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上)

+

A

-
2019-10-07 21:30:57

世界踏入21世纪已经接近20年,这20年来科技让人类生活经历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网路与智慧型手机彻底改变了世界的日常生态,“人手一机”甚至两、三机成为日常,“低头族”产生出新的疾病样态与事故发生。

娱乐业也同样遭受到冲击,甚至就是冲击最大的一个生态圈:实体唱片销售节节下滑,外国节目大举入侵,单机游戏逐渐被手机游戏取代。如同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1812年至1870年)的《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所有已经能够看见夕阳的产业无不想尽办法努力求生,否则就要无可避免地被淘汰。

【艺文夕阳】系列文章将探讨两岸三地的部分文娱产业,在21世纪的网络浪潮之下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旅程。

系列文章
【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中)
【艺文夕阳】华人世界的配音员(下)

1969年芝麻街在美国首播,今年迈入第50年。芝麻街的大鸟是打入中国大陆市场儿童教育节目的先驱,除了电视节目之外,还陆续有电影、表演活动与舞台剧等等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甚至为电影和电视剧专门制作中国大陆播映的版本。

2000年之后,中国大陆也陆续有自产的儿少教育卡通偶像《蓝猫淘气三千问》、《喜羊羊与灰太郎》,但一只粉红色的小猪仔《小猪佩奇》却意外爆红,成为中国大陆社交网站上的网红,在bilibili站上,网友们将《小猪佩奇》动画制成方言版本,四分钟的视频收获了超过620万次播放。

小猪佩奇方言版造成的热潮隐含着对在地声音的渴望:也许节目是外国的制作,但仍然希望能从中听见自身世界日常的“声音”,这是一种在1990年代以降,外国节目大量进入所带来的反动。

小猪佩奇红遍中国大陆街头巷尾。(VCG)

本地配音本是日常
早在1990年代以前,欧美、日本等地节目已经进入两岸三地,美国影集《霹雳游侠(Knight Rider,1982年至1986年)》、《银河飞龙(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另译《星际旅行:下一代》,1987年至1994年)》、《百战天龙(MacGyver,港译《玉面飞龙》,1985年到1992年)》等都以中文(台湾称国语)配音版本在台湾引起极大的回响,霹雳车、企业号与马盖先成为台湾“80后”的集体回忆。

香港在1984年引入粤语版日本连续剧《阿信的故事(おしん,1983年至1984年)》,大受欢迎,甚至创下一天内回放两次的纪录。 《阿信》之后也于1994年以国语配音引入台湾,同样大受欢迎,甚至为此出版观众来信与征文选集。

中国大陆早在改革开放前,也就是1979年就引入南斯拉夫电视剧《巧入敌后(Povratak otpisanih,1976)》,是大陆的首部译制剧,与电影《黑名单上的人(Otpisani,1974)》同为系列,在80年代的大陆影视业中热播不衰。

互相接受配音版本
这些节目不约而同地以配音版本进入市场,一部分是配合当地政府的“语言政策”外,更多还是收视与商业的考虑,毕竟当年听不习惯外语的民众占了大多数。事实上,在较为封闭的年代,观众甚至可能不知道这些热门节目是必须另外配音,原本并不讲普通话的,特别是同为华语区的陆港澳台等地节目。

大陆在改革开放后与两岸三地的互动热络,香港、台湾的各种节目也随着进入大陆,特别是广东一带地区因为地缘与对粤语的熟悉度,对香港的粤语节目接受度非常之高;而台湾的国语节目和普通话近似,在东南沿海一带也相当受到欢迎。

即使同为华语区,香港的粤语电影、电视剧在引入台湾时也会加上国语配音,港星周星驰电影在台大受欢迎,所谓的“御用配音员”石斑鱼(本名石班瑜)也被认为占了一份功劳,虽然实际上石斑鱼只担任约一半的周星驰电影配音,但可见当时配音在台湾是受到普遍接受且喜爱的。

不过,在1990年代过后、甚至进入21世纪后,华语区的中文配音产业也开始迎来无可逆转的改变:在政府政策上,最显着的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在大环境上,是网际网路的兴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