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人口危机:现状、挑战和机遇(四)

+

A

-
2019-05-01 04:34:36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诸多内部条件之中,人口被认为是关键因素之一。年轻劳动力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较高,改革开放政策促进了剩余劳动力与资本结合,造就了历史性的无法复制的经济增长。根据不同的测算,在中国经济改革开始的前20年,人口红利对该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占人均GDP增长率的15%至25%。

但是,随着持续的低生育率、老龄化和劳动人比率下降,支持中国人口红利的基础正面临溃散。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在2011年劳动人口峰值出现后开始放缓,就是这种结构性变化的反映。未来一段时间,中国需要应对人口红利加速消失带来的挑战。

本文是《透视中国人口危机:现状、挑战和机遇》的第四篇,讨论在人口红利消失的前景和诸多限制性因素下,中国还有哪些对策可以选择?

中国二胎政策实施几年来,实际效果远不及于预期,有专家建议中国政府出台更积极的鼓励生育政策(图源:VCG)

1/1

2019年4月,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规定,进一步放宽大中城市的落户政策,这有助于促进城乡之间的人口合理流动(图源:VCG)

2/2

面对严峻的人口形势,中国政府需要尽早制定更为科学和有预见性的人口政策(图源: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全球各地在提高生育率、应对老龄化问题上有许多的经验和启示,其中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尽早实施鼓励生育的政策。

几十年来,全球整体生育率持续下降,而最为显著的是与中国拥有相似文化的东亚国家或地区。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台湾和香港地区都在1.1至1.4之间,属于全世界最低水平。以此为参照,中国要想保持每年出生人口的基本稳定,需要采取力度更大的鼓励措施。

人口学者的建议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充分保障育龄妇女的生育权,减少女性因为生育而受到不公正的职场待遇,尊重女性在生育上的自主选择权,包括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使用代孕、试管婴儿等人类辅助生育技术。二是通过在医疗、社区服务等方面进行改革,减少生育孩子的家庭面临的经济和生活负担,提供更完善的婴幼儿保障服务,让这些家庭的生育需求得以释放。

在2019年中国“两会”上,已经有代表呼吁废除歧视非婚生育的政策,给予女性更充分的自主权,充分保障非婚生孩子的合法权益,包括无条件为非婚生育的孩子上户口。中国人大代表黄细花认为,目前中国很多地方对非婚生育行为征收社会抚养费及限制未婚女性使用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实质上是要求生育子女必须以缔结婚姻为前提,即剥夺了非婚者的生育权。

其次,完善全民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体系。这主要是为了应对老龄化问题。包括从产业、政策和制度方面,完善老龄人口的保障和服务体系,提前化解老龄化带来的危机,尽量将其影响减小到社会可承受的范围。

中国老龄协会2019年4月发布的《需求侧视角下老年人消费及需求意愿研究报告》称,中国老年人对居家社区型养老的需求率高达84.18%,且农村老年人的需求率高于城市,西部地区老年人的需求率高于东部地区。这意味着,在当前和今后的一段时间内,居家社区养老应成为中国养老服务业的重点发展方向。

再者,促进人口合理转移和流动。一方面推进城乡一体化,推进城市化和小城镇建设,使偏远农村的人口能够更自由地向城市转移,缩小因人口分布不均带来的地区性差异。与此相关的一个积极信号是,2019年4月,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进一步放宽大中城市的落户政策。另一方面,对比美国和日本在应对人口结构变化上的政策异同,也有专家建议中国可以适度时考虑开放移民,考虑实践难度,可优先放宽华裔回国的条件。

最后,加快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布局。完善新兴产业的布局,大力发展高新科技产业和服务性产业。其中,人工智能产业因为可以部分替代人力,尤其被中国政府和产业界所看重。而在提高现有人力资源效率方面,可以考虑完善职业化培训体系,一方面尽量缩小未来产业对劳动人口的需求缺口,另一方面越来越多地吸纳老年人口就业。

但是,这些对策能否真正实施,还要看中国人口政策何时调转方向。考虑到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严重后果,中国应该认真对待这一问题,强化相关的学术研究和政策储备。但在实际操作中,中国官方对于人口形势的认识仍有较大分歧,成为阻碍人口政策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