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京都动画大火死者姓名全公布 知情权遭滥用

+

A

-
2019-08-29 06:41:47

当地时间2019年8月27日,日本京都府警察本部公布了于7月18日发生的“京都动画纵火事件”死者完整名单,包括鼎鼎大名的《凉宫春日的忧郁》总作画导演池田晶子(本名寺胁晶子,1975─2019年)在内。除了一些日本动画界最顶尖资深的人才之外,死者以年轻人占多数,未滿30岁者有16人,不到35岁的更高达26人。

当地时间7月18日上午10时30分,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遭纵火全毁,酿35死34伤。(Getty)

但是京都警察本部公布名单的作法,却引发日本网路舆论抨击。京都动画的委任律师桶田大介就在Twitter(推特)中表示:“对于不顾遗族以及敝公司的意愿,迳自公开发表死者真名的作法感到遗憾。敝公司希望京都府警与报道媒体能够对已故者与其家族给予尊重”。在日本Twitter上也在同日涌入大量标注“#京都府警”的推文,谴责京都警方迳自公开名单,平添遗族困扰。

其实早在8月20日,不耐警方迟不公布完整名单的日本媒体就曾联名呼吁公开名单,其中包括《NHK》、《朝日新闻》、《产经新闻》、《读卖新闻》等12家新闻机构或其京都分部。因此也有日本网友在连署网站“change.org”上发起反制,要求警方不得擅自公开名单给媒体,短短数日便募集超过1万人连署,原预定在8月28日送交京都警方,不料京都警方选择在前一日抢先公布名单。

许多日本网友担心死者名单被公开后会导致遗族的生活受到不必要的打扰,这种担心其来有自:于8月2日警方公布10名死者名单后,就有记者试图闯入其中一人的葬礼现场进行采访,这种被称为“强行采访”的行为在日本引起相当大的反弹声浪。

即使有这些争议,日本媒体依旧强力要求警方公开死者名单,报道时的理由五花八门,如”为了事件的真实性”、“让社会记取教训”、“缅怀死者的人生”甚至是“惯例”等。不过,著名声优(配音员)绪方惠美也在Twitter上表示:“就算是惯例,难道惯例就不能被讨论、被改变吗?这样社会要怎样进步呢?”也有日本网友不满地表示:“要求真实的话记者也要用真名署名报道吧!”

甚至2019年4月的一起车祸事件也被重新提起:当时一名高龄87岁的男性驾驶以高速闯红灯并冲撞斑马线上的一对母女,母女送医后仍不治死亡,但是相对于母女的全名迅速被披露,日本媒体一开始却低调地不使用凶嫌的姓名,仅用“驾驶”来代称。最后才被查出是曾任通商产业省(今经济产业省)计量研究所所长的饭冢幸三,曾受赠“瑞宝重光章”、被台湾政府聘为海外顾问等,位高权重,甚至在事发后并未被警方逮捕。

2018年,日本记者伊藤诗织出书公开指控遭受资深媒体人山口敬之性侵害,但是日本警方不愿调查,而日本媒体则几乎没有给予关注。许多批评者举出类似事件,指出日本记者对于真相的追求存在双重标准:对于有权有势者百般维护,但是对于弱势者或是死难者则没有给予任何尊重

媒体挖掘并报道真相,应该要有利于社会整体的公益性,但很难证明公布死者真名有社会公益性。事实上,日本警方就曾向日媒表示:”过去提供案件死者的真名是为了向社会大众寻求线索,而这在凶嫌已经被逮捕的情况下显然没有必要”。并坚持要有死者家属的同意,虽然这种坚持也没能抵挡多久。

在重大灾害发生时,为了方便遗族的确认与联系的作业,会公开、公布死难者姓名,但这只是权宜之举,并不是为了满足无关事件的社会大众的好奇心。或许当媒体举著”社会大众有知的权力”的大旗,忽略死难者遗族的意愿来寻求信息时,却忽略了最基本的新闻伦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