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与真实】 以纪录片撬动世界 专访《冲天》导演(下)

+

A

-

从《我不是药神》热映之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热播,证明记录真实社会,贴近社会脉络的影视作品在两岸三地都能收获票房和口碑,并在社会掀起对议题的讨论。

因此多维新闻从政治、社会写实剧、纪录片等面向探究以现实社会为题材的作品,看台湾影视产业工作者如何将社会元素带入作品中,又如何将作品带出给社会。

多维新闻专访2015纪录片《冲天》的导演张钊维,《冲天》纪录年轻人于战乱时代投入空军的热血以及爱国情怀,描述时代下的悲欢离合,在对日抗战争70周年推出,在两岸引发广大回响。

系列文章:以纪录片撬动世界 专访《冲天》导演(上)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一)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二)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三)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上)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下)

推广华人纪录片不遗余力的CNEX总监、对日抗战空军纪录片《冲天》导演张钊维1997年投身纪录片工作,已经超过20年。张钊维寄予改变社会的厚望于纪录片,这20年以来走在纪录片工作者的路上,有自我怀疑,亦有令人欣喜的时刻,他也分享对华语纪录片发展的看法。此为下篇。

纪录片能否改变世界?
对于纪录片的怀疑,其实也是因为有所期待。张钊维坦言,自己对于纪录片对于会的影响这件事情其实蛮在意的。“我觉得纪录片它就担负一个功能就是以深入浅出、循循善诱的方式带出教育的意义。”张钊维补充,“所以我拍片从来不是为了得奖,不是为了评审也不是为了国外的观众,我出发点一开始就是我拍的东西要给本国或是同文同种的人看。”张钊维认为,只有观众对世界、对历史、对文化的认识改变,这个国家才有改变的可能,才有可能进步。比起身边的朋友投入政界,张钊维认为自己选择的是一个比较迂回的路线,但他仍旧相信纪录片有这样的能力,只是纪录片不会是轰动一时的票房巨作,依赖的是滴水穿石的功夫。

但前提是你要做的够好,做的不好也没有什么意义张钊维认为每个人的时间都有限,而尤其纪录片圈的资源是稀缺的,如果影片没有办法对观众造成一个很深刻的效果,他认为就辜负了这段时间,有辜负了被拍摄的题材,而纪录片的生产往往不只三、四年。不要以为拍纪录片就是多么崇高伟大神圣的工作如果你的能力思想准备上没有到那里倒不如把它改编成广告片就好。在社会对于纪录片认识还不够的情况下,张钊维希望一个作品至少要能打动观众的内心,要有穿透力可以穿到纪录片圈以外的世界,否则就是浪费时间,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他常来拿来勉励年轻纪录片创作者的话。

张钊维对于纪录片对社会的影响有所期待,因此决定投身纪录片领域(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华人纪录片需跳脱西方想象

而如何打动观众呢?张钊维认为不同的导演可能会有不同说故事的方法,就像不同的航行方法或路线,有人是直线、有人是虚线、有人可能会打一个蝴蝶结再往前。只是他想探究的是你是在什么上面航行?他认为这是打动观众的关键。


张钊维认为,现在会说漂亮故事的人满天飞,在这种情况下要突围就要有更高的视野、更深的穿透力,这是对纪录片工作者最大的要求。否则就是有愧于时间和资源。张钊维提到,现在的问题在于纪录片创作者用的多是西方的概念和方法,而他认为这些方法跟概念在华人社会进行创作或传播差不多是到顶的时候。

你要找到一个外层空间的支点,那你要知道外层空间是什么? 而不是就是事实说事实本身没有跳出来,没有另外一个关照,我们要搞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否则即使再办10个纪录片节,属于华人纪录片的春天仍旧不会来。张钊维说。

终结冷战那片大海 两岸合作纪录片

对于两岸许多有分歧的历史事件,是否可以在真实史料的奠基上,以纪录片的形式开展对话的空间?
 

张钊维认为这不一定需要纪录片,甚至剧情片也可以达成效果,而且剧情片更能提供模糊的空间。两岸都是这样,给彼此保留一个余地,才有对话的可能性,不要一味较真。如果你把真实这个东西绑得太紧,就是把那个彼此的余地给杀掉了。

张钊维认为两岸合拍纪录片要留有余地,不为刺痛对方而拍(图源:VCG)

张钊维举例,在他的书《真实的支点》里最末引用一个学校老师他的故事,老师对于早年的经历最终选择不对自己的儿子诉说。如果根据西方的理论,纪录片不是应该把所有过去的真实一五一十跟未来讲嘛,可是东方的哲学是我们要有一点留白。

张钊维透露,曾有人提议要拍黑蝙蝠中队的故事,而中国大陆曾经有人跟他讨论过要拍过红军长征的题材,他认为两岸都有人看到了一些可能。他希望要用一种新的方法跟态度去处理那些历史遗留问题。

而两岸的片子应该在哪个地方航行呢? 张钊维表示,他将来有机会处理这样的片子,一定不会是为了要复制冷战那一片大海而拍,而是为了终结冷战那一片大海而拍。我们不要去轻易地去刺痛对方的痛点,那当你要去刺痛对方的痛点的话,那一定也是我的痛点的一部分。张钊维举例,就像国军去打共军,其实他们两边都是黄埔军校的同学,认识的、上下铺的、前后届的校友,在那场战役里互相厮杀,边哭边砍。张钊维认为,处理这样的题材其实就是回到人性的点,后来的那些症结什么的都是因为历史时期的某些政治上的需求构成的可是那个人性原点是不会跑掉只不过被遮蔽了或者被刻意遗忘,去凸显那个意识形态的作用

他举例,自己在拍冲天时,处理日军时也不是将他化为魔鬼般的存在,而是回到他是另外一个人,人性的原点上。张钊维表示,未来的510年之内,都有可能出现这样以两岸为题材诉诸人性的片子,而他认为,样的故事每一个拍出来,都可以穿透纪录片的圈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