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谁是背后的推手

+

A

-
2019-11-24 11:38:39

港媒援引韩国首尔江南警察局消息称,24日下午18时许,具荷拉在其寓所中被人发现时已经身亡。

具荷拉与10月14日自杀身亡的雪莉一样,也患有抑郁症,而且因网络暴力在5月份时曾一度想不开而轻生,幸亏发现及时才抢救了回来。

韩国女艺人具荷拉因网络暴力在5月份时曾一度想不开而轻生,后被及时发现抢救回来。(VCG)

在十余年间,韩国已经有超过30位明星自杀,原因不一而足,舆论普遍认为网络造谣者和传谣者是明星自杀的幕后推手。

作为世界上网络最发达的国家之一,韩国每4名民众中就有一人曾在半年来遭受或实施过网络暴力。而在韩国娱乐圈里,明星遭遇网络暴力更是最常见,几乎每个明星都会遭遇这些,很多明星会收到黑粉寄出的刀片,甚至还有的会受到死亡威胁。

之前雪莉的自杀,引起了韩国各界对网络暴力的再一次重视,多名议员提案设立“雪莉法”,呼吁禁止恶意评论。但介于韩国政治的复杂性,这一提案不知何时才可通过。

一直以来,网络暴力常被网民称为“带着面具的人性之恶”,人性的阴暗一面之所以会通过网络被无限放大,其中有着深层次的原因。著名学者汉娜·阿伦特曾提出“平庸之恶”概念,即对显而易见的恶行,不加以阻止,甚至从众参与。而网络暴力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平庸之恶”。

法国社会学家G.勒邦在其著作《群众》中考察群体行为问题,他认为群众是冲动的、无理性的、没有责任感的、愚蠢的,个体一旦参加到群众之中,由于匿名、感染、暗示等因素,会丧失理性和责任感,表现出冲动的、凶残的反社会行为。

而网络作为一种平台或工具,给这些人发泄暴力提供了可能性。

值得深思的是,随着女性主义理念在全球的推进,韩国女性的生存环境也引发着世界的关注。在韩国,女性面临着家庭、职场、公共空间中不同形式和程度的歧视。

在根深蒂固的儒家文化的影响下,韩国一直讲求“三纲五常”(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并将其作为整个社会的道德和等级标准。在2018年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中,韩国的性别差距远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男女在工资平等和劳动收入方面存在巨大差异。

之前在韩国上映的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里探讨韩国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公与偏见,以及这些看不到的性别歧视如何制约和压抑女性的一生。

时至今日,“金智英”这三个字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文学文本本身,它融合进韩国乃至东亚的性别平权运动之中,成为一个时代的见证。而未来,这些韩国女性能减少遭受网络带来的伤害。

2009年3月7日,韩国女星张紫妍在家中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VCG)

1/3

对于这次具荷拉自杀,很多人猜测可能和前段时间崔雪莉的去世有一定关系。(VCG)

2/3

具荷拉和崔雪莉是众人皆知的好友,两人不止一次在社交平台晒过合照。(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萧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