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与真实】国际桥牌社:荒芜中的野心(二)

+

A

-
2019-05-11 01:12:58

从《我不是药神》在两岸热映之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亦在华人社群中热播,证明记录真实社会、贴近社会脉络的影视作品在两岸三地不仅享有口碑,还能创造商业价值,并在社会掀起对议题的讨论。 

因此多维新闻从政治、社会写实剧、纪录片等面向探究以现实社会为题材的作品,看台湾影视产业工作者如何将社会元素带入作品中,又如何将作品带出给社会。

多维专访《国际桥牌社》制作人汪怡昕,在“【剧與真实】国际桥牌社:荒芜中的野心(一)”中,已探讨了台湾影视界在历史政治写实剧上面临的难题,包括对于历史街景的匮乏和对国际局势的不熟悉;然而台湾写实剧要跨越的难关却远不只一两项。

系列文章:【剧与真实】国际桥牌社:荒芜中的野心(一)
系列文章:【剧与真实】国际桥牌社:荒芜中的野心(三)
系列文章:【剧与真实】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一)

正因为《国际桥牌社》的定位是商业剧,必须在史实的基础上加入虚构的戏剧元素,但剧本改了10版、用了10个编剧,却始终拿捏不好史实与创作的距离。

在尝试中前进
是用大人物来推动剧情?还是用小人物的视角来看局势的变化?最终决定第一季要用6个主角,因为每一个角色都有他不同的功能性;但光是走完剧本这一步,就写了3年。

接着在物色演员时遇上的困难,除了档期难以配合之外,就是因为这“台湾史上第一部历史写实政治剧”的定位,让演员本人都会却步。这倒不一定是因为政治因素,而是对整个团队没有信心,不能肯定成品的样貌。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探询导演人选上。一间规模并不庞大的公司,却喊出“规划8季、每季1亿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预算”的大饼,也难怪连续超过50名导演都兴趣缺缺;最终是由带着文青气质的导演李志蔷出线。李志蔷年过半百,虽然有多部得奖代表作,过去却以拒拍偶像剧闻名,《国际桥牌社》可以说是他第一部商业大作。

《国际桥牌社》在选角上一波三折,图为扮演记者的陈妤(左)演出被挡下的状况剧(多维记者:鐘承諭/摄)

此前媒体多报导《国际桥牌社》制作组为了保护工作人员不受政治纷扰,对导演和演员以下的名单都保密到家,但实际情况恐怕更接近“乔不定名单”。但是,即使成功召集了一批认可制作理念、且不畏政治风波的人员,始终还是要面对最现实的问题:预算。

台湾戏剧界的天文数字
“很多投资者问我说,你怎么预算打这么高?”汪怡昕说:“其实以这个类型来说超低!”他举例,美剧《纸牌屋(House of Cards)》一集预算就高达1.08亿新台币;英美合作的历史政治剧《王冠(The Crown)》则更高,一集预算相当于4亿新台币。

“我们一集800万也一样叫做历史剧。”汪怡昕苦笑说:“我们其实是很拮据的。”《纸牌屋》光是前期筹备就花了超过1,500万新台币,正式搭景时把一整栋白宫都搭出来,这无论如何学不来,“所以我们就直接去总统府拍摄。”汪怡昕如是说。《国际桥牌社》是史上第一部获准进入台湾总统府拍摄的戏剧,不仅如此,行政院、立法院……能用实景的就通通都去借,连搭景用的场地都是去桃园借用军事基地来的。

台湾政府公部门的支持是不能忽略的,举例来说,文化部就发下3,000万新台币的补助款。“台湾民主的好处就是不用被审批,不会被下架。”汪怡昕又补充,相对的就是补助不会一步到位,文化部会要求你交进度出来,跟着进度分阶段拨款下来,“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在拍。”

但政府补助也是不能依赖的,汪怡昕始终认为,好的商业片就应该要能够靠商业市场自给自足才对;若是只想着补助款,那就会是一种不长进。台湾政府2、30年来不断发下“国片补助金”,金额从数十万到3,000万新台币不等,但亦有论者以为,补助款反而限缩了影剧业的想象力,预算超出补助款的天花板后就难以为继。

“重点是我不想靠哪一个特定阵营的钱,民进党或共产党的都没有。”汪怡昕说,其实对政治剧感兴趣的投资者并不是真的那么少,相反的许多人一听到消息甚至会主动来接触,蓝的绿的统的独的……“我要是敢拿钱,我现在就拿到满出来了!”汪怡昕如是说道。

即使在最艰困的时候,汪怡昕也坚持不接受可能有特定立场的资助者(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有时候投资人讲得太大方,反而会启动他的疑心。汪怡昕拍摄《孤军》时曾在大陆受过许多人的帮助,一名台商朋友就说他可以支付8季8亿新台币的总预算没有问题,“他没有问题,我就有问题了!”汪怡昕说,不管人家背后是谁,拿了人家的钱,人家要来干涉、甚至人家想直接写剧本时你怎么办?

不只与大陆有所关连的资金,就连台湾的独派的金援也被汪怡昕婉拒:“独派有他自己想做的题目,关于海外台湾人的,那我可以开一个新的题目嘛!但不能干涉我这个。”结果最后没有一方的钱是可以拿的。

规划中8季8亿新台币的预算,目前第一季已经自我限缩到8,000万了,但还是有2,500万的缺口;文化部的3,000万也已经都算进去了,无法再指望更多。汪怡昕说他接下来要开小额募款,但预期最多是到几百万。

“我们还是有少数几个很棒的投资者。”汪怡昕表示:“这几个月氛围在变,尤其3月15日开镜后,大家知道我们真的开始了。”

一旦开始,也就无法回头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