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千秋 台北故宫领民众赏读书画

+

A

-
2019-08-15 08:41:39

是否觉得每次到博物馆观赏文物,总感到力不从心,找不到欣赏的第一步吗?台北故宫于当地时间8月15日上午九时,举办为期三天“故宫夏季讲堂-整个故宫都是我的充电站"活动,由故宫研究员带领民众来细细品味文物的精华。

图为唐代知名书法家颜真卿作品《祭侄文稿》,从字越写越潦草、字体逐渐越来越大,可以看到字里行间那股悲伤的情感(台北故宫官方网站)
认识山水画

第一天以台北故宫最为精彩的书画为主,分别由书画处研究员许文美、陈韵如与吴诵芬,透过知名作品让民众知晓欣赏书画的窍门。首先从山水画说起,为何自然界的山川大泽会成为古人描绘的对象呢?许文美先从汉代湖南长沙马王堆墓葬出土的漆器开始介绍,可以看到当时仅以相当简单的笔画如三角形或是蘑菇形代表山,而到了东汉山西平陆枣园墓的壁画,则开始逐渐丰富,画面为群山与田园一同构成的牧耕图。

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山水诗、田园诗的盛行,山水成为文人吟咏描绘的对象,这股风潮也体现在绘画里头,山水画逐渐出现在人们面前,只不过这一时期的山水画,被视为玄学等哲学思想的媒介。研究员特地以传为顾恺之(约348-405年)所绘的《女史箴图》做为范例,仅管此画以劝戒妇德、妇道为主,但画中用了大幅山水、日月来隐喻,用以告诫女性感情之间的无常,如同画中拉弓的男子一般,瞬息间就会转变,要女性不要沉溺于盛宠的美好假像中。

由于唐代以前的绘画作品保存不易,今日仍未见传世唐代名家的山水画,只能以考古出土的壁画做为实例。而台北故宫有幸收藏传唐人李思训(651-716年)所绘的《明皇幸蜀图》,能看到整幅画色彩鲜艳,也有相当完整的空间构图,层层棉迭的山峰、岩石轮廓与结构的线条较为刚直,转折较方硬尖锐。唐代是个山水画开始发生转变的年代,在唐以前山水画还不是主角,而是做为背景的存在,唐以后才开始有以山水画为主角的画作,出土于富平朱家道村的盛唐壁画墓的六扇屏风式山水画,可以被视为独立的山水画作。

到了五代时,又是另一个转变。与唐朝浓艳色彩不同,五代的山水画家钟情于墨色浓淡细微的皴法,来表现山石的肌理纹路,且位于不同的地方的山水画作也呈现了不同的山水特色。如荆浩(约855-915年)与关仝(活动于十世纪)为北方山水画代表的画家,画以严峻的山岭、大山大石等,表现手法较为坚硬。南方以董源(十世纪末)、巨然(活动于十世纪后半)为代表,画中充满南方充满水气的气候、山石表现手法较为松软。这些绘画风格在宋朝达至顶峰,宋朝的山水画有相当高的艺术表现,画中的山川肌理表现既写实又能传达画家的理想,如范宽(约950-1030年间)《溪山行旅》,巧妙利用近景、中景与远景的三段基本构图,由推远主山、拉近中景、突显近景,由渺小的行旅与巍峨高耸的主山成为强烈的对比,营造出震撼的气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