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剧终 龙母黑化再思考

+

A

-
2019-05-21 02:54:19

《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全剧终了。这部由美国HBO电视网制作、被普遍誉为中世纪史诗奇幻题材的电视连续剧,自2011年一经播出后,就获得极高评价,许多人将其称之为现象级美剧、剧王之王。如今,经过持续八年多的漫长等待,这部剧终于迎来大结局:一路走来自带光环的龙母丹尼莉丝(Daenerys Targaryen)在权力反噬下黑化,被她的至爱琼恩(Jon Snow)亲手杀死,琼恩也由此被流放去当守夜人;“三眼乌鸦”布兰(Brandon Stark)在众人推举下,出其不意地成为新国王,他历经磨难的姐姐珊莎(Sansa Stark)则宣布北境独立,成为北境女王;二丫艾莉亚(Arya Stark)独自去了维斯特洛大陆(Westeros)的西方。

美剧《权力的游戏》,反映了西方政治文化对于权力的反思(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除去最后一集情节设定和故事铺陈上的粗糙生硬,一些地方的逻辑令人难以苟同甚至有点烂尾之外,这样的大结局,其实是有其内在逻辑,契合西方政治叙事方法。

如果没有最后血腥屠城那一幕,龙母不失为一个理想的七大王国铁王座继承人。龙母出身于坦格利安家族,她的父亲是坦格利安王朝的末代君王疯王。由于王朝覆灭、父兄死于非命,她从小跟着二哥韦赛里斯(Viserys Targaryen)过着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韦赛里斯是一个既骄傲自大、脾气暴躁、有家暴倾向,又一心试图复辟王朝却十分无能的人。早年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龙母,经历的痛苦可想而知。等龙母成年后,为了换取异族军队,韦赛里斯将龙母嫁给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多斯拉克部落领袖卓戈((Khal Drogo))。好不容易与卓戈之间产生感情,龙母又先后经历丈夫卓戈被巫女害死、胎儿流产的巨大痛苦。后来拥有象征暴力的三条龙和无垢者军队后,龙母虽然实力不断增加,每每化险为夷,但还是多次命悬一线。

痛苦和命运多舛是对人的考验,有的人变得同流合污,有的人变得悲观厌世,有的人变得坚毅而富有同情心。在相当长时间里,龙母属于后者,经历人生的无数次痛苦后,她依旧积极面对现实生活,提出超越于时代的理念——人人平等和解放活在暴政下的人民。《权力的游戏》是以欧洲中世纪为映照,在那样一个人人“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封建社会,龙母的理念极具预见性,甚至打动了活在当下的观众。剧中的正面人物其实不少,可纵使像奈德·史塔克(Eddard Stark)、琼恩这样极具道德感和荣辱感的高尚之人,都未能提出如龙母这般文明的政治理念。

正因这样,集高贵出身、美貌、悲惨经历、先进理念于一身的龙母,在三条龙和无垢者军队的加持下,成为了许多观众心仪的铁王座最佳人选。作为《权力的游戏》里面谋略和智慧象征的小恶魔提利昂(Tyrion Lannister)、瓦里斯(Varys )同样一度持此判断。可就在人们以为龙母将问鼎铁王座的时候,情况开始发生逆转。

从小居无定所、备尝生活艰辛的龙母,手握至高权柄后,对权力产生严重依赖和错觉。她害怕任何人挑战到她的权威,越来越容不下质疑和反对声音。她由于一直以粉碎镣铐者和救世主自居,加之确实解放了大量奴隶,做了很多好事,也获得许多人的拥护和追随,让她时而久之,产生一种只有自己才能解放所有人、只有自己才是天选之人的幻觉。而这恰恰是危险的黑化讯号,驱使她一步步走向深渊。

龙母(左)的黑化,折射出权力对人的反噬(图源:VCG)

风起于青萍之末,龙母的黑化在她残忍用烈焰烧死不臣服她的蓝道·塔利(Randyll Tarly)父子就已埋下伏笔。当时蓝道·塔利父子不仅已是败军之将,而且就像小恶魔所言可能只是一时尚未适应龙母的权威,只要给他们以时间,是有可能认清大势,可结果龙母为了维护不容反对的权威,不惜杀一儆百。后来得知雪诺的真实身世——雪诺才是铁王座优先继承人后,龙母的猜忌、权力焦虑暴露无遗,甚至残忍烧死有意扶持雪诺的瓦里斯。可也正是在这时,她感受到小恶魔、雪诺等人对她有所疏离,权力的孤独感愈发不受控。终于,在攻打人口大约百万的君临城时,她彻底黑化了,为了发泄心头焦虑和孤独感,为了报复,她在城门已毁、敌人纷纷投降的情况下,依然用龙焰焚烧了整座城市,造成生灵涂炭,百姓死于非命。

在彻底占据君临城后,她非但不去反躬自省、拯救伤者,反而下令军队处决降军和无辜百姓。此时的她,不得不令人怀疑,是要藉由制造全民恐惧来维系至高权柄。她还抓捕了作为国王之手的首相小恶魔,只因为后者想通过释放哥哥来避免屠城。她更在胜利后面对成千上万的手下军队时,高喊要继续推进战争,直到让所有人从她眼里的暴虐统治下获得解放。可问题是,她以屠城方式解放君临城人民,又有什么理由不令人怀疑她会继续以屠城方式解放所有人?而当一个个城市都被屠之后,又还剩下多少人民?更重要的是,什么才不是暴虐统治?是不是只有服从龙母才不算暴虐统治?在龙母的意识深处,很难不令人怀疑她是这样想的。

至此,龙母的悲剧命运便已注定,区别的是故事要通过怎样张力的情节设计来完成这个结局。依据许多观众的直观感受来说,目前的故事铺陈显然有失粗糙生硬。但是瑕不掩瑜,单从这部电视剧的主题“权力的游戏”来说,应该说不负所望。

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以来,西方政治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是以人性恶作为基本假设,认为政治的功用是“抑恶”。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还有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将这个道理运用在龙母身上,就显得顺理成章、逻辑自洽,她的权力欲不断膨胀,慢慢反噬了她昔日的善良、悲悯,让她容不得反对声音,甚至以解放人民的名义消灭人民。

应该说,这或许是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George Raymond Richard Martin)和这部剧所要表达的一个西方政治真谛。只是如果往深层思考,权力真的一定使人腐败吗?其实未必,尽管绝大多数人可能都无法抵御权力带来的无限诱惑,可世间总有例外。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里,不仅并不是所有掌握至高权力的人,都被反噬了心智和恻隐之心,而且不少人正是凭借权力加持,推动了国家和社会的进步。纵使在这部剧里面,其实除了权力面前黑化的龙母,还有始终初心不改的琼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代社会的确应该要警惕权力的潜在危害,但不是简单一句权力使人腐败。毕竟,对于结群而居的人类来说,权力乃社会公器,本身是无所谓好坏,全在于具体的人。怎么扬长避短,最大化发挥权力的正面作用和最大化减少权力的负面作用,这是《权力的游戏》尚未给出却值得继续思索的重要政治命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