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振戎公司再遭美国制裁 背景神秘 高管低调

+

A

-
2019-07-26 07:17:12
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重启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重点是伊朗的石油出口。中国珠海振戎公司因无视美国禁令继续进口伊朗原油第二次被美国制裁。(VCG)

自2018年5月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恢复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以来,美伊关系就持续紧张。2019年6月,美国一架全球鹰无人机在波斯湾被伊朗击落,无疑又为两国紧张关系火上浇油。

为了限制伊朗经济命脉的石油出口,此前美国就要求世界各国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并象征性地给予中国等国为期180天的临时进口许可作为过渡。但中国等国似乎并不领情,2019年5月临时许可到期后,不仅中国继续进口伊朗石油,未被豁免的欧盟同样在继续进口,甚至还要建立新的结算系统以绕过美元。

在这一背景下,当地时间7月22日,美国宣布因无视美国制裁禁令继续进口伊朗石油,中国石油进口企业珠海振戎公司及其总经理李右民已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这已经是珠海振戎“二进宫”——第二次因进口伊朗石油被美国制裁,而珠海振戎并非一般的石油进口企业,背景极其神秘。

美国彭博新闻社曾将珠海振戎描述为一家“神秘而低调的国有石油贸易公司”并非没有道理。在互联网上关于这家公司的信息极少,官方网站早已不能打开,工商注册信息披露的公司高管其信息同样凤毛麟角。不过,还是可以从只言片语间还原珠海振戎的原貌。

由中国知名媒体人胡舒立创办的财新传媒旗下《财新周刊》2018年第42期刊登了封面文章《广东振戎黑洞》,在披露珠海振戎旗下子公司广东振戎财务造假、背负巨额债务的同时,也揭开了珠海振戎神秘的一角。

珠海振戎公司商标。左侧logo“古代钺、戟两种利器象征我们振戎人不断奋斗、开拓创新的精神;红五星象征振戎人坚定党的政策,紧随时代步伐的决心;上二者结合必然焕发出无穷的生命力,如图像外围的光环所示”显示出振戎的特殊背景。(启信宝)

“1994年,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同意,自称‘杨疯子’的杨庆龙创办了珠海振戎,直属国防科工委。通过军品易油的方式,珠海振戎在伊朗开拓了长期、稳定的原油供应渠道,成为中国四大原油进口企业之一,这也是其被外界称为‘中军油’的由来。1999年,在军队脱离商海的背景下,珠海振戎转为中央直属企业,2003年划归彼时成立的国务院国资委,成为196家央企中的一员。”

2014年珠海振戎创始人杨庆龙因癌症去世后,欧美媒体如英国伦敦《金融时报》、路透社等均予以了报道。据《金融时报》报道,杨庆龙是云南大理白族人,文革中曾与当地其他出身不好的青少年创办文学社,因而在政治风暴中遭到迫害,后因他曾对朋友讲“自己青少年时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精神病院度过的”而被称为“杨疯子”。

文革后期的1975年,杨庆龙进入大学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滇缅公路上的一个汽车运输总站工作。“当时,那里的燃油短缺相当严重,以致于官员们往往会因找到燃油供应而得到现金奖励。杨庆龙开始充当石油掮客,将从中国东北运来的原油拉到中部地区精炼,然后再用卡车将成品油运到云南。”

到上世纪80年代末,杨庆龙开始从深圳为云南省驻军采购物资。上世纪90年代中期,杨庆龙在部队上的一些朋友找他帮忙解决一个问题。当时伊朗向中国供应石油,用以支付中国在两伊战争期间向伊朗供应军火的费用,但他的这些朋友不知道如何办理这件事。他们便向伊朗官员引荐了杨庆龙,后者创建了一个小型的原油贸易办事处即珠海振戎公司前身,员工都是来自军人家庭的年轻人。

路透社的报道也印证了这一说法。“1995年前后,‘军方高层友人’希望有人通过正规渠道从伊朗进口原油,于是杨庆龙创立了珠海振戎。当时伊朗向中国供应石油,用以支付中国在1980年至1988年间伊朗与伊拉克战争中向伊朗提供的军火。”

到2001年,珠海振戎的原油进口占中国原油进口总量的比例高达16%,年进口伊朗原油1,100万吨,约合22万桶每天。同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访问伊朗,珠海振戎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分别受两国政府委托签署“中伊两国能源合作协议”。次年,时任中国国务委员吴仪访问伊朗,在能源合作协议基础上中伊两国签署“原油贸易长期协议”,将每年进口伊朗原油配额追加到1,200万吨。

从中国政府网搜索发现,2003年珠海振戎划归国资委成为“央企”后,2005年国资委公布了第三批央企主业目录,珠海振戎主业为“原油、成品油贸易”。2015年9月中国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出台后,作为改革的一部分12月1日国资委批准珠海振戎与另一家央企位于澳门的南光集团重组。

美国制裁珠海振戎后,2019年7月23日南光集团发布声明称,“珠海振戎有限公司已于2018年9月30日起正式从南光(集团)有限公司分立,与南光(集团)有限公司已无任何产权、业务和法律关系。”实际上,作为一家专责从伊朗进口原油的公司,珠海振戎与其他中国企业“隔离”也是必要的。

2012年时美国就曾因进口伊朗原油制裁珠海振戎,但当时珠海振戎完全无视美国制裁,继续从伊朗进口原油,一直到2015年伊朗核协议签订,才被解除制裁。美国的本次制裁恐怕还是会像2012年一样被珠海振戎无视,路透社也援引华盛顿能源领域咨询公司Clear View Energy Partners的观点称“珠海振戎与中国金融体系基本脱钩”,美国很难以珠海振戎为突破口扩大制裁。美国《纽约时报》反而担心,“美国此举必将加剧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必将加剧海湾地区的危机,美国和伊朗正在这里不断发生低级别的对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