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下)

+

A

-
2019-10-10 11:29:21

世界踏入21世纪已经接近20年,这20年来科技让人类生活经历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网路与智慧型手机彻底改变了世界的日常生态,“人手一机”甚至两、三机成为日常,“低头族”产生出新的疾病样态与事故发生。

娱乐业也同样遭受到冲击,甚至就是冲击最大的一个生态圈:实体唱片销售节节下滑,外国节目大举入侵,单机游戏逐渐被手机游戏取代。如同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1812年至1870年)的《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所有已经能够看见夕阳的产业无不想尽办法努力求生,否则就要无可避免地被淘汰。

【艺文夕阳】系列文章将探讨两岸三地的部分文娱产业,在21世纪的网络浪潮之下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旅程。

系列文章
【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上)
【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中)

把眼光放到邻近的日本,由于坚守保护政策,外语电影要进入日本市场基本上要慢上半年,而且至今仍然坚持在外语片中使用配音,无论何种片型都是。

日本配音员(声优)产业今天仍然相当繁盛,顶级声优的年薪可达2,000万日圆(约合19万美元),甚至7,000万日圆以上;而且声优们以享誉国际的日本动画作为向外传播的载体,知名度远远超出日本一国,远达中韩欧美等地。

在原音节目席卷两岸三地的时候,开始有观众在问:日本声优能,为何华语配音员不能?

日本声优有如偶像艺人。图为长绳麻理亚。(木棉花提供)

台资深配音员:配音只是很小的面向
“多维新闻”访问台湾资深配音员“鲁蛋叔叔”曹冀鲁,曹冀鲁不讳言,今日想投入配音这一行的年轻人,十个有十个是看了日本动画,才对声优、对配音这一行产生憧憬,认为自己也能像日本声优一样光鲜亮丽。

曹冀鲁为这样的年轻人开设短期体验营,用几个月的时间让他们实际了解自已“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就不要浪费青春。“你能配得比资深配音员好吗?”曹冀鲁举例,资深配音员全都有七八种声线,像很多5、6岁的角色是4、50岁的女配音员在配的,年轻人要怎么跟她们竞争?

“这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入行30几年生存下来的,其他全都是菜鸟。”曹冀鲁如此断言。

曹冀鲁创设的“鲁蛋叔叔声创工作室”自2014年起负责美国卡通《辛普森家庭》的台版配音,将内容大幅度抽换成为台湾时事、人物,被认为是配音“在地化”、 “再创作”的典型范例。

“他们需要改编,所以才来找我。”曹冀鲁表示,因为《辛普森家庭》有改编的需求,所以才找到曹冀鲁,因为曹冀鲁的工作室有编剧、有导演,也有改编的实绩。但其实这是属于过去的做法,现在台湾主流是电视台自己找配音员,跳过所谓的声音导演或是经纪人,好压低支出。

“其实配音真的是很小的一个部分。”曹冀鲁认为,配音业的萎缩是台湾影视、甚至整体经济环境衰落的写照,不可能靠配音员自己力挽狂澜。

中港配音环境大不同
在香港配音业的黄金年代,即使引入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的《风之谷》亦是“毫不留情”,加入大量“恭喜发财”、“发利是”等粤语用词,甚而在无对白处加配音、在有对白处“整部重写”,将一部探讨环保题目的作品径自改为“义民抗暴”题材。

1988年的港版《风之谷》因此曾被指为“史上最烂翻译”、“钻石级垃圾”。但2011年香港再一次为《风之谷》蓝光版选角配音的成品,却更被批评是“无感情念对白”,暗示配音员水准与当年之落差。

中国大陆的情况又不同。大陆仍有大量自制影视需要配音的环境,包括《后宫甄嬛传》、《芈月传》、《锦绣未央》都是后期配音而成,但也因此配音员必须“藏得很深”,避免抢了主角演员的风采。

大陆配音员缺乏原创作品和体制化经营,即使一线配音员一个月仍可达到上万人民币的收入(约1,400美元),但仍然存在价差大、制作周期缩短等问题;而在同时,网路时代的大陆观众也一样越来越习惯“原音节目”,译制片在不断的减少,配音员纷纷转向游戏与动画配音。

《小猪佩奇》方言版是由“素人”配音员,也就是网路业馀人士自行配音而成,它的爆红显示本地化配音仍有需求,但环境是否赶得上?华语配音环境的未来,似乎仍然处在混沌当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