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科技:谷歌“断交”华为 任正非还存了多少后手

+

A

-


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美国谷歌公司停止与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的商业往来合作,这些商业往来包括硬件和软件转让与提供技术的服务。继不久前美国将华为列入管制“实体名单”,海思备胎芯片被迫从华为保密柜中“全部转正”之后,谷歌的这一举动或许也意味着离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面世不远了。在中西关系结构性变化外溢作用深刻影响世界的当下,中西方在制造业、科技等领域的博弈业已不可避免地进入了时代的宏观叙事场景中。

dwnews.com

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对于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来说,这一年多已多次站上了新闻热搜榜。
 
5月20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在美国政府将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公司列入管制“实体名单”后,谷歌(Google)公司已暂停与华为公司的商业往来。报道称,这些商业往来包括硬件和软件转让与提供技术的服务,但可以通过公开资源获取的服务除外。

据称华为已即时失去获得 Android 更新的资格,只能使用通过安卓开放源代码项目(AOSP)继续开发新的安卓系统。安卓属于开源项目,更新权限等被砍意味着华为只有在开源版本更新后才能更新安卓安全方面的重要更新。

报道称,虽然能够进入Google Play商店的华为手机的现有用户依然可以下载谷歌提供的应用软件更新,但日后发布的以安卓为操作系统的华为手机,不再会拥有Google Play商店、Gmail电邮、YouTube视频以及Chrome浏览器等服务。

影响更大的是禁止华为使用GMS协议,其在海外销售的Android手机依赖于GMS提供推送通知、用户数据云存储等服务,而这些服务不在开源许可证范围内,需要与谷歌达成商业协议。

路透社引述消息指出,谷歌内部仍然在讨论关于这些服务的细节,不过肯定的是 Google 将停止向华为提供技术支持,并终止与其在 Android 及 Google 服务方面的相关合作。

虽然目前谷歌大部分产品在中国大陆市场被禁用,这个决定对中国市场的影响有限,但对于华于越来越大的海外市场来说,这显然并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美国谷歌公司停止与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的商业往来合作(图源:AFP)

1/1

2019年5月17日,微博网友曝光的上海交通大学的一份PPT显示,由某教授领导华为操作系统团队开发了自主产权操作系统——鸿蒙(图源:@股坛令狐冲)

2/2

全球智能手机三强市场份额对比图(多维新闻制作)

3/3

2019年2月24日,在杭州华为旗舰店,华为 Mate 20 X手机屏幕显示采用的是麒麟980人工智能芯片(图源:VCG)

4/4

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美国谷歌公司停止与中国科技企业巨头华为的商业往来合作,背后意味深远(图源:VCG)

5/5
上一张 下一张

数据资讯中心CCS Insight负责研发的副总裁布雷博(Geoff Blaber)表示,“智能手机制造商如果要在欧洲等地保持竞争力,那些应用软件就十分重要”。在西方看来,上述举措对华为来说将会是个重大打击,影响华为在中国以外的智能手机业务,而欧洲作为华为的第二大市场,其手机业务极有可能受到重大冲击。

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18年欧洲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中约有32%来自于中国品牌,其中仅华为就在四季度占据了23%以上的市场份额。

对此,华为当天发表了声明,就谷歌暂停支持华为部分业务做出回应,表示华为作为重要的参与者,为安卓的发展和壮大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华为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

继不久前华为海思备胎芯片从华为保密柜中“全部转正”之后,外界有分析指出,谷歌的这一举动意味着或许离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面世不远了。

2019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颁布行政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企业生产的电信设备。同一天,美国将华为与其70间关系企业列入“黑名单”,禁止它们在未取得美国政府同意的情况下购买美国的零组件。次日,美国正式发布华为出口黑名单,被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企业包括位于加拿大、日本、巴西、英国和新加坡等非美国华为关联公司。

北京时间5月17日凌晨,华为心声社区转发华为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致员工的一封信,何庭波表示,超级大国不留情地中断全球合作的技术与产业体系,“做出了疯狂的决定”,为了兑现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华为保密柜里的备胎芯片“全部转正”,不会任由美国在芯片方面卡脖子。

就在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后,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社交网络中转发了《华为手机系统往事》一文,并配发评论称,“除了自己的芯片,还有操作系统的核心能力打造!”他表示,华为不缺自研打造操作系统的能力,而谷歌的安卓系统也吸收和借鉴了很多EMUI的优点。

实际上,在今年3月,来自德国媒体《世界报》的消息显示,余承东在接受专访时透露,华为已经开发了自有操作系统(鸿蒙),并且能够覆盖智能手机和PC。在采访中,余承东表示:“华为确实已经准备了一套自研的操作系统,但这套系统是Plan B,是为了预防未来华为不能使用 Android 或 Windows 而做的。当然,华为还是更愿意与谷歌和微软的生态系统合作。”

当下,华为已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2018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美元,其在多个领域已成为业者翘楚,从芯片到服务器、云端,业界人士认为在全球几乎找不到一家可以与其对标的企业。

华为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投入研发费用1,015亿元人民币(1 元人民币约合0.14 美元),占销售收入比重为14.1%,而近十年华为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4,800亿元人民币。在基础研发上的持续高投入,加上手机终端市场占有率向全球第一不断接近,华为亦使得“自建生态”的梦想对一家中国公司而言首次成为可能。

在硬件已极具竞争力并逐步与对手拉开距离的基础上,华为软件业已持续发力,而软硬件紧密配合更将使得华为终端的竞争力得以持续提升。

在今年P30系列国行发布会上,华为发布了“方舟编译器”,从安卓底层进行优化。通过架构级优化,显著提升性能,尤其是全程执行机器码,高效运行应用,彻底解决安卓应用“边解释边执行”造成的低效率。

华为官方声音称,方舟编译器可让系统操作流畅度提升24%,系统响应速度提升44%,第三方应用重新编译后流畅度可提升60%。目前,华为方舟编译器已经面向业界开放开源。

在中西关系结构性变化外溢作用深刻影响世界的当下,中西方在制造业、科技等领域的博弈已不可避免地进入了时代的宏观叙事场景中。美国总统特朗普下手的又何止是芯片,硬件、软件和服务组合等方面的出招亦正扑面而来。

从这一点来说,幸好,华为早在多年前已在筹划实施给自己留足后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