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夺威尼斯影展金狮奖 漫改电影持续演化

+

A

-
2019-09-09 06:53:50

第76届威尼斯影展(76th Venic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于当地时间2019年9月7日举办颁奖典礼,漫改电影《小丑(JOKER)》夺下最高荣誉的“金狮奖”。另外香港导演杨凡则以描写1967年香港“六七暴动”的华语动画片《继园台七号》拿下最佳剧本。

“小丑(JOKER)”本来是美国两大漫画公司之一的DC漫画(DC Comics)所创造出来的虚构反派角色,过往多在系列作品中作为配角出现,如1989年和2008年的真人电影,以及多部卡通动画系列。可以说,2019年的电影《小丑》是第一部为这名反派量身订做的真人电影。

花俏的小丑与阴暗的城市形成鲜明对比。(facebook@威秀电影)

根据媒体分析公司莫菲特-内桑森(MoffettNathanson)的调查,1941年到2000年中,好莱坞只拍摄了41部超级英雄电影(超英片);但从2000年的《X战警》与2002年的《蜘蛛侠》证实超级英雄电影的潜力后,自2000年至2016年好莱坞就拍摄了63部超英片。到了2019年,《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Avengers:Infinity War)》甚至一举成为影史最卖座电影。

但是莫菲特-内桑森的同一份报告中,也提出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的片商高层都有同样的担忧,认为超英片已经“太多了”,也许在5年内就会开始整体上的衰落。曾为多部卡通中的小丑(JOKER)配音的影星马克汉米尔(Mark Hamill)就认为:“(超英片)现在已经达到一个过于饱和的点了……能带给观众的只剩下一些小花招。"

也有人认为超英片泛滥的现在,挤压到了许多中小型电影、艺术片的生存空间,进而“排不上片”。中国大陆演员王景春、台湾资深媒体人黄哲斌等都曾公开表达过类似的担忧;美国男星伊桑·格林·霍克 (Ethan Green Hawke)还曾在受访时表示“超英片的价值被高估”,语惊四座。

在《小丑》真人电影拿下金狮奖的现在,这些言论似乎显得杞人忧天了。大制作的超英电影仍可能失利,如《雷神2》、《超凡蜘蛛侠2》等票房惨遭滑铁卢,因此中小型预算的电影仍然有其存在空间。事实上《小丑》本身预算就被片商砍至5,000万美元,在超英片预算动辄过亿的今天算是中等规模。

并不是所有的超英片都会被观众买单。《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2016)》收获了可能是史上最两极的超英片评价;而作为续集的《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票房与成本对比之下也并不算亮眼,使得片商大幅修改后续拍片计画──独树一格的《小丑》应运而生。

超英片中的反派往往被批评脸谱化、平面化,毕竟一出场便人人即知是反派,顶多用两句话带过他/她的背景;而这些背景在漫画改编的原罪下往往显得无稽,如掉入化学池、被外星怪物寄生等。《小丑》则以反派为主角,编导得以有空间描述“为什么反派会成为反派”──在一个更加贴近现实的脉络下。

值得注意的是,《小丑》与同片商、同漫画公司的其他作品都没有关连,换句话说这不是一个“神仙打架”的世界观,也让剧组可以专心在同一个角色与世界的营造上。

导演托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曾多次表示深受《出租车司机(Taxi Driver,1976)》、《喜剧之王(The King of Comedy,1982)》等片的影响,而这些片子即使得奖连连,却也都是非主流、甚至票房都不甚出色,却都挺过了时间考验,被视为影史最杰出的类型电影之一。

与其说泛滥的超英片会挤压到艺术片的生存空间,事实上不如说艺术片本来就不会/不能与商业片比较票房,这是受众类型与大小的天生差异。即使把所有观众都提升到艺术家的层次,艺术中又有主流大众艺术与非主流前卫艺术等分野,永远不可能满足所有人。

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大众观众永远是善变、喜新厌旧的,超英片再怎样流行,也不可能永远拿出同一套故事试图说服所有人走进电影院。所以我们能看到冷战间谍片类型的《美国队长2》、太空歌剧片类型的《银河护卫队》,甚至连《黑豹》片中的政治对话都比那些高来高去的打斗戏来得抢眼。

如果用达尔文的“演化论”来比喻,能够在市场取得成功的电影,不会是最有深度的、最有艺术的、甚至不是最会宣传的,而是那些能够适应大众市场变迁的。谁知道呢?也许超英片会在2020年前就走下坡,也或者超英片能够及時演化出更多不同类型的片型,直到連观众都沒注意到这是漫改电影──就像《小丑》那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