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文化与民族 影响亚洲深远的邓丽君

+

A

-
2019-05-08 06:29:20

在充斥着矛盾和对立的亚洲,邓丽君的歌声几乎可以说是唯一能让亚洲各地民众静下心,一同追忆的“亚洲共同文化遗产"。5月8日为邓丽君的忌日,李玉刚、霄磊等大陆歌手翻唱邓丽君的经典歌曲,追思一代歌后。台湾歌手洪荣宏也特定选在这一天推出以《我只在乎你》为灵感的新歌,向邓丽君致敬。

邓丽君于1995年5月8日骤逝,当时台湾各家报纸均大篇幅刊载(图源:中央社)
无人撼动的经典原唱地位

在歌曲上“原唱"有两个概念,一个是指第一个为某首歌曲演唱的歌手,另一个是指成功地演唱某首歌曲,使之广为流传的歌手。而一首歌曲是否能够广泛传唱成为经典,往往与歌手的演绎有很大关系,有些歌曲因为歌手本身的问题而被埋没无人知晓,直到有成功的歌唱版本出现才能被世人听见。歌曲与歌手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有了好的歌者,原先被认为是平庸的歌曲就会大放异彩而有成为经典名曲的可能,歌手也有了个人代表作。至于翻唱,往往会因为珠玉在前而难以取代原唱者的地位。

已过世二十多年的邓丽君,流传后世的歌曲数量之多,可说是华语歌坛的“原唱之王"。众多经典代表歌曲虽然距今已超过三十年,仍毫无争议地保有经典版本的地位。被无数歌手翻唱过的《小城故事》,邓丽君的版本依旧耐听,其他众多歌曲如《千言万语》、《君心我心》、《我只在乎你》等,直到今天,对许多歌手来说仍是无法撼动的存在。这些歌曲不仅展现邓丽君在歌曲演唱方面的深厚功力,更对往后华语乐坛影响深远,无人可比。

成为个人代表的翻唱歌曲

在原唱歌曲之外,邓丽君的经典代表歌曲也有许多是翻唱曲,像《月亮代表我的心》,邓丽君并不是第一个演唱这首歌的人,在她之前已有两位歌手灌录过这首歌,但都没唱红《月亮代表我的心》。邓丽君在演唱这首歌时,并未按照先前歌手的表达方式去演绎,而是用她独特的“邓式唱腔",让《月亮代表我的心》成为华人音乐的世纪名曲,更获得香港听众票选为20世记流行金曲第一名。由此可见,即便邓丽君并非原唱,但由于她的关系让民众都知道这首歌,也能够说是《月亮代表我的心》的“真正原唱”。有传言称,和邓丽君同个年代的歌手,都很害怕自己的歌被邓丽君翻唱,因为她的歌声会赋予歌曲新的生命,令原唱者黯然失色。

除了翻唱民谣和华语流行歌外,邓丽君也有计划地将翻唱经典老歌,透过对老歌的重新创作,使后来的民众听到不少1930至1940年代的好歌,像是《莫忘今宵》、《夜来香》等,不过也让不少民众会误认为邓丽君是原唱。再比如《何日君再来》,其实是1930年代电影《三星伴月》的插曲,有“金嗓子"美称的周璇才是原唱,而且这首歌在周璇之后也有许多歌手演唱过。不过自《何日君再来》收入至邓丽君的《一封情书》专辑后,这首歌俨然成为邓丽君的象征。除了歌声,也因为这歌名带着邓丽君的“君"字,对于歌迷来说这首歌有着“何日邓丽君再来"的含意。

走红东南亚与日本

邓丽君除了翻唱华语歌外,作品也收录不少东南亚歌曲。那个年代的许多歌手都常到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等地表演,也会接触到当地歌谣、流行歌,若是发现好听的曲子就会进行改编、翻唱,故邓丽君也翻唱不少印尼歌曲,像是家喻户晓的《甜蜜蜜》,其实是流传于印尼爪哇西瑞丹省的民谣,原曲名为“Dayung Sampan”,意思是划舢舨船。根据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研究人员指出,《甜蜜蜜》的原曲歌词主要是渔夫彼此的闲聊、吆喝,还穿插几个较长的音节,因此原曲的节奏比《甜蜜蜜》要缓慢。该曲成功跨越种族语言的藩篱,既有著名词人庄奴填上俏皮的中文歌词,还有编曲者的巧思让这首歌从对唱式的小调,改编为流行音乐的风格,透过邓丽君那清柔婉转的歌声,红遍全世界。

除了东南亚,邓丽君在日本也深受民众喜爱。邓于1973年加盟日本宝丽金公司后开始灌录日语唱片,但起初并不顺利,直到1974年发行单曲《空港》,为邓丽君带来在日本的第一个奖项:最佳新人歌星赏,她开始以“テレサ・テン”(Teresa Teng)之名走红日本歌坛。1980年代中期,邓丽君多次入选NHK跨年节目《红白歌唱大赛》,并以《偿还》、《爱人》和《我只在乎你》三首歌曲,连续3年蝉联全日本有线放送大赏、日本有线唱片大赏冠军的惊人成绩。

邓丽君那极具个人特色的清柔歌声,乃是华人世界的永恒经典。在邓丽君过世后,人们总会下意识地在茫茫乐海中找寻那相似的声音,但极像者有,却无人能够超越。那样一个独特年代,让邓丽君的歌声与歌曲与其他歌手有不同的分量,也造就了至今独一无二的地位,一首首乘载着中华文化与浓烈情感的歌曲,让邓丽君成为华人世界最大的公约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