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垄断:重新思考自由与财富的价值

+

A

-
2019-05-18 09:18:08

技术垄断已经成为我们时代最显著的问题之一。

技术垄断的源头应该见诸19世纪法国著名哲学家奥古斯特·孔德(Comte,Auguste)的思想,他创建了实证主义和社会学,努力构建关于社会的科学。他主张,凡是不能看见和计量的东西都是非真实的。

已故的传播学者尼尔·波斯曼(Neil Postman)将人类文化分为三种类型:工具使用文化、技术统治文化和技术垄断文化。这三种文化中技术占有不同的地位——它与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的关系分别是从属、颠覆和垄断,而这大概对应了人类技术发展的历史。

如今,我们正在加速步入技术垄断的时代,技术膨胀的现实与人们对技术的崇拜相互加持,使它成为科学、理性的代名词。但它呈现了一种人类社会发展的铁律:技术的进步本质上可能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解放人类”,将人类从体力劳动、脑力劳动,甚至更多的场景中解放出来,而很有可能陷入一种“唯技术论”的陷阱,科技越成长,对人类的“奴役”越深重。

回溯人类发展史,当人类随着生产力的提高而进入阶级社会后,一部分人第一次被迫级接受了被奴役的命运。而随着铁器的出现,生产力大幅提高,封建社会的“奴役”表现为一个家庭甚至家族的奴役。西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出现的时候,人们还在梦想着改变生活。是的,的确它发生了,但是大工业的流水线造成了最初对体力劳动者的“异化”。一个人在非工作环境下仍然在重复流水线的作业便是一个很令人印象深刻的隐喻。

事物的细节是规律性的,事物的整体是命运性的(图源:VCG)

1/3

技术垄断阶段的典型特征之一就是铺天盖地的信息(图源:路透社)

2/3

技术垄断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一切都可以计算(图源: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而进入互联网时代,奴役便不存在了吗?996的出现的确提供了一种反正,就像Google等互联网公司都在致力于无缝隙打通工作和生活的距离那样,一个人可能面临身心焦虑,而被现实的压力碾为齑粉。因为每个人为了生存必然会在8小时之外展开更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竞争,而竞争的结果便是无限地挖掘24小时。

如今,对996的反叛正在汇合、累积、酝酿,这大约正是“工人运动”积蓄力量的阶段。至今没有人知道答案在哪?但是危机在显现,人类社会在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技术改革与人类权利的对决中,如何才能学会“妥协”?也许,科技异化的反思将越来越棘手,冲突将越来越需要解决。

人类在享受物质极大丰富的同时会不断在精神层面收到挑战与追问。

在写作本书的1992年,作者认为世界上只有美国一个国家进入了“技术垄断文化”. 在科技行业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如此多的价值集中在如此少的实体上。 公平地说,这种资本和权力的极端集中在某种程度上是资本主义的一种预期后果。这些科技巨头为人类创造了巨大的价值,他们每一个人都因此获得了回报。如今,我们大多数人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这些巨头造就的产品和服务,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想我们的工作场景,我们生活的空间,以及社交和娱乐方式,技术无所不在。“技术垄断”一词并不只是描述技术普及的现象--这有可能是一件好事,而相反,它是对技术膨胀以及对人的过度干扰的反思。

但技术垄断有着深刻的危机,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与人性的紧张关系,这使得技术决定论的科学观受到质疑,同时也背离人类对幸福的追求。如果技术的神话以压倒人性为基础,则必然招致反抗。《纽约时报》近期有报道,当穷人热情拥抱技术的时候,富人正在想方设法脱离技术的控制。这意味着,技术垄断时代的自由、富足已经被重新定义,它让我们重要思考发展的价值和社会阶层的意义。

也即是,一群人在拼命在技术中寻求物质满足所带来的快感时,而另一群人则正在试图摆脱对这种快感的生理性依赖,而在另一个精神世界的层面寻找人类终极命题的答案。这也许就是人类需求层次的映射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萧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