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阿拉丁 本不在原著中的故事

+

A

-
2019-06-18 22:34:48

近日迪士尼真人电影《阿拉丁》在全球上映后广受好评,更被誉为近期迪士尼改编动画电影的巅峰之作。《阿拉丁》为改编自迪士尼1992年的同名动画电影,集合阿拉伯民间文学《ㄧ千零ㄧ夜》(又称《天方夜谭》)里的知名故事。不过你知道吗?最早的《ㄧ千零ㄧ夜》,并没有《阿拉丁》与《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这两个故事。且如今为大众耳熟能详的《ㄧ千零ㄧ夜》,又是从何时传到中国的呢?

迪士尼真人电影《阿拉丁》海报,其故事取材自《阿拉丁神灯》,但最早的《一千零一夜》并没有这则故事(图源:台湾迪士尼官方网站)
源自古波斯与阿拉伯地区的《 千零一夜》

《ㄧ千零ㄧ夜》是古代波斯与阿拉伯的民间故事集,其故事蓝本为古波斯语《一千零一个故事》,约于9世纪以阿拉伯文写成书,并在阿拉伯地区广泛流传。目前最古老的手稿有两版,一为叙利亚手稿,另一为埃及手稿,由于叙利亚手稿在内容风格上较为一致完善,也成为最多人翻译的版本。

18世纪初,《ㄧ千零ㄧ夜》传至西方,世界上第一本印刷版本的《ㄧ千零ㄧ夜》为法语版本,乃由法国东方学家同时也是古物学家Antoine Galland(1646─1715年)依据叙利亚手稿翻译、并于1704年出版,内容多有删改以符合当时法国民众的文学口味。Antoine Galland的译本一出版后便吸引欧洲各国转译,今日为大众所熟悉的《阿拉丁神灯》与《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这两个故事,就是收录在Antoine Galland的译本中,且这两个故事都没有出现在叙利亚手稿或是埃及手稿里,据说是Antoine Galland从一位阿拉伯裔的基督徒口中听来,再写成文字记下。

只存在于《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中译本的新主角

中国最早介绍《ㄧ千零ㄧ夜》的文字,见于林则徐在鸦片战争期间编辑的《四洲志》,其书第六、第七两章介绍了阿拉伯地区的历史地理,也记述了阿拉伯人在学术与文化方面的成就:“近有小说《ㄧ千零ㄧ夜》,词虽粗俚,亦不能谓之无诗才。"粗俚为通俗的意思,代表林则徐发现其民间文学的特色。中国思想家严复于1900年在其著作《穆勒名学》也提到了《ㄧ千零ㄧ夜》:“其书为各国传译,名《ㄧ千零ㄧ夜》,《天方夜谭》诚古今绝作也。且其书多议四城回部制度、风俗、教理、民情之事。"四城为亚历山大、开罗、巴格达与大马士革。

在严复介绍《ㄧ千零ㄧ夜》的同一年,也开始有翻译家挑选几篇《ㄧ千零ㄧ夜》的故事进行翻译,不过这几篇故事都用文言文写成。清末文学翻译家周桂笙在《采风报》上选译两篇《ㄧ千零ㄧ夜》的故事,为《国王山鲁亚尔及兄弟的故事》与《渔者》。这两篇故事后来收录于1930年上海清华书局出版的周桂笙作品集《新庵谐译初编》,周在书中自序提到翻译外国作品的动机,主要想藉翻译作桥梁输入异域文明,来开发民智以救国于贫弱。

被誉为中国近代新文化运动代表人物之一的周作人(鲁迅之弟),曾于1904年以笔名萍云,翻译《ㄧ千零ㄧ夜》单篇故事并在杂志《女子世界》连载,于1905年出版该篇单行本。这篇故事就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以英译本转译,但故事主角并不是阿里巴巴,而是用油烫死大盗的女奴。周作人将故事取名为《侠女奴》,认为她才应该为故事主角,更把女奴比喻为《唐传奇》的女侠“红线”:“有曼绮那(Morgiana)者,波斯之一女奴也。机警有急智。其主人偶入盗穴为所杀,盗复迹至其家,曼绮那以计悉歼之。其英勇之气,颇与中国红线女侠类。沉沉奴隶海,乃有此奇物。亟从欧文迻译之,以告世之奴骨天成者。"

这段由周作人翻译的文字完全没有提到阿里巴巴,而是集中描述阿里巴巴兄弟的女奴曼绮那。在周作人翻译《侠女奴》后,无论是之后的奚若版还是包天笑版的中译本,皆有收录这个以女奴为主角的故事,有取做《记玛奇亚那杀盗事》、《智婢杀盗记》等。但阿里巴巴实为Antoine Galland根据阿拉伯裔基督徒口述转录,并非《ㄧ千零ㄧ夜》原有的故事。不过《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实在太有名,以至于现代的阿拉伯都把《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译回阿拉伯文,将其收录于《ㄧ千零ㄧ夜》中。

那《ㄧ千零ㄧ夜》为何会又会被翻译成《天方夜谭》呢?这是因为中国在明朝以后都以“天方"称呼阿拉伯地区,而天方亦是伊斯兰教“圣地”─麦加的旧译名,而第一本叫做《天方夜谭》的中译本是1903年奚若所翻译的版本。奚若,本名奚伯绶,为中国近代早期的翻译家。奚若根据E.W.Lane(1801─1876年)英文译本转译,同样用文言文进行翻译。

不过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开始广泛使用白话文进行翻译、创作,但商务印书馆却于1924年重新出版奚若翻译的《天方夜谭》,还受到当时教育家叶圣陶的赞赏,认为“欣赏古文,与其选取某派某宗的古文选集,还不如读几部用古文而且译得很好的翻译小说。"综观20世纪,在这100年间中国有关《ㄧ千零ㄧ夜》的各种翻译本,以及《ㄧ千零ㄧ夜》相关书籍竟有500种之多,可说是中译本最多的一部外国文学著作,对中国近现代文学、翻译的影响不言而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