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枪击案搬上大银幕 《幻术》揭密台湾政治悬案

+

A

-
2019-04-18 08:21:51

如果翻开台湾选举史,最离奇的莫非2004年台湾总统选举前留下重重疑点、各种巧合的“两颗子弹”事件,在案件结案、凶手已死后仍无法结束各界的质疑以及阴谋论,但相关的影视作品除了香港2008年拍的《弹道》外,5月份要在台湾上映的《幻术》则是首次碰触此议题的台湾影视作品,并强调会用319枪击案事件主角的真名,未播出就引起许多讨论。

2019年还未过半,从《国际桥牌社》开镜到豆瓣评分到9.4分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台湾影剧挥别过去傻白甜的清新偶像剧,开始碰触敏感的社会议题以及政治事件,撇开过去用粉红色的泡泡堆出的浪漫偶像剧,拍出只有台湾人能说得好,关于台湾的写实剧。

台剧《国际桥牌社》聚焦在台湾政治1990年代的变化,台湾演员将饰演台湾首位民选总统李登辉(图源:多维记者/摄)

《幻术》: 虚实之间探究319枪击案的真相
2004年第十一届台湾总统选举前的319日总统候选人陈水扁、吕秀莲在台南市扫街拜票,在造势车行经台南市金华路时,发生枪击事件,凶手一共开了两枪,一枪击中总统候选人陈水扁的腹部,一枪则击中吕秀莲的膝盖。案件并请到旅美鉴识学专家李昌钰,2004年立法院三读通过成立《三一九枪击事件真相调查特别委员会》。虽然最终台南地检署认定嫌犯为已自杀身亡的陈义雄,但案件仍存在诸多疑点以及阴谋论。

而案件发生后台湾社会人心惶惶,落选的连战、宋楚瑜及泛蓝阵营也认为319枪击案影响2004年的总统大选结果,加上票数相差不多,因而提起选举无效之诉,而外界对于319枪击案自导自演的传闻更甚嚣尘上。

《幻术》并非完全重新编写剧本,而是根据大量公开的资料、证据的爬梳,以及刑事调查报告,用新的观点诠释319枪击案。而幻术并非单指319枪击案,也是指台湾的政治状况,在319枪击案15周年,重新诠释这个台湾选举史上疑点重重的事件。

打着台湾首部政治悬疑的电影《幻术》因为强调会用事件主角真名而非用影射的方法,因此格具话题性,根据台湾媒体今日传媒报导,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办公室对于电影内容出现影射李登辉是幕后的操盘黑手,扬言如果宣传稿中出现这样的字眼将要提告,电影还没上映就话题十足。

《国际桥牌社》:台版纸牌屋的野心之作
台湾首部政治剧《国际桥牌社》3月开镜,6月第一季杀青,共计会拍摄8季花费六年,由于题材是定调为台湾的民主化历程以1990年代台湾的国际处境,民主化历程为题,由于题材敏感,许多演员怕被中国大陆封杀因而差点找不齐演员。一季投资8000万元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2美金)是台湾戏剧少有的高规格。

此外,筹拍前历经
4年的口访、田野调查制作人汪怡昕接受台湾中央社访问,表示将剧名定为《国际桥牌社》,是因为江国际外交的局势比拟为一场牌局,“有时候台湾会觉得自己像是筹码,但又上不了牌桌”国际间的角力发生在台湾,并巧妙地将国际情势比喻为桥牌, 《国际桥牌社》将赶搭2020年总统大选台湾人对政治的关注度最高时推出,里面包括李登辉、陈姓立委等真假历史人物穿插,想书写的是一本台湾近代政治史。

台湾人才拍得出来的作品
从《幻术》到《国际桥牌社》在看现在口碑收视皆有亮眼成绩的《我们与恶的距离》,无一不紧贴台湾的社会脉络以及历史,《恶》剧虽多用虚构角色,但探讨随机杀人令观众反思捷运随机杀人的郑捷事件、小灯泡事件、以及媒体乱象贴合台湾近期假新闻严重的问题,而在这之前《通灵少女》在国际间走红以及《花甲男孩》不俗的成绩,也印证“越在地、越国际”的确是台湾戏剧能走出的新道路。

比起过去刻意回避政治话题或想兼顾众多受众,定位好戏剧要打的族群并靠着口碑在网络上快速宣传成为台剧正在摸索的新道路,从植剧场包括惊悚、悬疑恐怖等各种类型剧的尝试以及跨国平台、跨国投资合作打造台剧品牌,台湾戏剧正往多元题材、多国合作发展。

写实剧与成功商业剧之间
只是比起已经将商业和现实事件完美结合的韩国电影,在商业和教育意义之间台湾的影剧仍有一段路要走。近期得到中港台三地高评价的《恶》剧虽然引起广泛讨论,但也引发剧中角色过于扁平化,说教意味过于浓厚的批评,比起同样探讨被害人的日剧《尽管如此也要活下去》、塑造亦正亦邪律师角色成功的日据《王牌大律师》,如何兼具娱乐价值亦是台湾写实剧面临的问题。

在《恶》剧已经打出一个漂亮的安打后,接棒的写实剧、写实电影如何延续气势,拍出台湾味、记录台湾故事的戏剧作品在被中国大陆影视攻占的华语、乃至国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是台湾影视圈的新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