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沦炫富猎奇 台议员拟提案禁“神猪”竞赛

+

A

-
2019-08-22 03:50:16

民间传统习俗在现代社会该如何自处?台湾新竹县的传统“义民祭赛神猪”文化日前遭到动保团体抗议,认为为了民俗活动比赛养出最肥的猪只,将猪只强迫灌食、限制活动,饲养过程极不人道;而且活动最后宰杀猪只时是当众宰杀,没有要求卫生设备,也违反了台湾《动物保护法》与《畜牧法》的规范,有当地议员拟提案县府禁止饲养神猪。

“神猪(猪公)”是台湾民间在祭祀时使用的牲礼之一,指的是刻意增肥后的家猪,一般用于祭祀“义民(通称在早期开垦中死去的无名氏)”或是其他泛灵信仰对象(如山神、山灵),但由于近代的祭祀活动往往被合并,又或是信徒将民间信仰仪式转嫁等因素,如今“神猪”于佛、道的祭仪活动中也不时会出现,尽管两教多半禁杀生与吃素。

台湾新竹县义民祭赛神猪仪式。(郭宣彣/中央社)

其实“神猪”原本是富贵人家在祭祀活动中展现财力的行为,因为要特地养肥“神猪”而不宰杀,粮食与空间管理的花费并不轻松,特别在农业时代的负担更重,事实上在20世纪早期因为将养神猪作为竞赛行为,有台湾人家一口气养了许多头,结果倾家荡产的悲剧。

但“神猪”却也并非只是炫富行为,事实上祭拜完后的“神猪”会被当场宰杀并分送给所有参加祭祀的民众,古时猪肉并不便宜,而民间也认为吃下这些祭拜过的猪肉能够带来好运,所以是一种带有公益性质的仪式。只不过当祭祀活动越来越盛行,拿得出“神猪”的人家也就越多,因此开始了竞赛行为,最终形成“谁家的猪越肥越重”就越有“面子”的炫富了。

由此观之,其实“神猪”文化早就失去了原意,毕竟在现代的台湾,猪肉并非可望不可及的高价之物,不需要在一年一度的盛大祭祀中才能吃得到。而在提倡禁杀生、茹素的佛道两教仪式中执行“神猪”的公开宰杀,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宗教理由,只是一种民间习惯而已。

而现代台湾粮食充足、畜牧业发达,夺冠“神猪”的体型也越来越庞大,超过600公斤的“神猪”比比皆是,甚至有超过1公吨的“冠军神猪”。这种“神猪”根本无法正常站立行走,形同瘫痪,连小便都要插管,甚至在饲养中被自己的体重压至心肺衰竭的也所在多有。甚至,由于不能让“神猪”运动消耗热量,都会把“神猪”关在狭小铁笼中进行灌食,部分“神猪”甚至无法翻身,导致耨疮横生,苦不堪言。

而“神猪”在祭祀结束后的公开宰杀,尽管是传统习俗,但是毕竟违反了现代台湾《动物保护法》的規定,也就是对经济动物如猪等,不得未经人道昏厥予以灌水、灌食、切割及放血等等。甚至台湾《畜牧法》中也有“屠宰供食用之猪、牛、羊或其他经中央主管机关指定之家畜、家禽,应于屠宰场为之。”的规定,主要为的是卫生问题。

如果民俗活动变质成为炫富、猎奇之用,那传统又有什么意义呢?新竹县就有文史工作者建议,未来的神猪应该在过磅前先走上一段路,佐证并没有遭到虐养;新竹县议员余筱菁也于21日在脸书上表示,将向县府提案宣导禁止非人道饲养之神猪竞赛活动;今年桃园市举办中元节活动时,就使用了6只创意艺术神猪来取代活猪。近年也有提倡用蔬果、面粉做成猪模样来代替,就像“红龟粿”或是“面龟”一样的作法,用米或面粉制品做成动物外型来祭拜,心意不变,却更加环保、节省,也无需造成动物多馀的痛苦了。

更多相关新闻:
【听牠的声音】台湾总统与宠物 流行下的弃养问题
【听牠的声音】动物要休假 木栅动物园33年首度休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