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40刷畅销书改编 《做工的人》拍出工人的美丽与哀愁

+

A

-
2019-04-23 06:01:36

2017年2月10日,第一本由工地第一线工程师所书写的台湾工地纪实散文集《做工的人》出版。2018年4月1日,《做工的人》由中国劳工出版社在大陆出版简体版,在新浪好书榜、中华读书报好书榜上有名。2019年4月22日,第一部实际进入施工中的台湾工地实景拍摄的电视剧《做工的人》杀青。台湾电视剧圈自2015年的《麻醉风暴》、2017年的《通灵少女》、2019年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后,写实剧好像成为新的“台湾特色”,《做工的人》也正是一部写实剧。

台湾第一部工地实景剧
为了实景拍摄,剧组走访全台湾大小工地,询问是否能在施工期间让剧组进入取景、对戏,但大多都以安全顾虑为由拒绝,最终才在台南找到一处工地愿意在施工期间出借场地。由于不能耽误到工地的施工进度,剧组必须尽可能压缩拍摄时间,导致拍摄时演员还比真正的工人更早到班、更晚下班,让工人也都啧啧称奇。

原著作者林立青带着剧组前往各地工地进行见习,帮忙习惯工地的规距或是师傅的“垃圾话”。林立青认为电视剧可以呈现书中缺少的样貌,毕竟一本书不会把角色每一餐吃什麽饭都描述出来,但在电视剧中就能以背景呈现出许多生活细节。林立青表示,第一最重要的就是安全,第二则是语言用词,在工地内有自己成套的黑话、术语。

《做工的人》于2019年4月23日举办杀青记者会,虽然,接下来还有后制、剪辑、配乐等繁重的工作,还无法确定正式在电视上播出的首映日期,很可能会延至2020年的第一季甚至第二季。但是,能够将最平常、也最容易被人所遗忘的工地故事搬上荧幕,用最严谨的制作来对待,本身就值得可喜。

苗可丽(左一)、游安顺(左二)、李铭顺(左三)、柯叔元(左四)饰演工人(圖源:大慕影艺)

道出中下阶层的真实心声
林立青说,书籍出版后,许多工地朋友很不能谅解:“居然没有把我的故事写进去!”林立青举例,书中没有“怪手(挖掘机)”司机,因为他认识的怪手司机都很成功,人生少了点戏剧性,就没有放进书里。但怪手司机无疑是有故事的,不管是自己的或是周边朋友的,因此改编戏剧时制片和导演决定加入一名怪手司机角色,林立青也觉得终于对朋友有交代了。

在实体书式微、阅读习惯减弱的台湾,《做工的人》已超过40刷,卖出超过6万本,出版2年多后仍然盘踞在书店的热门书架上,获选2017年金石堂书店“十大影响力好书”、2017年诚品书店阅读职人大赏“最想卖”与“年度最期待在地作家”双料荣誉。或许,台湾民众并不是不爱看书,而只是找不到想要看的书,与主流观点不同视野的书,讲人话的书。

之所以说《做工的人》是散文集,是因为其中并没有一个严谨的故事性,一篇篇独立的文章就像是人物介绍一样,时不时穿插着作者林立青的注解或是评论。林立青的用字浅白、直接,在准确描述书中人物的故事同时,对现实环境的无奈与悲戚、对挣扎求生的小人物的理解与共感,都跃然纸上。

《做工的人》“讲人话”、“讲实话”,是拿着一杯200元新台币(约合6美元)咖啡的“都市文青”力所未逮。即使文青去到乡村开咖啡厅,但不参与到庙会神事、地方社团等等活动,文青与工人阶级的距离就不会缩短,也不能理解:用吸毒来维持那双熟练而自信的快手。警方永远也抓不完的逃逸外劳。一生梦想就是每晚的彩券开奖。

文青总说世界并非黑即白,但恐怕只有真正身处于灰色的世界中,才开始对自身的浅薄哑然无言。甚至,连“工人”这个词都被工人本身当做歧视,视同于“低学历”、“不努力”、“粗鲁脏污”等贬义词,因而自称“师傅”、“工程师”等来抗拒外界的标签,但许多台湾民众对此却一无所知,可以想见台湾社会阶级的鸿沟已然在不知不觉中扩大。

《做工的人》原著作者林立青(左五)与导演、制片、演员与来宾等人合影(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在探讨台湾媒体乱象、随机杀人事件等贴近台湾脉络的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之后,同一团队制作的聚焦工人生活的《做工的人》探讨的阶级问题是否能再次引起关注,掀起追剧热潮,值得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