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生根】两岸隔绝下的怀乡情 同乡会是否式微

+

A

-
2019-06-20 01:18:34

华人自古重视由血缘与姻亲形成的宗族关系,同一宗族的人在家乡自然是互相扶持,若出外打拼时相遇,也要互相提携。随着历史进展,地域间的交流扩大,离乡打拼的人增多,宗族关系又更进一步扩大成对地域认同,出身于同一乡镇或是同一省分甚至是操同种方言的人,都会自然地聚在一起,形成群体的力量。

台湾过去有闽粤械斗、漳泉械斗,都是因为来自不同区域的移民结成群党,互不相让所致,可见得“同乡”概念之强大。自1946年后,多达400万来自各省、五湖四海的大陆移民汇聚在台湾这仅有3.6万平方公里的地方。催生大量同乡会,仅台北市就有潮州同乡会、宁波同乡会、云南同乡会、湖南同乡会、福州同乡会……多达上百个。

多维采访在台湾的宁波同乡会、河南同乡会、广东和东莞同乡会等,透过系列文章纪录同乡会在台湾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并探讨在两岸分治70年下同乡会如何把过去的同乡情谊再植于港、台,并在现代社会建立自己的脉络连结。

系列文章:【落叶生根】华人文化的宗亲情缘 同乡会在台湾
系列文章:【落叶生根】在台同乡会的 “本土化”

伴随着两岸隔绝、台湾民主化与本土化运动的兴起,各个大陆同乡会也渐渐受到冲击。

首先是“籍贯”的统一。过去依照华人传统,个人的籍贯跟随父亲甚至祖父,就算是在台湾出生,也可以当作是湖南籍、河北籍、宁波籍,在升学、就职时都能享有一些优惠,受到来自同一籍贯的前辈的关照。撇开国民党政府想要用奖励手段拢络来台“外省人”,好更加顺利地控制政权的部分,关照老乡本来就是同乡会的功能,也是人之常情。

但在占大多数的台湾籍人民的多年抗议下,台湾政府于1992年修改《户籍法》,将所有人民的籍贯一律改为“依出生地登记”,这时距离大陆军民撤退来台都已经快要50年,许多的第二代和绝大部分的第三代都是台湾出生,从此“台湾籍”人民从“大多数”成为“绝大多数”。

无论大陆还是台湾,同乡会都曾有过兴盛的年代。图为河南社旗山陕会馆(图源:新华社)

转眼云烟
台北市宁波同乡会的会刊主编应平书表示,宁波同乡会最大规模曾经超过1.5万人、甚至接近2万人的规模。

不过,以现在各大同乡会的景况,确实是很难想象当年的盛况。

例如东莞同乡会,早在1952年就已经成立,当时名叫“东莞同乡联谊会”,并且于1991年正式成立“台北市东莞同乡会”。虽然名字有“台北市”,但只是表示总部设在台北市,并不排斥台湾其他县市的东莞老乡加入。各个用台北市作为正式名称的大陆同乡会,大都是这样的思维。

东莞同乡会也曾经有超过2,000名会员,直到今天都仍然有活动。不过,现在记名会员只剩500人,却只有190个家庭,显示出会员的基数萎缩严重。根据同乡会向多维记者表示,东莞同乡会目前已经无法支持全日运作,会所已经撤除长设人员,如果有新人前来询问,同乡会大多建议他们去更大的台北市广东同乡会。

广东同乡会则告诉多维记者:他们对东莞的情况也不太了解。或着应该说,广东同乡会已经没有心力去顾及更多小县市的事务,光是要维持同乡会的日常运作就已经是“尽力而为”了。广东同乡会的网站只有约1,100人访问过,基本上停留在施工状态无法正常阅览,这已经是台湾目前具备足够资源、设有常备人员在全日运作中的大省同乡会。

老成凋零青黄不接
应平书说,过去来台老兵们受限政府法令,没办法正常婚配;等到全面开放婚嫁的时候,年纪又已经到了一定岁数,结果造成下一代的断层。更何况,等到两岸恢复通联的时候,思乡情切的老兵们前往探亲,有些人也就从此不回来了──同乡会又怎么比得上真正的故乡?

至于那些拥有较高社经地位的名流、才士等等,也有许多人携带家眷来台的,也不会受到老兵婚配法令的限制。但是这也代表了他们的子女,往往就有较多的机会出国留学,然后就这样留在国外的人也不少。事实上,“外省第一代”本人退休后就去国外享福的人也是很多的,而“台北市”同乡会毕竟没有通天的手段去英、美、加国等等地方找人。结果,无论阶层高低,时间一长,同乡会都陷入会员“只出不进、失去联络”的窘况中。

资金同样是一个问题。过去台湾的银行利率高达5%、10%甚至20%,同乡会可以轻易用利息支付日常运作,不动本金。但在会员减少的同时,银行利率也在降低,2019年的3年定存利率只有约1%。

宁波同乡会目前还有大约2,000名会员,但某些奖助项目必须依赖部分年长会员过世后的遗赠,如果说要纯凭会费或是过去留下的基金运作,就只能够逐年缩小运作范围了。

同乡会的新血困难还有一个原因:下一代不再自认是“老乡”了。

地理隔绝造成的文化隔阂
尽管两岸隔绝不过数十年,但也历经三代,新生代生在台湾 、长在台湾,对于“故乡”的思念当然不能够和父祖辈比较。况且,由于“眷村”数量不足,许多外省人其实都与本省人混居。但影响最大的,还是“文化隔阂”:两岸隔绝数十年,一旦开始接触,其文化差异却比想象中更大。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1994年千岛湖事件、1995年与1996年的台海飞弹危机;再到台商赴陆与陆客来台观光带来的接触不适应甚至是国际场合中的冲突……,结果“己者”与“他者”的分别心,让同乡的号召力更加降低。

根据台湾内政部主计处统计,迟至1990年,台湾有277万的大陆省籍人士,占台湾总人口的13.5%;但到了2011年,根据行政院客家委员会的统计,只剩下7.1%的人口认同自己是“大陆各省市人”,几乎砍半。如果以纯人数计算,就是在20年间少了近百万人,不能以单纯的死亡或移出解释。

应平书坦率的表示,就连同乡会中的许多老会员,都认为在不久之后,在台湾的大陆同乡会就会彻底消失。

但事情也许不会这样悲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小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