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与真实】 以纪录片撬动世界 专访《冲天》导演(上)

+

A

-

从《我不是药神》热映之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热播,证明记录真实社会、贴近社会脉络的影视作品在两岸三地都能收获票房和口碑,并在社会掀起对议题的讨论。

因此多维新闻从政治、社会写实剧、纪录片等面向探究以现实社会为题材的作品,看台湾影视产业工作者如何将社会元素带入作品中,又如何将作品带出给社会。

多维新闻专访2015纪录片《冲天》的导演张钊维,《冲天》纪录年轻人于战乱时代投入空军的热血以及爱国情怀,描述时代下的悲欢离合,在对日抗战争70周年推出,在两岸引发广大回响。

系列文章:以纪录片撬动世界 专访《冲天》导演(下)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一)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二)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三)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上)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下)

“给我一部纪录片,我能撬动整个社会。”在《冲天》导演张钊维的著书《真实的支点》编辑写下这样的推荐语。

《冲天》以19371945抗日战争为时代背景,细腻描绘当时投身空军年轻人的热血,以及与家人、爱人间的情感。在对日抗战70周年的2015年在台湾上映,虽然未能得到上大陆院线的机会但在豆瓣得到9.3的高评价,两岸都获得高口碑,同时身为推广华人纪录片不遗余力的CNEX总监,张钊维1997年投身纪录片工作已经超过20年。

张钊维寄改变社会的厚望于纪录片,这
20年以来走在纪录片工作的路上,有自我怀疑,亦有令人欣喜的时刻,他也分享对华语纪录片发展的看法。

《冲天》导演张钊维从事纪录片工作已经有20年(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华语纪录片的春天到了吗?
美国影艺学院在2018年宣布凡是得到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作品将直接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候选资格。两岸近年对纪录片的重视增多,也不乏叫好叫座的纪录片。在大陆,《二十二》的口碑延烧最终收获连商业片都没有办法达到的1.7亿人民币票房(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金), 对于华语纪录片的春天是否到来? 张钊维有不同的看法。

纪录片工作者的春天,不等于纪录片的春天在访谈的过程中,张钊维说了这句话至少5次。他认为,这几年在两岸三地当然纪录片得到比较多的支持,中国大陆当然更明显,体制内的民间的支持。台湾变化的速度没有中国这么快,但台湾则是稳步的支持啦,但整体而言张钊为不认为纪录片比起过去影响力有更扩大。

我说得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张钊维认为还是要看纪录片在整体影視产业中的占比。张维举例,从以前的三台年代一年可以看到一个像纪录片的东西,但同时大家喜欢的还是八点档的连续剧。而现在纪录片产量多了,但占整体影视产量的比例是多少? 仍旧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

假设20年前一年有30部电影,一年后你可能一年可以看300部电影,20年前一年有10部纪录片,20年后我们有几部纪录片? 现在影视的世界,包括网络直播、网剧等,一个人被一个屏幕占剧的时间里,会有多少比例在纪录片上面?从这个角度不会让我那么对于纪录片的春天来了。

张钊维认为,对于在你生活里纪录片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在华人社会里这10几年可能没有太大变化。他举例,中国2017年有《22》这部纪录片票房非常好,但就只是几部作品而已。你去签彩票、乐透,你签个100部总会中个一部嘛 但他认为,华人社会与欧洲相比,还是没有一个文化去关注纪录片这样的东西。

张钊维在与欧洲电视台合作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丹麦电视台一年要采购300小时的纪录片。丹麦有多少人口啊?这是很惊人的量,群众也有这个习惯; BBC更不用说,这已经变成他们国家文化传统、生活的一部分。张钊维回忆, 20年前在英国留学时,他发现英国的小区大学有一些教学是空中教学的形式,可是他们的教学不是说一个老师在摄影棚讲课,他就是拍一个纪录片告诉你这堂课有说什么,所以他们对这个东西在生活里是一种习惯。张钊维说。

假设我们要我们的社会这样那才真正是纪录片的春天张钊维认为,华人社会离那个部分还很远。但他也认为,整体环境还是比以前好。所以我说现在是纪录片工作者的春天,因为现在网络发达,拍摄跟剪辑的工具比较容易,社会的资源和支持也比较多。

《我不是药神》不仅叫好也叫座,在金马奖亦斩获最佳原著剧本等大奖(图:金马奖执委会提供)

《药神》出现后 不断问自己: 为何要做纪录片

但比起名利双收的剧情片导演,纪录片导演往往花费的时间更多,但观众却不多,这往往令许多纪录片导演很挫折,即使在纪录片越来越受重视的现在。台湾知名纪录片导演杨力州,花费十年记录台湾布袋戏故事的《红盒子》,即使许多人帮助宣传,票房也仅得600多万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金)以及入围全球超过50个影展,斩获无数奖项,迫使中国大陆改变政策不再回收欧美塑料垃圾的纪录片《塑料王国》票房更是仅有60多万台币。

张钊维坦言,这几年他一直在问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干这个事情?我去拍剧情片不行吗? 剧情片不能影响社会吗?不能改变社会吗?不能创造话题吗?不能有票房吗? 不是赚的更多吗? 那为什么要做纪录片呢? 难道只是因为他是真实吗?张钊维一连串的提问,在问自己也像在问这个社会。

我不是药神的出现,更再次动摇张钊维。那部片子一出来,我就心想,如果这是一个纪录片,哪里会有人知道? 顶多只要有10万人看过你就额手称庆。我不是药神最终观影人次估计约为9000万人,票房高达4.5亿美金。回顾《我不是药神》的主角徐峥曾说,华语电影需要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很多电影能满足观众娱乐方面的需求,希望能把这些结合起来,做有意义、有价值、有商业性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就具备上述这些元素。

 

同样作为影视工作者,他就又有名又有利又有社会影响力,这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我们有哪一部纪录片能够达到那样的地步? 又好看然后又有料。张钊维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