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600岁故宫新晋网红(上)

+

A

-
2019-04-27 21:35:19

年近六百岁的北京故宫近期频登热搜榜。

刚过去的2019年农历春节,北京紫禁城内张灯结彩,首度还原清宫鼎盛时期“过大年”风貌,通过多媒体展示、场景还原、数字互动、灯光创意、文创合作等多层次艺术与科技手段,再现传统年节风俗,整个紫禁城开放区域俨然成了春节文化的实景体验区。

在中国人传统的元宵佳节,首次“紫禁城上元之夜”灯会吸睛无数,故宫古建筑群首次在晚间被较大规模点亮,午门-雁翅楼、太和门、太和殿、东南角楼、东华门、东北角楼、神武门等区域霓虹闪耀,华灯齐放,三百红灯笼列阵千米城墙,免费对公众开放,据传此次夜场预约门票炒作到数千元的高价,仍是一票难求。

而为了迎接紫禁城建成600周年,故宫博物院建院95周年,从2019年3月起一直到2020年底,北京故宫博物院将陆续推出历史遗存、书画器物、宫廷文化、文人雅士、节庆风俗、世界文明、考古发现等几十项重磅展览,引发了海内外众多目光的围观。

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落成的紫禁城,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的宫殿型建筑。这座临近600岁大寿的明清两代皇家宫殿,近些年来的公众形象却不像一位迟暮老者,其文创产品的蓬勃发展更是展现出逆生长的“萌”,向时代彰显着年岁渐长的故宫并未停止追赶时代的脚步。

本文是《“互联网+”时代:600岁故宫新晋网红》的第一篇。

在互联网时代600岁高龄的故宫焕发了新的生机(图源:VCG)

在故宫里活起来的中国故事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出宫后,紫禁城于1925年转身为故宫博物院,迎来送往各路看客。北京故宫现有9,371间房,收藏品超过180万件,早前给参观者的印象有些尴尬。有宏伟的馆舍,但大部分区域不开放;有丰厚的文物藏品,但绝大部分沉睡在库房内;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观众,但人们都是目不斜视从前门走到后门。

从高高在上的国家级博物院到“网红博物馆”,故宫近年来的改变吸引了越来越多目光的注意。为拉近和普通民众的距离,北京故宫近年推出了众多文化创意产品,文创开发风生水起,诸多“爆款”潮品名声在外。

2019年2月17日的亚布力论坛上,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首次晒出了自家的账本:2017年北京故宫文创销售收入已达15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这意味着超过了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这还是为了不给其他兄弟博物馆带来太多压力,没有公布2018年的文创收入。活化的故宫做到了游客如织,且文创收入这一项已可支撑其日常的文物保护开支。

说到北京故宫的文创产品就不能不提到台北故宫。大陆过往的文创产品基本都是复制,一厢情愿地把认为很好的东西复制以后摆在那,却没人买。2013年7月,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了一款纸胶带,上面印有清康熙帝御笔“朕知道了”四字,这款胶带一经推出迅速爆红,200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236美元)一盒的纸胶带成为游客必买的伴手礼,一度被炒到人民币98元还抢不到货,成为一个现象级事件。

受此启发,北京故宫博物院随后也推出了各种图案精美的纸胶带,“紫禁城营造”系列胶带更是赢得了“胶带中的爱马仕”美誉。此系列胶带包括了建造整个紫禁城所需要的所有元素,从嵴兽、彩画、城墙、栏杆到地砖,从匾额、琉璃墙饰到神兽雕塑,通过胶带就能贴出一个故宫,构建“朕”送给的“天下”。创意无处不在,故宫还推出了一款令人拍案叫绝的贴布系列,比如购买“十二章纹万能刺绣布贴”,从此以后便可以自己做龙袍。

在北京故宫文创中,胶带和贴布只不过是极小的一个种类。以假乱真的“朝珠耳机”、“奉旨旅行”腰牌卡、“正大光明”充电器、顶戴花翎官帽伞、“朕就是这样的汉子”折扇等文创产品一经推出迅速圈粉。“朝珠耳机”入选2014年中国最具人气十大文创产品第一名。2015年8月5日“故宫淘宝”店一天内销售了1.6万单故宫文创产品,推出的1,500个“御前侍卫手机座”仅一个多小时即告售罄;4,500个“八旗不倒翁娃娃”开售8小时全部卖完。现在,故宫仅推出的创意手机壳就有数百种之多,就连故宫内的200多只野猫也成了网红,被开发出书包等一系列超萌文创产品,备受宠爱。悄然间,北京故宫文创无声息地超过了率先“出道”的台北故宫文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