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大火 烧出古迹维护的难处

+

A

-
2019-04-19 06:22:43

日前一场恶火,烧掉了法国巴黎圣母院的尖塔与屋顶,虽然主体建筑、钟楼与知名的玫瑰窗(Rose window)没有太大受损,但作为全人类珍贵的文化遗产之ㄧ,巴黎圣母院遭到的灾难,也引起人们关注古迹文物的脆弱性与古迹文物修复的重要性。

2019年4月15日法国巴黎圣母院惊传大火,再次让世人意识到古迹维护的重要(图源:Reuters)

尽管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希望5年内将圣母院重建,不过负责维护法国千年教堂-斯特拉斯堡主教堂(Strasbourg cathedral)的基金会表示,起码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能重建圣母院。而在这场大火之前,巴黎圣母院早已伤痕累累。虽然法国政府每年皆编列预算维修圣母院,但是长年累积的酸雨污染,已经让圣母院的外观造成了一定的影响。2017年,圣母院上头的滴水嘴兽(Gargoyle,又译为石像鬼)必须用难看的塑料管固定,彩色玻璃的窗框也需要维修,掉落的栏杆被塑料管和木板取代,尽管这些小细节不会引起观光客太大的注意,但很明显圣母院迫切需要一个完整的大规模维修。

仅管法国政府在几年前就意识到圣母院修复的重要性,但法国政府并没有完全负担起高达1.5亿欧元(约合1.6亿美元)的维护费用。剩下的经费圣母院只能自筹、寄望于民众捐款,也显示出圣母院长期处于维护经费不足的问题。

在这场大火之后,要花多少钱才能重建圣母院目前仍不得而知,不过看看梵蒂冈于1980年修复西斯廷教堂(Sistine Chapel)就是一项永无止尽的工程。原先的修复计划,主要为米开朗基罗14751564年)的著名壁画清除累积几个世纪以来的脏污与尘垢,修复工程于1994年暂告一段落,又随即开启另一个新项目:“预防性保护措施",需要经常维护和仔细检测教堂内的文物变化,来达到预防性保护之目的。首先将教堂内的照明设施全换成不伤害天花板壁画的LED灯,既不会有辐射紫外线,也不会使壁画褪色。加装传感器,追踪壁画上的污染变化,固定安排工作人员搭乘被称作“Spider”的履带式高空作业平台(Multitel SMX 250)清洁壁画,让污染不会长久累积在壁画表面上。由此可见,梵蒂冈的西斯汀教堂的修复工程,将永不止歇。

毕竟西斯廷教堂为全球天主教中心-梵蒂冈重要的礼拜堂,修护的资金来源并不是问题。若是地方上历史悠久却不为众人所知的教堂需要维护,那么这笔维护费用多会成为地方上的负担。近几年,由于欧洲定期上教堂做礼拜的人数锐减,许多教堂只能闲置关闭,且在无力维持教堂的维护费用下,只能被迫转作商业用途,从昔日庄严的教堂变作滑板场、酒吧或是时装店。过去欧洲教堂长期作为城镇的生活重心,也是当地居民的精神寄托所在,也有不少民众反对将教堂转作商店或是超市,但这些历史悠久的教堂就算关门,维护的开销依旧惊人,碍于地方政府财力有限,还是难逃沦为商业用途。

与欧洲大陆一海之隔的英国,同属基督宗教的英国圣公会也面临到相同的问题。全英国境内约有1.6万座教堂,有过半数的教堂位在农村,且平时教会出席人数都在40人以下。于是英国政府打算让众多教堂转型,让教堂不只能进行礼拜,还可以是投票所或是小区紧急安置中心,让教堂在小区的凝聚力加强。英国政府也思考让农村历史悠久但人烟稀少的教堂,平日关闭改为只在特定节日开放。

除了教堂外,曾经遍布欧洲大陆的中世纪古堡也遇到同样棘手的问题。与日俱增的维护费用几乎压得城堡主人喘不过气来,更无法让古堡维续下去。虽然政府都会给予些许财政补贴,但与古堡庞大的维护工程所需的花费相比,政府补贴猶如杯水车薪,十分微薄。这些古堡几乎无法得到良好的维护,虽然部分古堡试图转型为旅店,或是辟为观光景点收取门票,也都逃不掉被变卖的命运。

从古堡、地方教堂,再看到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圣母院,维护古迹是现代人应当重视的课题,但如何纾缓压在地方、教会上头那庞大的修复费用等经济压力,也是现代政府需要思考与解决的问题。虽然现在的人们都具备一定的人文关怀,也相当看重过往的历史,试图将古人建造的建筑文物留至后代,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草草维护方式,反而会对其带来更大的破坏,绝非是古迹文物之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