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科技:任正非发声 拒绝华为是美国落后的开始

+

A

-
2019-07-22 05:53:40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打出硬件、软件和服务等方面的组合拳之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强调华为不需要依赖美国公司生存, “美国科技深度和广度上还是值得我们学习,很多小公司产品超级尖端,但是在我们的行当上(5G),我们做到了前列”, 并指出拒绝华为是美国落后的开始。

dwnews.com

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就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瞄准华为的一系列举动发表了讲话,强调华为不需要依赖美国公司生存。

任正非表示:“即使美国公司不再为我们提供设备,我们的生产都不会停下来,是一天都不会!相反,我们会提高产量。对华为而言,这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任正非之女、华为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被捕事件,5G安全问题等使得华入陷入了全球舆论的风口浪尖。对于素来以低调著称的任正非来说,从1987年创办华为到2019年之前的31年时间内,接受媒体采访总共不超过10次,过去数年内公开接受媒体采访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但今年来已多次接受媒体访问,频频亮相的行为实属罕见,亦引发了海内外舆论场的广泛关注。 

在中西关系结构性变化外溢作用深刻影响世界的当下,中西方在制造业、科技等领域的博弈已不可避免地融入了时代的宏观叙事场景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打出的硬件、软件和服务等方面的组合拳亦是接连而来。

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强调华为不需要依赖美国公司生存。(Reuters)

1/1

从1987年创办,中国科技企业华为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VCG)

2/3

华为是全球唯一一家能够提供包括芯片、基站、系统、天线、终端等端到端,全产业链5G产品的设备商。(VCG)

3/3

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科技企业华为的打压已不可避免地融入了时代的宏观叙事场景中。(Reuters)

4/4
上一张 下一张

5月16日,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禁止华为与任何美国公司开展业务,这也意味着英特尔和高通不能向华为出售芯片组,而谷歌的Android系统也无法为华为的智能手机提供更新。

任正非承认最初华为没有为列入“实体名单”作好准备,但经过审核后,任正非表示华为完全有能力摆脱对美国核心产品的依赖,并决定削减对美国一些非核心产品的依赖。

从小公司起步到走向国际化的中国科技龙头企业,华为的业务范围已涉及电信网络、企业网络、消费者和云计算诸方面,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全球员工约18万名。

当下,华为作为ICT(信息、通信和技术)产业的重要领导者和贡献者,参与380多个行业组织、担任超过300个重要职位,每年贡献提案超过6,000篇;在无线、光通信、数据通信、智能终端等领域已处于领先地位。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发展方向上,也站到了第一阵营的起跑线上。 

华为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8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美元,其在多个领域已成为业者翘楚,从芯片到服务器、云端,业界人士认为在全球几乎找不到一家可以与其对标的企业。

华为实际上在一些新技术和5G等关键领域已领先美国同行,“虽然美国非常强大,它们仍未发展出所有的技术,所以才会通过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来挑剔我们” ,任正非表示,“我们的光学芯片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我们在许多地方,没有美国供货商都可以生存,只是我们不想这样。”

长期以来,美国时常以任正非的军人经历揣测华为有官方背景,进而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华为参与某些项目的建设,并一直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多方游说各国将华为排除在5G建设之外。

在科学构建未来信息社会的结构过程中,全球合作是避免不了的必由过程。目前华为业已成为全球唯一一家能够提供包括芯片、基站、系统、天线、终端等端到端,全产业链5G产品的设备商,这亦使芯片与设备之间的适配性、稳定性更好,形成强大的综合能力。当下,华为在5G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已签有50多份5G商业合同,在全球主要设备制造商中遥遥领先。

美国的营运商现在只与Nokia等公司合作。任正非表示,物联网(IoT)的未来涉及超级计算机、超级大规模的储存和超快速的连接,他认为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会令美国失去发展5G的优势,“即使拥有超级计算机和超大容量的连接,美国仍可能大落后,因为他们没有超快的连接技术” ,“拒绝华为是美国落后的开始”

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中公开表示,“美国科技深度和广度上还是值得我们学习,很多小公司产品超级尖端,但是在我们的行当上(5G),我们做到了前列,但是整体国家而言,我们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 

拒绝华为也就意味着拒绝使用世界上最先进的5G设备。“没有华为的5G市场,犹如没有曼联的英超比赛”。在专门研究中国网络安全的学者詹姆斯•穆尔维农(James Murvinon)看来,这种局面或将导致美国通信行业在全球5G竞争中落于下风,这有点类似于与全世界其他部分脱节并甘居人后。 

另一方面,多年前,就有声音指出华为内部存在自研系统的项目,但一直未被华为承认。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从2018年始,华为方松口承认该项目确实存在并已有些年头,但华为仍表示自研系统不过是为了自保,该系统并未有面世的计划。在谷歌暂停与华为之间硬件和软件转让与提供技术的服务等商业往来之际,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日渐浮出水面。

华为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自研操作系统OS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于明年春天将可能面市。华为的这套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设备,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并且还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相关安卓应用在华为OS上重新编译,其运行性能提升将超过60%。一旦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正式推出,势必也将会改写全球手机操作系统被美国垄断的固有格局。

正是基于有了“科技独立才能不受钳制”的认识,每年华为都投了超过10%的营收用于研发。华为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投入研发费用1,015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 美元),占销售收入比重为14.1%,而近十年华为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4,800亿元人民币。在基础研发上的持续高投入,加上手机终端市场占有率向全球第一不断接近,华为亦使得“自建生态”的梦想对一家中国公司而言首次成为可能。

“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这句中国古训在华为身上一再彰显。也正因为此,任正非才能坦然谈到,“特朗普对我们一无所知,他希望将华为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但中国似乎不会买它的账,对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