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女音乐家巫漪丽去世背后的文革经历

+

A

-
2019-04-22 09:50:19

旅居新加坡的美籍华人巫漪丽在新加坡当地时间4月20日晚出席维多利亚音乐厅的一场音乐会时晕倒,送中央医院后不治身亡。而她的钢琴版《梁祝》以及她的过往生平也再引起哀叹。

她是《梁祝》小提琴协奏曲钢琴部分的首创及首演者——曾用三天三夜的时间,谱写出《梁祝》的钢琴伴奏谱,并进行演出。她已在中国舞台消失50年,半生默默无闻。然而在上世纪50、60年代,“巫漪丽”这个名字在中国的音乐界无人不晓。

1962年,巫漪丽被评为中国国家一级钢琴演奏家,并于中南海受到时任总理周恩来的接见。她年少时师从梅百器。而梅百器是上海交响乐团的前身——上海工部局乐队创办人,既是著名的指挥家,又是音乐教育家,20世纪初曾在德国获得李斯特钢琴比赛首奖,也是李斯特的再传弟子。他带过的学生,除了巫漪丽,还有中国音乐人才傅聪、吴乐懿、周广仁等,这些人是中国音乐史上第一代独奏家、指挥家和音乐教育家。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对巫漪丽来说,钢琴带给她的是意想不到的辉煌,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磨难。

1954年,她调往北京中央乐团。一年后担任中央乐团第一任钢琴独奏家。钢琴,在她的前半生带来了荣耀与幸福,让她结识了一生的挚爱、中央乐团第一任小提琴首席杨秉荪。

但中国大陆后来兴起的文革暂时中断了他们的演奏,也为后半生巫漪丽的飘零埋下了伏笔。

文革十年浩劫巫漪丽也被卷入其中(图源:VCG)

文革之前,巫漪丽和杨秉荪每天都坚持练琴,但他们的西洋乐器被轰轰烈烈的运动打翻。他俩经历了“清理阶级队伍”和清查“五一六”运动,逼近的现实变得冷酷。中央乐团便有四人不堪诬陷迫害和酷刑逼供而自杀:曾任中央文革文艺组成员的陆公达跳楼自杀,原中央乐团党委成员、乐队队长陈子信触电加喝杀虫药自杀,曾任全国文艺界造反组织负责人的巴松管演奏员门春富用书包带上吊自杀,乐团成员、低音大提琴毕业学员依宏明以铁丝上吊自杀。

杨秉荪也没有逃脱这场厄运。他被打入“反革命小集团”,判刑十年,成为阶下囚。

那时的巫漪丽单纯地认为,只要跟丈夫划清界限,自己就还能弹琴,做出了改变一生的决定:与丈夫离婚。而杨秉荪也很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但离婚并没有让她政治清明地逃脱。巫漪丽和她的一些同事被送往北京郊区的干校,继续遭受迫害。

1977年,杨秉荪被释放出狱后重回中央乐团。后来有媒体报道指出,巫漪丽曾经去信杨秉荪挽回婚姻,但因杨的姐姐阻拦而未能如愿。杨随后与一名女医生另组家庭,1991年全家定居美国休士顿。

而巫漪丽,上世纪80年代,独自一人赴美深造。1993年,她定居新加坡,以教琴为生。她曾痛惜地表示,“我感觉到我已经失掉了很多练琴的机会,所以我就不敢疏忽。”

两年前巫漪丽演奏的《梁祝》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打动观众的不止是她弹奏的行云流水般的音乐,还有她颤颤巍巍走上台时的谦卑与礼貌。2018年,中国官方媒体央视《经典咏流传》节目组亦曾特意邀请已经 88 岁高龄的巫漪丽老师,为一首古诗词搭配上《梁祝》的钢琴曲演奏。

在音乐上她的成就是不容置疑的,但在关于巫漪丽的生平介绍中,文革前后的20年却几乎是空白的。

也有报道指出,当时巫漪丽与丈夫离婚是被迫的;哪个版本才是事实,也许已经不重要了。不管主动和被动,都是时代所迫。

她的《梁祝》因此也被认为弹的就是她的人生。她心中的积郁、思念、爱恨情仇,全都都被融进这支曲子。

“我一辈子想着跟音乐作伴儿,不求闻名于诸侯”,这是她曾经的心愿,如今在出席音乐会时突然晕倒不治身亡,也是对她一生音乐生涯的成全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