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战时期国防文学为何不提无产阶级领导权

+

A

-
 
2019年正值中国五四运动爆发100周年,中共对五四的历史定位为“反帝反封建的爱国革命运动”,但不同时期强调的重点则各有不同。一百年已过,回头检视抗战时期的文学艺术,来体味当时的社会人文情怀与关注焦点。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面对日本侵路,中国民族危机日益加剧,当时许多爱国作家自发地提出各种抗日救亡的口号,如“革命的民族战争的大众文学”、“民族战争文学”、“民族自卫文学”等。1934年10月,左联党团书记周扬发表《国防文学》(《国防文学》(署名“企”),《大晚报•火炬》,1934年10月27日)一文。

在文中,周扬介绍了苏联的“国防文学”,并认为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今日”,“国防文学”就是“目前中国所最需要的”,由此明确提出“国防文学”的口号。虽然这时该口号没有引起广泛注意或者讨论,但反映了革命作家要求抗日并用文学武器进行配合的强烈愿望。

1935年8月,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提出工人阶级团结起来,组织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口号。在此影响下,中共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主张成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提出组织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这个宣言是中共早期领导人王明等在莫斯科起草的,红军当时尚在长征途中。同年十月,红军完成长征。1935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瓦窑堡举行会议,决定了建立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

1935年前后,已经和中共中央失去联系的上海文艺界党组织负责人,从法国巴黎出版的《救国时报》上看到了党的《八一宣言》,了解到中共中央的策略方针已作了重大改变。8月11日,左联在莫斯科的代表萧三给左联一封信,转达了王明的意见,建议解散左联,组织一个广大的文学团体,使文学运动符合“人民反帝抗日统一战线”的要求。12月,一二九运动爆发,文化界联合抗日的要求更为迫切,作家周立波发表文章,呼吁“建立崭新的国防文学”。同月,周扬等左联领导人宣布左联自动解散,并筹备成立以抗日救亡为宗旨的文艺家协会。此后,周扬等进一步提倡国防文学。

“国防文学”口号的提出是为了配合当时的抗日救亡运动(图源:VCG)

1936年6月,周扬发表《关于国防文学》一文,认为国防文学运动就是要号召各种阶层、各种派别的作家都站在民族的统一战线上,为创作与民族革命有关的艺术作品而共同努力。国防的主题应当成为汉奸以外的一切作家的作品中之最中心的主题。

由于“国防文学”口号大体上反映了抗日救亡的要求,提出后引起了文艺工作者的重视。许多作家发表文章,初步阐述“国防文学”提出的现实基础与精神实质,并相继出现了“国防戏剧”、“国防诗歌”、“国防音乐”等口号。在创作上也有新的收获。《文学》、《光明》、《文学界》等刊物上,陆续刊载和推荐了不少“国防文学”的作品,中国诗歌会还出版了“国防诗歌丛书”。 

正当周扬等大力提倡“国防文学”时,中国文艺评论家冯雪峰奉陕北中共中央之命,来到上海,并向鲁迅传达了瓦窑堡会议的精神。鲁迅与茅盾、冯雪峰等人商议,为了补救‘国防文学’这名词本身的在文学思想的意义上的不明了性,以及纠正一些注进‘国防文学’这名词里去的不正确的意见,于是,提出了“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1936年6月,胡风首先以个人名义在《人民大众向文学要求什么?》(《文学丛报》第3期,1936年6月1日)一文中提出这个口号。

本来,这个口号作为统一战线中左翼文学的口号,可以与“国防文学”互相补充,并行不悖。双方认识上的一些差异,也完全可以通过讨论,逐步统一起来,推动文艺界抗日救亡的工作。但胡风在其文章中,既没有正确解释新口号的内容和说明这个口号产生的具体经过,又避而不谈它与已经风行于文坛的“国防文学”的关系;字里行间,还存在着把两个口号对立起来、以“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代替“国防文学”的意思。于是,引发了“两个口号”的争论。

周扬发表《关于国防文学》、《现阶段的文学》,郭沫若发表《国防•污地•炼狱》等文章,主张“国防文学”;鲁迅发表《论现在我们的文学运动》、《答徐懋庸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茅盾发表《关于引起纠纷的两个口号》,冯雪峰发表《对于文学运动几个问题的意见》等文章,坚持“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

客观地说,国防文学的倡导者存有一定的右倾和宗派主义倾向。他们否认统一战线内部的斗争,不提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他们发表的《文艺界的统一战线问题》一文认为,统一战线的‘主体’并不是特定的,‘领导权’并不是谁所专有的。各派的斗土,应该在共同的目标下,共同负起领导的责任来。他们以是否赞成国防文学作为加入联合战线的条件,宣称凡是反对、阻碍或曲解国防文学的,都是其敌人,并错误地把当时的文艺划分为国防文艺和汉奸文艺。 

鲁迅认为,“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发展,是无产革命文学在现在时候的真实的更广大的内容。鲁迅说,这一口号的提出,决非革命文学要放弃它的阶级的领导的责任,而是将它的责任加重,更放大,重到和大到要使全民族,不分阶级和党派,一致去对外。鲁迅认为,这两个口号可以并存,“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是一个总口号,在总口号之下,再提些诸如“国防文学”、“救亡文学”、“抗日文学”等具体的口号,并不冲突。
  
尽管论争双方的观点有所不同,但要求抗日和赞成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基本主张则是一致的。尤其是鲁迅的两篇文章发表后,双方的论争便趋于低落。1936年10月1日,各派作家巴金、林语堂、叶绍钧、郑振铎、鲁迅、谢冰心、丰子恺等共21人,共同发表《文艺界同仁为团结御侮与言论自由宣言》,号召中国文学界同仁应不分派别,为抗日救国而联合起来。

这一举动标志着中国文艺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初步形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