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动画大火烧出日本媒体乱象

+

A

-
2019-08-13 06:13:48

知名日本动画公司“京都动画(京阿尼)”于2019年当地时间7月18日遭人蓄意纵火,酿成35死34伤的惨剧,是日本平成时代(1989~2019)以来最严重的人为纵火案;若以单一案件的死者而言更是自二战以降的最多,超越了1995年由奥姆真理教发动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

根据京都大学防灾研究所对案发现场的研究报告,因嫌犯在1楼泼洒约10公升的汽油后点火,导致火势极为猛烈,且因为有螺旋梯贯通建筑物,浓烟在5秒内就已抵达3楼、在15秒内已抵达三楼往屋顶的逃生门前、在30秒内已充斥整座建筑物,造成室内人员的逃生极度困难。

但是此事件不仅是重大社会案件,更再次显露了日本各界对媒体的普遍不信任情绪。京都动画在案发3天后的21日晚间即发布声明,希望媒体“克制当面采访相关人等、甚至直接到鄙社(京都动画)取材的行为”,并表示任何案件细节请询问警方,公司无可奉告等等。

因为担心遭到日媒采访,不少送花民众选择在稍远处致意。(VCG)

这样的声明其来有自:打从案件发生后,现场就有大批日本媒体“蹲点”拍摄,并试图采访接获噩耗前来的遗族家属,包围、追拍、近距离连拍等行为也在日本网络上遭到揭发并谴责。

就有遗族就在推特抱怨记者查到他们的住处,还联络葬仪社希望拍摄受难者的葬礼,被拒绝后甚至试图闯入葬礼现场、采访死者的亲友,引发愤慨。

正因如此,日本警方也一反常态地不提供死者的个人信息,仅公告人数、男女性别、死因等概括性数据,并表示过去提供受害者信息给媒体公布是为了得到嫌疑犯的线报,在嫌犯已经逮捕的状态下没有必要。

或许是由于家属与警方的“不合作态度”,日媒“共同通信社”的大阪分部于是在8月2日发布公开声明,呼吁死者的亲属、好友等能出面接受采访,“将死者的人生与梦想告诉世人”,还表示可以等待他们情绪平复再行采访云云。

共同通信社的公告不意外又再次引发批评,认为其试图用公开舆论引导家属接受采访的行为没有同理心等等。共同通信社提供新闻给日本几乎所有的报章、电台、电视网络等,所有通路的总订阅人数超过5,000万人。

“媒体乱象”指的是新闻媒体、记者,在采访或报导时发生的不良事迹,包括跟踪与骚扰受访者、以耸动言论引发关注,或甚至制造假新闻等等,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不陌生。

例如台湾最重大的媒体乱象事件,首推1997年的白晓燕命案凶手逃亡时,有媒体记者擅闯警方封锁区,试图拍摄“枪战实况”,造成现场布置混乱;以及在警方与凶手谈判时打电话给凶手进行直播采访等等。其他还有将嫌犯搞错人的舔耳案(2002)、蹲在水坑中报导豪雨灾情“水淹及胸”的直播连线(2004)等等。

京都动画纵火事件至今已近一个月,但尽管事发后仍有些许风波,于8月12日已有部分员工带伤复工,并称继续让京都动画成功,就是对恶意者最好的回击。

京都动画大火已确认的死者身分有以下10人(已得到家属同意公开):
宇田淳一(34,动画师)
大村勇贵(23,新人)
笠间结花(22,新人)
木上益治(61,导演)
栗木亚美(30,原画师)
武本康弘(47,导演)
津田幸恵(41,上色师)
西屋太志(37,作画导演)
横田圭佑(34,制作助理)
渡边美希子(35,美术导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