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阶层鸿沟将人推向黑暗深渊

+

A

-
2019-09-23 03:28:49

当基宇身负重伤,从命悬一线的危境下侥幸活下来后,面对自己带着家人一起通过欺骗方式实现命运逆转,过上短暂的中产生活后,突然狠狠坠落下来,坠入到比之前更恐怖悲惨的黑暗深渊——背负命案的父亲只能蜷缩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偷食为生、妹妹重伤后不治而死、只剩下备受精神打击的母亲相依为命,该是何等的懊悔、绝望。他该是痛恨自己的贪心无能,还是责怪韩国社会的巨大贫富分化?

这是今年5月26日斩获第72届戛纳电影节大奖金棕榈奖的韩国电影《寄生虫》情节。作为韩国影史上的首座金棕榈奖,《寄生虫》将镜头对准了韩国社会贫富差距扩大下的悲歌,充满现实主义关怀,获得广泛好评。影片是从一个四口之家的贫民家庭开始,爸爸金基泽、妈妈忠淑、儿子基宇、女儿基婷,全是无业游民,儿子基宇四次高考而未能考上,女儿基婷富有艺术设计天分,但没钱补习参加高考。他们常年住在逼仄潮湿的半地下室,靠折叠披萨盒子来解决温饱,蹭着周围并不稳定的wifi,时常有虫子在家里爬来爬去,醉汉在窗外撒尿的场景几乎天天上演。

他们活得艰难而卑微,根本看不到未来的希望,甚至一家人好好吃一顿寻常的自助餐,都是一种奢求。突然有一天,儿子基宇的朋友敏赫来访,他说自己目前在给一个富豪女儿担任英文家教老师,很喜欢这位富豪女儿,但由于马上要出国留学,想把兼职家教的工作机会介绍给基宇,因为他确信基宇不会趁他留学期间横刀夺爱。以后来的剧情推测,敏赫与其说是相信基宇不会横刀夺爱,不如说他更可能是确信,底层出身的基宇肯定不敢高攀富豪女儿。于是,一心渴望改变命运轨迹的基宇在朋友的推荐下,拿着妹妹帮助伪造的名牌大学生证书,成功混入了韩国顶级富豪的家里,拿着不菲的收入。

如果基宇就此收手,凭借已有的收入让家人摆脱饥寒之迫,利用空闲时间和妹妹一起努力准备高考,或许后面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他的伪造学历行为,尽管不对,有不道德之嫌,但并非不可原谅和理解。

《寄生虫》为韩国电影赢来首个金棕榈奖,图为在片中饰演基宇爸爸一角的演员宋康昊(中)。(VCG)

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人的欲求总是无限,面对近在眼前的巨大诱惑,不惜铤而走险。基宇来到富豪朴社长夫妇家里第一天后,就深深被宽敞、舒适、现代、奢华的豪宅别墅所震撼和刺激。为了获取更多工作机会,他先是利用朴太太的善良和单纯,把妹妹基婷伪装成艺术设计领域的高材生朋友,推荐给朴社长小儿子当艺术老师,然后又伙同妹妹基婷栽赃陷害司机,让自己爸爸冒充经验丰富的司机成功上位,最后他和妹妹、爸爸再陷害原仆人兼保姆雯光,让自己妈妈顺势取而代之。

至此,基宇一家全部成功混入朴社长夫妇家,找到相对体面的工作,而朴社长夫妇完全不知道基宇和新来的家教、司机、仆人之间的关系。此时的基宇一家欣喜不已,开始对未来充满希望和幻想。有一天,因为小儿子过生日,朴社长一家出去露营,基宇一家趁机从居住条件恶劣的半地下室搬入豪宅,畅想未来生活。正在这时,门铃响了,不久前被陷害辞退的前仆人雯光,突然借故有东西落在地下室进来了,一个被掩藏多年的真相由此被揭开。

原来在豪宅地下室下面还有一个房子前主人设计的、朴社长夫妇毫不知情的防空洞,里面竟然住着前仆人雯光的丈夫。深具艺术家修养的房子前主人当初设计这一隐秘防空洞是为了抵御战争风险,但自始至终自感这一设计太不入流和拉低身份,所以房屋交接时未把这一隐秘存在的防空洞告知朴社长夫妇。雯光早在朴社长夫妇购买别墅之前,就已在这里当保姆,前主人卖房后顺便将雯光推荐给朴社长夫妇。那时雯光丈夫做生意失败,为了躲避追债,在雯光安排下躲入到这个无人知晓的秘密防空洞,过着终年不见阳光、只能偷食为生的蟑螂般生活。

基宇一家发现了雯光及其老公的秘密,雯光夫妇也发现了基宇一家的秘密,并以此要挟基宇一家。两家发生了激烈肢体冲突,基宇一家以人多优势制服了雯光夫妇,将他们绑在地下室防空洞内。恰在这时,朴社长一家因故赶回来了,惊慌失措的基宇一家在极短时间内相继完成清理现场、隐藏起来,期间经历多次试图逃出未果,甚至紧张之中将意欲从防空洞内逃上来的雯光揣下楼梯、导致雯光头着地摔成重伤,才在深夜狼狈离开朴社长家。

在21世纪的今天,虽然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很多人已经很富裕,但仍有为数众多的人,过着艰难而卑微的贫穷生活。(VCG)

从豪宅返回半地下室的家里的路上,大雨倾盆而下,基宇一家浑身湿透,心情极度低落。可这还不算惨,更惨的是等基宇和爸爸妹妹落魄赶到家里时,发现持续不断的滂沱大雨已把家里全淹了,他们被迫沦为了难民,当晚只能挤在体育馆过夜。此时的他们心绪不宁,害怕前仆人雯光夫妇逃出把真相告知朴社长夫妇,害怕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工作机会付诸东流。基宇思索再三,最终暗自决定要将雯光夫妇杀人灭口。

巧合的是,第二天朴社长夫妇为了给儿子办生日party,邀请众多上流社会的好友相聚,安排基宇爸爸妈妈分别作为司机和保姆前来干活打杂,以及邀请基宇及其妹妹作为家教老师出席。而另一边,头部重伤得不到及时治愈的前仆人雯光不治而死,雯光老公遭受巨大精神打击,报仇心起,一次次试图冲开绑带。正当此时,受邀参加party的基宇携带石头悄悄进入防空洞,不料因为胆怯、慌张,反被冲开绑带的雯光丈夫制服和砸伤昏倒。此刻的雯光丈夫已经被复仇心冲昏头脑,他冲出防空洞、地下室,拿起厨房里的水果刀,一路冲出豪宅外,在花园举行party的人群里寻找基宇的爸爸妈妈妹妹,疯狂刺过去,刺中基宇妹妹,接着又和基宇妈妈发生搏斗,不巧被后者刺中而死,一时之间,朴社长儿子吓晕,人群一片慌乱。

一心担忧儿子的朴社长反复催促命令,正按着女儿伤口的基宇爸爸赶快去开车,在后者迟迟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又催促后者把钥匙扔过来。就在这时,眼见儿子重伤不明、女儿生命垂危的基宇爸爸,早已经失去理性,尤其是他看到朴社长一家根本不顾他的家人死活,以及再次重复已经出现多次的对底层人的掩鼻和嫌弃动作,彻底被激怒了,一气之下将朴社长刺死,旋即在人群慌乱之中逃入地下室内的防空洞。

因为防空洞除了已经死去的雯光夫妇和早就去国离乡的前主人之外,无人知晓,所以警察们始终未能抓捕到基宇爸爸,仿佛这个人突然人间蒸发般,了无音讯。后来被医治过来的基宇和他妈妈相依为命,他知道爸爸藏在防空洞内,重复雯光老公当初那样的蟑螂般生活,终年暗无天日。影片在他有一天突然暴富后,买下这栋别墅,和父亲团聚的白日梦里结束了。

纵观整部影片,云泥之别的阶层差距、巨大的社会不平等,如影随形,贯穿故事始终。一边是有美丽花园的顶级别墅,一边是条件恶劣的半地下室;一边是终年出入上流社会、左右众人命运的高阶精英,一边是看不到未来希望的无业游民。两边的强烈反差,不断呈现在观众面前,令人得以洞悉韩国社会在发达繁华外衣下的严重不平等。影片中大约有四次提及气味,第一次是朴社长儿子无意中发现基宇妹妹、基宇爸爸、基宇妈妈三个人身上的气味一模一样;第二次是露营回来后的朴社长夫妇在沙发上就寝时,谈论沙发上有金司机(基于爸爸)的气味;第三次是朴太太购物回来车上,对基宇爸爸身上的气味感到不适,开窗透气;第四次是故事结尾处朴社长在捡起地上钥匙时,对雯光丈夫身上气味,再次表现出不适反应。此处的气味显然不是指基宇一家或雯光丈夫不讲究卫生(事实上他们工作时都有打扮一番,穿上整洁得体的正装),而可能是表达两层含义。一层含义是如中国一句古话所说“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朴社长一家和基宇一家,日常生活和居住环境有天壤之别,前者常年出入高档舒适的场所,后者只能挤在潮湿发霉的贫民区,时而久之,难免会有气味上的差异。另一层含义是气味是对两个阶层的抽象隐喻,说明一个人不管打扮得多么体面,但如影随形的气味,就瞬间将你打回原形,撕开你体面着装背后的残酷现实。

这种巨大差距、不平等埋下了故事的悲剧收场。朴社长一家绝非恶人,朴太太尤其善良单纯,他们几次对基宇一家身上气味流露出的不适乃至嫌弃,并非不可原谅。朴社长在霞光丈夫捅伤基宇妹妹时,只关心自己被吓晕的儿子,不过是危急情况下为人父母的本能反应,何况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被捅伤的基宇妹妹和基宇爸爸之间的至亲关系。但对基宇爸爸来说,这一切就没那么容易理解。本来强烈的阶层反差和严重不平等,就已经深深刺激到基宇爸爸。基宇一家通过欺骗、陷害方式上位,固然绝对不对,但基于爸爸或许并不这样以为,他渴望的只是摆脱饥寒困扰,过上相对有尊严的生活,况且他及其家人的工作总体上还算称职努力。但就是在他看来这么天经地义的一切,很快被残忍撕碎,儿子重伤不明、女儿生命垂危。这种费尽心思得来的工作机会却以悲剧收场,最终让基宇爸爸彻底丧失理智。

中国有句古话,不患寡而患不均。应该说,对于平等的朴素渴求,尽管有程度上的区别,但无疑具有普世意义。不论是中国古代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是启蒙运动以来的平等观念、美国《独立宣言》里的“人人生而平等”,抑或具有强烈公平色彩的社会主义思潮,其实都蕴含了平等精神。人性深处都有一种渴望平等的心理,都希望拿自己与他人进行对比。任何社会都不应该忽视这样的心理,虽然说绝对平等根本不可能,那些为了推行绝对平等的努力无不是灾难性收场,但更不代表从一个阶段走向另一个极端,不能任由不平等不受约束地无限扩大,最终造成代际效应乃至极端不平等,而是应该让不平等保持在合理范围内,让个体能通过努力改变命运。

试想而知,假若每个人来到世间之前,都能有机会选择一个社会的平等状况,他是更希望平等一些还是不平等一些?这可能取决于个体的平等倾向程度,但考虑到绝大多数家庭都是平凡家庭,如果投胎的话,出生在平凡家庭的概率远远超过富裕家庭,就像买彩票一样,不中奖或者中个小奖的概率极大,中大奖的概率微乎其微,那些投胎平凡家庭是正常情况,出生于富裕家庭则如“投胎彩票”,中了大奖。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纵使出于避险考虑,也更希望社会平等一些,不然万一出身在极端不平等社会的底层怎么办。有鉴于此,正如电影《寄生虫》揭示的道理一样,任何一个希望长治久安、和谐稳定的社会,都必须重视不平等问题,要在保持必要自由的同时,尽最大努力去促进社会公平,消除阶层鸿沟,防止贫富差距扩大的悲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