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三铁夺冠选手头戴宫庙帽 细数台湾宫庙文化

+

A

-
2019-09-10 10:07:59

当地时间2019年9月8日,法国尼斯铁人三项世界锦标赛(IRONMAN 70.3 World Championship)冠军挪威选手古斯塔夫.埃登(Gustaviden Iden),以3小时52分35秒的成绩冲线时头戴台湾彰化埔盐顺泽宫的帽子,引起媒体注意,也让人好奇台湾本地宫庙委托制作的非卖品帽子,是怎么飘扬过海的。

根据古斯塔夫的说法,他是在日本的测试赛时在街头捡到这顶帽子,同行的日本友人也看不懂所绣的中文,只从繁体字型判断可能是来自台湾。古斯塔夫认为这是种好兆头,故将帽子清洗干净并戴着参加比赛,居然一举夺冠。

古斯塔夫头戴埔盐顺泽宫帽子冲线。(gustav_iden@instagram)

宫庙帽曾3年发不完
台媒“中央社”报道,埔盐顺泽宫是于2016年时委托制作这批帽子,总数500顶供信徒免费取用,3年下来还剩下三四十顶,但古斯塔夫夺冠新闻一出隔天早上就被索取一空,向隅民众只能与庙方人员的帽子拍照留念。顺泽宫主委魏信顾表示,他也记得曾有信众与日本人成婚并且退休后一同返回日本定居,可能是信众带去日本又不慎遗失。

彰化埔盐顺泽宫供奉玄天上帝,根据庙方记载是于清朝康熙年间,由颍川陈氏从湖北省带来台湾的信仰。根据台湾中研院田野调查,原本由陈家人在家祭祀,后于雍正年间由族人合资建庙,香火至今已近300年。埔盐顺泽宫于1948年时曾遭火灾付之一炬,重建时以泥土塑像,历经70年而保存完整,也是目前台湾最古老的泥塑神像。

宫庙信仰在台湾既广且深
宫庙本是台湾早期移民开垦时留下的信仰传统,由于移民来自中国大陆各地,信仰各不相同,大庙便往往兼容并蓄,除主神外也另外供奉诸多神像。常见信仰如妈祖(林默娘)、玄天上帝(道教神祇)、义民庙(通称因开垦而死去的无名者)等,甚至佛道兼容,如台北艋舺龙山寺,大殿祭祀佛教诸佛,后殿祭祀道教诸神与义民、贤人等。

台湾自古为法外之地,纳入清朝统治后多半时间也治理消极,宫庙本由当地信众合资建立、整修、扩建,当地发展越好,宫庙规模越大,信众也与有荣焉。通常庙宇会选在地方上人口汇聚之处,如码头、交易市场附近以方便信众祭祀,等到庙宇落成后,庙前广场(庙埕)因为人潮走动也会自然演变为交易场所,因此宫庙不仅是一地的信仰中心,也是一地的社交中心、商业中心。

有规模的庙宇因为必须款待远来信众,还会准备休憩空间和储备一定的物资,每当有天灾人祸时便是现成的指挥所与避难处。

宫庙见证开垦与斗争的历史
例如嘉义县东石乡于清朝年间曾发生分类械斗,其中三家村与东邻村争斗数年,最后由三家村从外地取得一尊大炮而迫使东邻村求和,事后这尊大炮便供奉于三家村福灵宫,村民于日本统治时期为免被日军销毁而将大炮埋藏于田中,并于1988年重新挖出、并重建庙宇供奉,称为“铁嘴将军”。

直到近代以前,台湾各族群分类械斗严重,不仅是汉人与原住民各族之间的纷争,汉人间也分闽粤械斗,闽人间又分漳泉械斗,泉州人也有顶下郊拼;每当械斗之时,往往还放火焚毁对方庙宇,意图摧毁其精神,为祸甚烈。

清咸丰九年(1859),台北艋舺泉州人便率3,000豪勇攻入漳州人聚集的枋桥街(今新北市板桥区),漳人随即反击,向北沿途焚毁村庄无数,连未参与械斗、位于芝兰一堡福德洋的芝兰街天后宫亦付之一炬。之后当地漳泉领袖和解后情势稍缓,清同治三年(1864),当地居民始另觅新址重建为“芝兰宮”(今士林慈諴宫)至今。

就连宫庙阵头文化,本也是从训练乡勇保卫土地的操练行为而来。事实上,1896年日军依《马关条约》占领台湾时若遭逢抵抗,往往也必须攻下当地宫庙,要挟以烧毁之,每每使居民放弃战斗意志。

每一座宫庙,其实都见证了当地的开垦历史,也承载了当地居民的活动记忆。到了现代,在台湾的民主政治下,政治人物往往走动于庙宇活动中,从信徒中扩展票源;中国传统文化中“受命于天”的天命观,也在宫庙文化中意外得到了重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