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與真实】《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上)

+

A

-
2019-05-09 05:58:39

从《我不是药神》在两岸热映之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亦在华人社群中热播,证明记录真实社会、贴近社会脉络的影视作品在两岸三地不仅享有口碑,还能创造商业价值,并在社会掀起对议题的讨论。 

因此多维新闻从政治、社会写实剧、纪录片等面向探究以现实社会为题材的作品,看台湾影视产业工作者如何将社会元素带入作品中,又如何将作品带出给社会。

于2019年5月3日在台上映的《幻术》,无限逼近禁忌地挑战近代政治题材,首周票房冲上第四名,或许可以为台湾电影类型开创一片新的愿景。

系列文章:【剧與真实】《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下)

号称集15年调查研究之大成、台湾第一部以真名演出现代政治人物的电影《幻术》,将2004年轰动台湾朝野社会的“319枪击案”搬上大屏幕,包括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前总统陈水扁、前副总统连战与前省长宋楚瑜等人物都将在大银幕粉墨登场!这将会是台湾电影的里程碑,又或着成为“台湾果然拍不了政治电影”的最新脚注?

《幻术》是甚么

曾任百胜全球餐饮集团董事会副主席与中国事业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苏敬轼,曾在记者会上表示拍摄一部台湾政治电影一直是他的梦想,因为“台湾明明这么热衷政治,却没有一部政治电影,太奇怪了!”但直到他在2015年退休、并在2016年2月卸下顾问职位后,才真正有时间投入梦想。

既然要做,就要做最“好”的:“319枪击案”因此成为首选。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前夕,正在台南与搭档吕秀莲扫街的时任台湾总统陈水扁,在车队之上遭到枪击,震惊社会,一时人心浮动。在隔日的大选中,陈水扁、吕秀莲搭档击败了在民调中一直领先的连战、宋楚瑜搭档,不但成功连任,也使得连宋提出“选举无效之诉”,甚至也是陈水扁执政后期“红衫军事件”的远因之一,影响台湾社会深远。

当时许多人质疑陈水扁造假枪击事件(主要是国民党、亲民党等泛蓝势力)以赢得总统大选,但是根据美籍华裔鉴识专家李昌钰博士与其推荐的3名美国刑事和弹道专家的报告,确认陈水扁身上枪伤是真且是新伤,并极大可能是远距离射击。其中1名专家在当时的记者会中受台湾记者提问时,几乎动气道:“我不认为有人会愚蠢到请人在自己肚子上打一枪。”排除自导自演的可能性。

但警方最后认定是台南人陈义雄1人所为,且在犯案后“意外溺毙”,而许多证人也在日后翻供,同样引起不小的质疑声浪。《幻术》所要探讨的,正是隐藏在大量法院报告、警方报告、鉴识报告(全文已在网络公开)后面的“动机”与“过程”。

《幻术》角色全以现实真名演出,是台湾政治电影创举,图为石峰饰演的李登辉(图源:费思兔文化娱乐)

过去描写台湾政治的电影

本来台湾深入描写政治题材的影视作品就不多,商业片就更是凤毛麟角,其中最知名的便是以“二二八事件”为背景的《悲情城市(侯孝贤,1989)》。

令人讶异的是,1989年距离台湾本岛解严才2年(金门、马祖甚至尚未解严),距离解除报禁才1年,而党禁则是当年才解除,甚至专门用来镇压异己的《惩治叛乱条例》、《刑法一百条》等也都仍然健在,可以说台湾尚未实质脱离高压独裁统治。事实上,《悲情城市》在台湾上映前先行参与意大利威尼斯影展并荣获最佳影片“金狮奖”以造势、并在台湾宣传时刻意淡化政治氛围(侯孝贤曾说“为了政治来看电影太无聊了!”),都可以说是为了成功突围煞费苦心。

台湾名导演侯孝贤是国际影展常客,图中刚获得第68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图源:AFP)

另外还有于1995年时上映、以白色恐怖受难者为主角的《超级大国民(导演万仁)》,其时台湾社会氛围已逐渐开放,但是仍未经过首次总统直选(1996年),称不上是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府,甚至同一年时任总统李登辉才首次公开为二二八事件道歉,因此仍然相当引人注目。

但是,上述两部片的主角与剧情都是描写“受政治影响的社会民众”,并不是“影响政治的头面人物”;要说到实际描写台湾政治人物与政治运作的剧情,反而要去到香港去找寻。

1997年由香港导演麦当杰执导的电影《黑金》,名言“一个工程十亿先拿走五亿,接下来发包两转三转四五六七八转,再追加三五亿预算,起码拿掉七亿!”一语道破影射台湾90年代地方政坛、工程业者、黑道等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的缠绕关系,甚至差点在台湾被禁演,改名《情义之西西里岛》方能成功上映(近年在电视台回放时已用回原名)。

而同样以319枪击案为背景的香港电影《弹道(2009)》,在台湾拍摄与宣传时都异常低调,在台湾上映时也同样被改名为《江湖情》,还强调本片情节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悲情城市》全台票房1.32亿新台币(约合396万美元),在台湾电影中名列第22名,其实台湾也并不是没有政治电影的市场;但是政治氛围带来的压力确实存在,也造就出“自我审查”的风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