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又一千亿级企业暴雷 国企私有化十年后再度国有

+

A

-
2019-11-21 03:41:29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骑白马的股票不一定是“白马股”也可能是地雷。11月18日晚间,中国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称“未收到东旭光电发行的中期票据付息兑付资金”,中国A股有名的“白马股”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债券兑付实质性违约,成为2019年中国A股又一只“暴雷”白马股。作为中国第一、世界排名第四的液晶玻璃基板生产商、全球领先的光电显示材料供应商,东旭光电的暴雷不仅直接影响债券市场,如果企业停摆,京东方等中国液晶面板厂商以及华为等下游企业也都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中国液晶面板行业曾长期依赖进口,经过十余年持续不断的投入,熬过了长期的亏损,才在世界液晶面板市场有了一席之地。这不仅归功于京东方等中国液晶面板企业,东旭光电等原材料供应商也功不可没。图为由京东方生产的柔性液晶屏。(VCG)

东旭光电的前身是中国北方省份河北省省会石家庄的市属国有企业石家庄宝石电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以生产、销售彩电显像管玻璃壳为主营业务,1996年“宝石A”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0年,宝石A业绩大幅下滑,迫于经营压力,不得不引入战略投资者,即1997年成立于石家庄主营液晶玻璃基板的东旭集团。到2012年,东旭集团完成对宝石电子母公司宝石集团全部股份的收购,从而使宝石电子私有化。同年,石家庄宝石电子玻璃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由宝石A变更为东旭光电。

在获得东旭光电的控制权后,东旭集团开始了一连串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融资、投资/并购、再融资、再投资/并购,九年间东旭光电在资本市场融资超过35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至今东旭集团总资产已经超过2,000亿元,建起了光电显示材料、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石墨烯产业化应用、新能源与生态环保、地产与产业园区等多元化产业集群,旗下拥有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嘉麟杰三家上市公司、四百余家全资及控股公司,业务遍及北京、上海、广东等20余个省、市、自治区。

东旭光电是东旭集团的核心资产,一直以“中国新材料领域具备高成长性的科技创新性企业”相标榜,其官网宣称“公司一直深耕光电显示产业,多次打破国际技术垄断,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在高端装备制造领域,东旭光电是国内唯一掌握玻璃基板成套设备生产线技术的企业”,“东旭光电是最早进入石墨烯领域的中国企业之一,目前已发展成为石墨烯产业化应用领军企业……并在多个领域填补了国内外石墨烯产业化应用的空白。”

由于涉及新能源、石墨烯、高端装备制造等诸多风口,东旭光电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被誉为白马股,2018年还曾凭借玻璃基板项目和盖板项目荣获中国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不过,从规模上来看,东旭光电也确实是中国最大、世界第四大液晶玻璃基板生产商。目前已经拥有7条5代线、5条6代线、1条8.5代线玻璃基板生产线,并成为京东方、深天马6代以下面板线的主力玻璃基板供应商,尚有4条6代线、2条8.5代线在规划中,其中6代线、8.5代线均是配合京东方的项目。

据东旭光电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底,该公司总资产724.4亿元,总债务381.6亿元,资产负债率52.68%。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务收入125.66亿元,净利润11.86亿元。同时,公司拥有183.16亿元货币资金、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120.56亿元、存货51.84亿元,流动资产合计444.89亿元。单纯从财务数据来看,虽然其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高达270.46亿元,但东旭光电尚不至于债务违约暴雷。本次违约的两期债券合计不过30亿元,距离到期也还有两年时间,那么问题出在何处?

在债务违约事件发生后,人民日报旗下媒体证券时报采访了一位化名丁一的东旭光电负责人,他将债务违约事件的导火索归咎于银行的抽贷——一家金融机构在收回20亿元信用贷款后不再向东旭光电发放新的贷款。并称“虽然中央在不断呼吁,但是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迟迟没有解决”,“东旭违约或只是冰山一角。倘若民企融资难、融资贵迟迟无法解决,东旭的债务违约,既不会是第一例,更不会成为最后一例”。当然,他也承认东旭光电存在资金紧张问题,“20亿元规模对东旭光电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毕竟,排除受限资金之后,公司可动用的资金大体维持在30亿元到50亿元。”

事实上,就算以东旭光电可以动用的30亿到50亿的资金计算,在扣除银行20亿抽贷后仍不至于债务违约。因而,基于东旭光电与此前暴雷的A股上市公司康得新一样“存贷双高”,后康得新又被查出财物造假,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东旭光电暴雷另有隐情。

所谓的“存贷双高”,即公司财务报表上存款和借款余额都处于高位。数据显示,2018年底东旭光电货币资金为198亿元,2019年一季度上升至218亿元,2019年第三季度为183.16亿元,同时其有息负债也高达204亿元。对于东旭光电存贷双高的现象,2019年5月深交所曾发函问询,东旭光电曾详细披露了存款资金构成:“公司货币资金198亿元中,募投项目专用资金84亿元,日常经营中的信用证及承兑汇票保证金、定期存单以及质押存单、保函保证金总共占用49亿元,上述两部分资金均为不同程度的受限资金。”但扣除上述133亿元受限资金后,东旭光电仍拥有超过50亿元资金可供支配,与丁一所说的30亿至50亿相符。

另据资料显示,2016年11月,东旭集团与东旭光电分别出资6亿元和4亿元共同设立东旭财务公司,财务公司在企业集团内部进行资金的集中管理调配和财务管理服务,并可从事集团内企业的存贷款业务。通常来说,设立财务公司可以有效地提高集团内部资金的使用效率,防止资金闲置,但同时也便于控股股东在集团内部调配资金。毕竟,集团下属企业将闲置资金存入集团财务公司后,无论集团公司如何调配使用这些资金,这些货币资金都仍在财务报表上,只有水落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而据东旭光电财报推算,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沉淀在东旭财务的资金高达107.78亿元。东旭光电是否属于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导致暴雷,尚不得而知

目前,据东旭集团11月19日披露,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东旭光电在私有化十年后将再次回归石家庄国资委。此次东旭光电债务违约事件是否因国资的介入得到解决尚待观察,但东旭光电如果因债务违约而停摆,受影响最大的还是中国液晶面板企业京东方,进而传导到下游的电视机、手机等行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