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一半海水 一半火焰

+

A

-
2019-09-29 05:25:23

1997年9月,中国大陆户籍居民持双程证逗留香港期间诞下男婴庄丰源,由于庄丰源的父母都没有香港居留权,按照香港当时的《入境条例》,庄丰源不能够取得居港权,其祖父入禀香港法院申请司法复核,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及上诉法庭先后判决庄氏胜诉,香港特区政府上诉至终审法院,终审法院于2001年7月20日判决庄氏胜诉,此一判决迅即成为案例,在香港出生的“双非婴儿”即拥有居港权。

自此,只要小孩出生在香港,哪怕父母双方都不是香港居民,孩子也可以享受香港身份。许多内地父母纷纷赴港生子。这一热潮直到2012、2013年才宣告停止。

彼时的香港,被称为“亚洲四小龙”,深港的差距咫尺天涯,香港普通人的收入都令深圳人望尘莫及。在这期间,衍生了很多被香港人包养做“二奶”的人。《过春天》中佩佩的母亲就在其中。香港大货车司机勇哥穿梭在深港之间运货,收入可观,认识阿兰后,背着香港的结发妻子,在深圳又安了一个“家”,佩佩就是在这样的家庭出生。

现在的主流中国电影,似乎还鲜有电影去探索两地之间的桥梁。(AFP)

1/3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时,深圳市GDP首次超越香港,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排名第一的城市。(VCG)

2/3

香港在数次大游行后,旅游业收到严重冲击。(新华社)

3/3
上一张下一张

拥有香港身份,但居住在深圳,深港跨境成为佩佩每天必须的行程。

近赤度、属于亚热带气候的香港很少下雪,佩佩和闺蜜约定一起去日本看雪,但是昂贵的机票让她备感压力,特殊的家庭让她没有问父母要这个钱。“过境学童”的身份,让佩佩偶尔成为了一位“水客”,交易成功后的酬金也给了她极大的兴趣。

从小心翼翼到适应自如,佩佩角色的变化亦在导演的镜头里表现出来:第一次带货时,近镜头拉进佩佩脸上的紧张感,团队走私的时候,又改成了用远景,一目了然佩佩带队时已经有所成长。长远镜头一气呵成。

《过春天》其实是水客的行话,意思就是“顺利过了海关”。凭借身份优势和机灵劲,佩佩一直都顺利过关,直到有一天,她和阿豪(孙阳饰)准备干一票大的。在处理这组镜头时,导演完全毙掉了环境音,加强了俩个人在逼仄空间内的喘息声,胶带的声音仿佛衣服被撕开,阿豪贴身把一个个Iphone绑在佩佩身上,炙热的眼神,暧昧又克制的喘息声,压抑着青春期的荷尔蒙,远镜头里窗户的霓虹般游离的光线打在这间屋子里。性感像一杯倒满水的水杯,情不自禁的溢了出来。

同时溢出来的也是他们非法的“过春天”。

佩佩和阿豪的独自行动被头目花姐(江美仪饰)抓到,但暴力还未来及施展,警察就仓促出现预备收尾。荧幕一片光怪陆离后,佩佩被保释,生活回到正轨,和母亲和解,在香港岛上俯视整个香港,“这就是香港啊”,与生活决裂,再和好如初,过下去。

《过春天》在围了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在此之前,也先后在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入围“新发现”单元和在第2届平遥国际电影节摘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双项大奖,收获颇丰。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导演白雪做了十年全职主妇后的处女作。

片名是水客顺利过关、报平安的黑话,这个充满诗意的片名,也是佩佩过了青春这一关口的隐喻。

如今的香港围绕着《逃犯条例》的争议依然在继续,历史浪潮里的暗流汹涌而进,历史自有判断。那么,香港何时会“迎来”自己的春天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萧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