1,000颗,由约50个国家所拥有,全球发射卫星国家的数目已达12个,更有多个国家出炉了太空战略规划,争夺太空话语权已成为各国太空战略竞争的重要方面。

冷战时期的美、苏两国在太空领域展开过剑拔弩张的竞赛,而随着苏联的解体,今天更让华盛顿警惕的或许是中国的太空计划。美国非盈利太空基金的统计显示,中国每年太空项目的投资高达80亿美元。中国在民用以及军用太空计划上的支出现在已远超过俄罗斯和日本,仅次于美国。

2018年,中国完成了39次火箭发射,美国是31次,俄罗斯是20次,而整个欧盟只有8次。“从人造卫星,到月球和火星,中国在这些领域中正迅速变成太空超级大国”,美国《时代杂志》报道引述美国宇航局(NASA)的前高级顾问凯西•劳里尼(Kathy Laurini)的话说,“他们(中国人)设立战略性,长期性的目标,而且为达到这些目标进行专注的,系统性的努力。”

美国的“高边疆”战略卷土重来?

上世纪冷战时期,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种计划室主任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退役陆军中将格雷厄姆(Daniel Graham)在1982年出版了《高边疆——新的国家战略》一书,书中提出“高边疆”战略,暗示美国应该对地球的外层空间进行新的开拓,从而使得太空领域成为美国新的边疆。

“高边疆”战略公之于世后,立即受到美国政府、军方和公众的关注,以此为理论基础,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在1983年提出“战略防御倡议”,即闻名于世的“星球大战”计划,也由此拉开了太空军事化的“潘多拉魔盒”。

“星球大战”计划出炉后,随之而来的远景规划过万亿美元的“超级军费蛋糕”吸引了美国各军种积极行动,竞相成立太空司令部。1985年,美国国防部组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跨军种联合作战太空司令部——美国航天司令部,空军、海军的航天司令部都被其收入麾下,后来美国陆军组建的“航天与导弹防御司令部”也受其节制,美国航天司令部对外宣称的主要职责是“帮助美国武装力量合理、有序地利用外太空资源,并将这种利用制度化”。

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美国开始侧重本土防卫,重点应对反恐。次年6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借“改革美国军事力量”之机将其并入战略司令部,更名为“太空与全球打击联合功能司令部”。存在了17年,曾名震一时的顶级联合作战司令部自此沦为二级作战司令部。

  • 1987年11月1日,美国总统里根在丹佛马丁玛丽埃塔公司做“星球大战”计划报告。(Getty)
  • 2019年8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建立美国太空司令部,四星空军上将雷蒙德担任首任领导。(VCG)

面对冷战后日益缩减的财政预算,加之庞大的空间站维护任务,以及复杂的深空探索目标,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宣布了新的航天计划,提出砍掉由前任总统小布什(George Bush)推出的旨在重返月球雄心勃勃的的“星座计划”,专注于太空探测新技术研发和支持商业太空飞行,取而代之在本世纪20和30年代派遣航天员登陆小行星和火星的新太空计划。

在此大背景下,为了把精力集中到深空探测上,NASA决定将地面与空间站之间的运输任务交给私营企业承担。随着美国最后一艘航天飞机退役,NASA将前往国际空间站的航天业务外包,其中货运业务签给了两家私营企业——轨道科学公司和SpaceX(太空探索技术公司)。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推出了《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报告,认为美国必须加强在太空领域的投入,应该建立更具威力的太空部队,才能在全球竞争下立于不败之地。在威胁评估方面,特朗普政府认为,其他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可以利用美国在太空领域的脆弱性威胁美国经济和民众安全;美国在陆海空、太空、网络等领域的军事优势,将面临激烈的竞争。

为确保美国在太空领域的领先地位,应对中俄两国在外层空间的挑战,2017年6月,特朗普签署了重启国家太空委员会的行政令;12月11日,签署太空政策指令,誓言重返月球,宣布“美国又要登月了”,“太空竞赛”再成热门话题。

2018年3月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了组建独立太空军的意愿。2019年8月29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玫瑰园举行仪式,宣布正式成立美国太空司令部,这也被视为是美国朝着组建继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海军警卫队和空军后的第六大军种——太空军迈出的重要一步。

对于特朗普一心想要组建太空军,在各界看来这远非易事,它除了会触动现有美国各军种的现实利益,还需要大笔资金的投入支持。美国著名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于2018年11月 19 日发布了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美国将太空部队独立出来的成本耗费。在报告中,列出了组建美国太空部队的三种可能,分别是空军内部的太空军团、精简版太空军和一个加强版太空军,三个选项的建设成本分别是113 亿美元、134 亿美元和215 亿美元。

而NASA 的年度预算也仅有 199 亿美元左右,显然有些捉襟见肘。虽然特朗普强调重返太空,但实际上NASA的预算并未得到明显增加。长远而言,若资金水平不变,那么美国所称的重返月球等太空计划则只能是一句空话。

中国的太空志向

对中国来说,其面向太空的志向已很明显。作为太空竞赛的后来者,中国出发时间晚了数十年,但现在,中国于1970年发射了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2003年实现了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行,已是全球第三个实现载人航天的国家。

在强有力的举国体制下,2012年中国完成首次载人空间交会对接(神舟九号与天宫一号);作为对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的回应,中国自主建设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预计在2020年完成全部组网卫星的发射,实现全球服务能力;2020年七八月间,中国还将发射“萤火二号”探测器前往火星,拟一次性完成“绕落巡”三大目标;在国际空间站面临“退役阴影”之际,中国空间站建设正稳步推进,出于多种原因,未来太空将极有可能唯有中国空间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