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精英分子参与斯里兰卡连环爆炸为何不足为奇

+

A

-
 
斯里兰卡复活节连环爆炸案已发生数日。斯里兰卡警方称,迄今已有60人涉爆炸案被捕,其中32人被刑事调查部(CID)拘留。CID证实,复活节爆炸案中共有9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袭击者大部分来自富裕家庭,这一现象令人震惊,或者说比较耐人寻味。

斯里兰卡国防部长Ruwan Wijewardene透露,大多数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来自富裕家庭,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系中产阶级,其中甚至包括在国外学习的大学毕业生。他补充说:“大部分袭击者都受过非常好的教育,来自条件优越的家庭,其中很多人还曾出国留学,之后又回到斯里兰卡定居。其中至少一个拥有法律硕士学位。”

英国安全部门前几日也证实,一名名为Abdul Lathief Jameel Mohamed的恐怖分子,曾于2006年至2007年在英格兰东部上学,并随后前往澳大利亚获得了硕士学位。知情人士指出,该袭击者可能是在其中一阶段与IS获得联系。

斯里兰卡香料大王、前总统座上宾,工业和商业部长的亲密好友ohammed Yusuf Ibrahim的两个儿子被印度情报机构确认为在肉桂酒店和香格里拉酒店实施自杀式爆炸。

伊斯兰国4月23日宣布对斯里兰卡爆炸负责。随后,伊斯兰国在自家的新闻喉舌“阿马克新闻社”(Amaq News Agency)上公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8位疑似参与斯里兰卡爆炸案的袭击者宣誓对IS首领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效忠。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有穆斯林精英分子参与其中(图源:Reuters)

富二代与精英参与到伊斯兰教恐怖活动令很多人不解。其实,西方学者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在他的“文明冲突论”中在对伊斯兰教复兴运动与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分析时已经做出准确预言。精英分子的参与与伊斯兰教追求自身改革与它们追求的现代化是一脉相承的。

随着近几十年伊斯兰国家经济的发展以及人口的增长,伊斯兰教国家把伊斯兰教作为认同、意义、稳定、合法性与希望的本源,“伊斯兰教是解决方法“的口号便是这种希望的集中表现。这场运动是在伊斯兰教而不是西方的意识形态下寻求“解决方法”的努力。它既体现了对现代性的接受,也对西方文化进行摒弃,以及重新把伊斯兰教作为现代世界中生活的指导来信奉。

伊斯兰复兴运动总的思想倾向是主张正本清源、返璞归真,净化信仰、消除异教徒,按照纯正伊斯兰教义来规范人类的言行,并以此解决现实中遇到的各种社会问题。

这场遍及伊斯兰世界的广泛的知识、文化、社会和政治运动,是伊斯兰国家为达到现代性而做的努力。该运动影响到所有国家的穆斯林以及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社会和政治的大多数方面。伴随着这场复兴运动,伊斯兰教学校大量增多,还有国立学校课程的伊斯兰化,这使得教育水平有了普遍提高的可能。

再者,穆斯林人口的增长将成为穆斯林社会及其邻国不稳定的因素。大量受过中等教育的青年人将继续为伊斯兰教的复兴提供人力,并助长穆斯林的好战性、军国主义和移民。亨廷顿当时预言在21世纪初期可能会发生非西方力量和文化的持续复兴,以及非西方文明的各民族与西方之间以及它们相互之间的冲突。近些年伊斯兰恐怖分子不断发动的恐怖袭击,已经印证这种被助长的好战性,而从历次的参与者来看,受过中等教育的年轻人的确成为主要发动力量,他们是反抗、不稳定、改革和革命的主角。伊斯兰教青年也因此在伊斯兰教复兴中打上了自己的印记。

资源也具有政治的属性。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繁荣刺激了穆斯林国家财富和权力的增长,并导致他们由对西方文化的狂热转向倾心于自己的文化,并愿意在非伊斯兰社会找那个坚持伊斯兰教的地位和重要性。迅速增长的财富,与追求现代性的改革诉求,恰好与精英分子和富裕阶层的追求不谋而合,他们更广泛参与到这场运动中。

除了精英分子,亨廷顿还提到偏下层的中间阶层也会成为运动的主要力量。这是因为,伊斯兰福利组织满足了这一阶层的穆斯林在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文化和经济的需要。在这个意义上,也助长了穆斯林回到伊斯兰教观点、习俗和体制的需求,以便为他们认为的现代化提供指导方向和动力。

理论意义上来讲,任何宗教复兴或文化运动都不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在某一时刻伊斯兰复兴运动将平息或者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但前提条件是为其提供人力的人口推动力在21世纪的前20和30年减弱,但目前这一项绝条件似乎并不可能。更多的人口需要更多的资源,来自人口密集和人口迅猛增长社会的人更加倾向于向外扩张、占领领土向其他人口变动较小的民族施加压力。一个文化中人口的迅速增长与另一文化中人口的缓慢增长或停滞同时出现,会对双方社会的经济和政治调整产生压力。伊斯兰对西方国家不断发动的袭击,以及在移民问题上西方国家开始逐渐收紧大门,以及在移民国家很难融入当地社会的现实困境,也刺激了受过精英教育的青年进一步投向伊斯兰教。

但本质上,安拉具有最高权力和伊斯兰信仰至上的思想与民族国家的主权思想不相容是最核心的原因。复兴运动为伊斯兰在社会内外保留了一个伊斯兰主义的社会、文化、政治和经济组织构成的网络,但显然这并不是对社会公正、政治压制、经济落后和军事弱小问题的解决办法。

实施复活节系列袭击的两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是首都科伦坡一个显赫而富有的家庭的成员,这一事态的发展震惊了该市本来规模并不大的穆斯林社区。其实,这一“震惊”的现象,这些年一直都在发生并呈增长趋势。

亨廷顿“文明冲突论”的观点引发学术界不少争议,但它对伊斯兰教发展的判断,以及与西方世界不断增加的冲突,眼光是前瞻与敏锐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