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科技:特朗普的华为局 如何让美企和对华鹰派都满意

+

A

-
2019-07-29 01:16:45


科技发展已日益趋向全球协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高度交织,近期谷歌、高通、思科、英特尔、美光半导体、西部数字和博通等多家美国科技名企要求解禁中国科技企业华为,美国企业及对华鹰派之间分歧所带来的拉据压力正在折磨着特朗普,而对于自己发起的这场科技战争,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如何让北京、美企和对华鹰派能待在一条船上已是一道非交不可的大考题。

dwnews.com

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强调过华为自力更生的原则,“美国给我们制造这些困难,其实是在帮助我们。在外部压力下,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团结。如果华为被禁止使用美国零部件,那我们对自己使用中国和其他国家制造的零部件的能力也非常有信心。”

多个消息源显示,华为公司正在寻求通过采用更多的自研产品来减少对高通和联发科等美国科技企业的依赖,仅在自研处理器方面,预计在2019年下半年将会有超过60%的华为设备采用自家麒麟处理器。

虽然华为很早即已在高端移动处理器上发力,但旗下大多数中低端设备仍使用高通和联发科处理器。而近期发布的7nm麒麟810被业界看作是华为研发处理器方向的一个转变,显示未来华为除了专注于高端移动处理器的研发外,在中低端移动处理器上也将投入更多精力。

从数据上来看,2018年下半年仅有不到40%的华为手机使用了麒麟处理器,但在2019年上半年已有约45%的华为手机使用了自研麒麟处理器。2019年下半年,预计将会有超过1.5亿台华为手机搭载麒麟处理器,同时2019年全年将出货2.7亿部搭载麒麟处理器的华为手机。

与此同时,在美国科技企业不断的游说中,美国政府近期就解禁华为一事一再表态

7月22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会见了包括谷歌、高通、思科、英特尔、美光半导体、西部数字和博通等在内的多家美国科技公司高管,讨论了对华为禁令等问题。白宫表示,这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要求商务部及时做出许可决定(timely licensing decisions),总统也同意了”。

2019年7月20日,位于中国贵州贵安新区七星湖畔的华为数据中心项目在紧张施工中。(VCG)

1/5

2018年4月26日,美国纽约百思买电器商店中顾客试用中国华为手机。(VCG)

2/5

2019年6月17日,任正非(右二)在华为深圳总部对话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乔治·吉尔德和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创始人尼葛洛庞帝。(Reuters)

3/5

麒麟810处理器是华为第二款、世界上第四颗7nm旗舰手机芯片。(微博@柏铭007)

4/5

对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禁”还是“不禁”成了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一大考题。(VCG)

5/5
上一张 下一张

23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表示,批准豁免是一个跨部门的过程,涉及商务部、国务院、国防部和能源部,目前已经收到35家公司的50多份申请,对于寻求向华为供货的科技公司申请,特朗普政府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处理。

今年5月,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但特朗普6月29日的“解禁”表态,让事情出现转折。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负责人约翰•纽菲尔(John Neuffer)表示:“我们为谈判重启和搁置新关税感到鼓舞,也希望得到总统对华为言论的更多细节。”

英国《金融时报》7月2日刊文提到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美国总统特朗普放松对华为设备禁令的举动回应时表示,这不会对华为的业务产生“太大影响”,因为华为已适应了遭美国敌视的新时代。

而高通等科技巨头公司近来一直在推动政府兑现特朗普上个月的“解禁”承诺,放松向华为出售芯片和其他技术的限制。

为淡化特朗普的“解禁”表态被视为对华为的让步,7月初美国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又称,同意解禁一些低端芯片,目的是拉中国回到谈判桌。7月9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作出最新表态称,在美国国家安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将对企业发放与华为做生意的许可证,但华为依然在美方的“实体清单”上。

另据《华尔街日报》7月11日报道,知情人士称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亦在敦促华为的美国供应商尽快去申请对华为出口的许可证。4天后,路透社独家援引美国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美国可能在未来两周到四周内做出批准,允许一些公司重新向华为销售产品。

实际上,特朗普2月21日已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称,美国需要通过竞争而不是通过封锁技术来取得移动通讯的领先地位,明显软化了之前号召西方国家以安全为由阻止华为参与移动网络建设的立场。

但是,特朗普对华为的让步亦引起了对华鹰派的愤怒。7月15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内多位“鹰派”议员同时启动3个立法程序,拟推出2条法案,试图限制美国政府的解禁能力,同时禁止企业及个人与华为接触。

从小公司起步到走向中国国际化科技龙头企业,华为的业务范围已涉及电信网络、企业网络、消费者和云计算诸方面,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全球员工约18万名,也是全球唯一一家能够提供包括芯片、基站、系统、天线、终端等端到端,全产业链5G产品的设备商。

当下,华为作为ICT(信息、通信和技术)产业的重要领导者和贡献者,参与380多个行业组织、担任超过300个重要职位,每年贡献提案超过6,000篇;在无线、光通信、数据通信、智能终端等领域已处于领先地位。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发展方向上,也站到了第一阵营的起跑线上。

科技的发展已越来越趋向于全球协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高度交织”,在科学构建未来信息社会的结构过程中,全球合作是避免不了的必由过程。华为有数千家合作伙伴,作为全球通信产业链的一部分,华为全球核心供应商有91家,三星、高通、英特尔、恩智浦、富士通、甲骨文、德州仪器等国际厂商均在其中,美国更是占到了33家。 

美国政府态度模棱两可之际,也让与华为关联密切的美国企业陷入困境,他们一直在游说政府,希望尽快做出“解禁”决定。华为当下是美国科技公司生产的半导体和软件的主要买家,有公司警告称,失去华为这个重要客户将严重损害它们的利润。以博通公司为例,该公司在6月份报告称,受禁令影响预计年销售额将下降20亿美元。

中西方大国博弈加剧,孟晚舟事件等业已明白无误地告诉华为,其未来的商业环境将变得更为不确定。面对美国的打压,华为已显示出了自己早留有备手,美国企业及对华鹰派之间分歧所带来的拉据压力正在折磨着特朗普,而对于自己发起的这场科技战争,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如何让北京、美企和对华鹰派能待在一条船上已是一道非交不可的大考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