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生根】在台同乡会的 “本土化”

+

A

-
2019-06-21 06:13:11

华人自古重视由血缘与姻亲形成的宗族关系,同一宗族的人在家乡自然是互相扶持,若出外打拼时相遇,也要互相提携。随着历史进展,地域间的交流扩大,离乡打拼的人增多,宗族关系又更进一步扩大成对地域认同,出身于同一乡镇或是同一省分甚至是操同种方言的人,都会自然地聚在一起,形成群体的力量。

台湾过去有闽粤械斗、漳泉械斗,都是因为来自不同区域的移民结成群党,互不相让所致,可见得“同乡”概念之强大。自1946年后,多达400万来自各省、五湖四海的大陆移民汇聚在台湾这仅有3.6万平方公里的地方。催生大量同乡会,仅台北市就有潮州同乡会、宁波同乡会、云南同乡会、湖南同乡会、福州同乡会……多达上百个。

多维采访在台湾的宁波同乡会、河南同乡会、广东和东莞同乡会等,透过系列文章纪录同乡会在台湾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并探讨在两岸分治70年下同乡会如何把过去的同乡情谊再植于港、台,并在现代社会建立自己的脉络连结。

系列文章:【落叶生根】华人文化的宗亲情缘 同乡会在台湾
系列文章:【落叶生根】两岸隔绝下的怀乡情 同乡会是否式微

今天在台湾说到“同乡会”,恐怕大部分台湾人会联想到的是“云林同乡会”、“宜兰同乡会”、“台南同乡会”等等,而不是“宁波同乡会”、“湖南同乡会”、“广东同乡会”了。

由台湾各个地方,或是“北漂”、或是“南下”的人士所组成的“同乡会”,随着时间经过和民主化、本土化浪潮兴起,而变得越来越重要,越来越被人认同;光是新北市云林同乡会就号称有四十万会员,中间有士、农、工、商、医护等等,几乎可以说是“百业兴隆”,今天已经是台湾北部的政治、经济界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势力。

比较起来,会员随着时间老化的大陆同乡会,更加显得落寞。

在政权更迭中求生
台北市湖南同乡会向多维记者低调表示,本来开放两岸旅游后,同乡会就一直有承办两岸的交流活动,但自从蔡英文在2016年当选台湾总统、民进党取得政权后,两岸的直接交流活动也渐渐减少。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光是高层政权的更替就会造成底层人民的影响。

就算这样,湖南同乡会也没有停止活动,而是转而承办小型的书画展览,引进大陆的名家书画来台展览等等,好继续维持同乡会的联络和运作。

同乡会组织基本上是“自负盈亏”的民间社团,并没有来自政府的补助,无论是来自中央的还是来自地方政府的。至少,大陆的同乡会在目前是没有的。台北市宁波同乡会会刊主编应平书也表示:“也许那些比较本土的社团会有补助,因为目前的政策是这样;至于我们的话是没有。”

大环境变迁下求新求变
所以,无论是面对旧会员的老化还是新会员的缺少,大陆的同乡会都只能“自立自强”,第一步就是要先扩大会员的来源基数。应平书说,过去宁波府辖下的六邑:鄞、慈、镇、奉、象、定(鄞县、慈溪、镇海、奉化、象山、定海),都在同乡会的招收范围内;就算今天的中国大陆已经重划旧宁波府的行政区域,同乡会也仍然维持古老的“四明宁波府”的范围,并不轻易更改。

过去台湾身分证上有“籍贯”的栏目,民众向同乡会出示籍贯就可以入会。今天台湾身分证经过多次改易,已经看不出籍贯在哪,所以现在只要提出父祖辈曾经隶属宁波籍的证明(提供旧版身分证或是户口簿一类等等),就可以作为宁波亲属入会。更加“反传统”的是,现在就算是母系那方亲属的籍贯也可以算数,也就是说母亲、外祖父、外祖母等等,只要可以证明是宁波籍,就可以加入台北市宁波同乡会了。

入会者可以申请奖助学金,是吸引年轻人主动加入、或是让父母为孩子申请加入的重要诱因。应平书坦承因为这几年来同乡会资金面临慢性不足,有时不得不降低奖金总额和可申请的人数,又或是改成奖状、奖牌来代替;不过另一方面来说,也可看出申请人的踊跃。

存身在台北市区繁华一角的台北市宁波同乡会,题名者乃已故前会长、台湾立法院资深立委沈友梅(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仍在未定之天
许多大陆同乡会都仍然拥有相当的资产,例如在早年购入的会所、会馆,经过市容几次变迁,今天位于繁华地带的也是有的,许多都在今天拥有不凡的市价;而且历年积累的会费也都设置了基金会在管理。

但同乡会的会所本来就是老乡们聚会的地方,除了尽可能分割为小单位出租以外,是不能随意变卖的,否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基金会或是存款也大多设置成“只动利息不动本金”,就怕哪天事情出了变化,连本金都赔了进去。

到头来,同乡会的本质还是在于老乡、在于人情的交流联络。自豪拥有台湾最长的同乡会会刊发行纪录(仍在发行中)的应平书是相对乐观的,认为将主力的会员招收对象放在大学生以下是必须的。

其实年轻人往往在同乡会待不久,因为同乡会的年龄层无可避免地偏高,而年轻人也有出国留学、工作的需求。但是当过去的年轻人年纪渐渐长大、甚至退休后,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只要入会过,我们就有联络数据,每个月送去月刊,哪一天他回来看到了,又会来了。”应平书说,这些年来的确有许多失联多年的旧会员重新入会,才有乐观的本钱。另外,同乡会也积极举办邻里会员活动,例如瑜伽、包粽、手工艺等等,让同乡会扎根在社区中。

来自大陆的老乡的下一代进入同乡会,接着离开台湾后又回到台湾来,又重新进入同乡会参加社区活动──“同乡会的本土化”,光看字面上好像是矛盾的,但也许这就是一条新的出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小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