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中)

+

A

-
2019-10-09 06:54:09

世界踏入21世纪已经接近20年,这20年来科技让人类生活经历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网路与智慧型手机彻底改变了世界的日常生态,“人手一机”甚至两、三机成为日常,“低头族”产生出新的疾病样态与事故发生。

娱乐业也同样遭受到冲击,甚至就是冲击最大的一个生态圈:实体唱片销售节节下滑,外国节目大举入侵,单机游戏逐渐被手机游戏取代。如同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1812年至1870年)的《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所有已经能够看见夕阳的产业无不想尽办法努力求生,否则就要无可避免地被淘汰。

【艺文夕阳】系列文章将探讨两岸三地的部分文娱产业,在21世纪的网络浪潮之下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旅程。

系列文章
【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上)
【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下)

 

在过去,两岸三地的影视产业中,对外来影音进行配音,非但不只是司空见惯,甚至是必须为之。无论是为了政府政策还是为了收视考量,从低龄的儿童节目、青少年节目甚至到瞄准青年以上族群的节目,都会得到本土化的配音。

配音工作机会既多,虽是按件计数,但酬劳亦不低。而配音工作的年限也长,故此渐渐形成一个稳定的产业。

香港处在1980年代的影视黄金期时,一名资深配音员若勤力接案,可得每月2万港币(约合2600美元)以上的收入。台湾在1980年代的专业配音员每月也可得4万台币(约合1280美元)的收入,而根据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的统计,同时期的台湾平均薪资仅约1.4万台币。

然而今日,厂商往往倾向于使用知名度高的影星、歌星,明星配音非其专业,录音时间又短,成果往往差强人意;而专业配音员只能为路人配音,酬劳也仅有明星的数分之一甚至数十分之一。

曾经专业的配音员今日渐渐被明星取代。(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电影功夫熊猫3 )

加入WTO的代价
这是因为随着政府政策以及世界大环境的变迁,原本看似高薪、稳定的配音环境也受到冲击。

为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及其前身的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 GATT),中国大陆于1986年正式向联合国递交申请书、台湾则于1990年以“台湾、澎湖、金门及马祖个别关税领域(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的名义申请加入;香港、澳门则于1995年WTO正式成立时便告加入,并在日后改名为中国香港与中国澳门。

在申请加入与正式加入的中间是漫长的谈判期,两岸政府分别为了正式加入WTO而陆续开放各级产业的关税壁垒与外来配额限制,其中自然就包括了影视产业。来自欧美日韩的影视节目开始如潮水般涌入,以其成熟的制作水准与数量优势席卷华语世界。

当外语被习惯
1990年代以降,国际化、走向国际等等口号在不同地方被喊得震天价响,外语在日常生活中的比重渐大,修习第二外语成为显学。而在影视观众中,能够“原音收听”甚至成为了一种高尚、雅致的象征。

香港电影在1990年代以前,就连粤语电影都有他人提供配音的习惯与传统,主要是因为早期现场收音技术昂贵,且香港电影拍摄节奏快,拍完后也鲜少再补拍,用配音也方便后期修改台词。香港影视圈因此培养出了一批“明星御用配音员”,如龙宝钿之于梅艳芳、李学斌之于刘德华、冯永和之于曾志伟等。

但是在1990年代后,现场收音成为主流,观众也开始接受“原音收听”。许多阅听观众认为,原音最能表现出演员在表演时融入角色的心境,形容配音就像是“隔了一层皮”,尽管这并没有什么客观的评价可言,有时只是习惯问题。

无论如何,在港台这些配音环境曾经兴盛的地方,配音员的待遇在恶化。薪资基本上“冻涨”,台湾资深配音员仍能达到每月4万台币的水平,但台湾平均薪资已经提升到了5.2万台币。而香港配音员除了工作减少、报酬降低之外,还有拖欠薪酬9个月甚至2年之久的情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