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烧毁 世界珍宝为何无法保存

+

A

-

当地时间4月15日18时50分左右,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闻名于世的尖塔从中折断,损失无法估计,巴黎市民在震惊中流泪,各国领袖也纷纷致哀。

巴黎圣母院尖塔倒塌的瞬间(图源:Reuters)

巴黎圣母院(Notre-Dame de Paris)的全称为巴黎圣母主教座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Paris),于1163年开始建造,至1250年建筑主体大致完工,但工程仍然一直持续到1345年才宣布竣工,但事实上限于工程技术与资金,部分设计-如更高的尖塔-仍然处于未完成的状态。巴黎圣母院可说是世上仅存的大型哥特式建筑中最著名的一座,其高达69公尺(约25层楼高)的尖塔是绝无仅有的奇观。

这样富含历史、文化、宗教、技术等重要性的建筑物,居然毁于普通的电线走火,无疑使全世界更加震惊。据巴黎警方表示,初步研判起火点位于塔尖阁楼;就在几天前为了进行修缮,而把圣母院高处的青铜雕像移开,因此使用了许多电线。

建造圣母院的中世纪没有电线,自然不可能考虑到电线走火时该如何挽救,在当时工匠的考量中,最大的风险除了战争之外,只可能是落雷,而落雷在18世纪后因为避雷针的发明已不再危险。但是为了避免在修缮时损伤雕像,以现代电力科技将其吊下,却是中世纪人不可能想像得到的手段。讽刺的是,为了避免损伤细物,却对建筑主体引入了更大的危险。

但圣母院的修缮又是势在必行的。2017年时,《纽约时报》就曾报道过圣母院“老旧、腐化……石板一碰即碎……漏水渐趋严重……部分小塔只以布条系起……极其危险。”更别说圣母院在火灾前仍是现役的教堂,举办各种宗教仪式而大量的观光客更让建筑的寿命每况愈下。

甚至,早在近两个世纪前,维克多·马里·雨果(Victor Marie Hugo,1802至1885)以巴黎圣母院为场景创作同名小说时,就曾感慨其老化痕迹肉眼可见,并说当代人只能用创作将它的身影留下,如今一语成谶。

有形之物终将崩坏,越是精巧、复杂的艺术品就越是如此。为了维护圣母院,850多年来已修缮过数次,最后一次大规模修缮是在19世纪,由建筑大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经手,曾经傲立于塔上的石像鬼(雨漏、滴水嘴兽)就是他所添加。

修缮需要经费,越是古老、不凡的创造物,越需要天文数字般的经费。在火灾之前,院方曾经评估过,若要进行全面修缮,至少需时两年,预算高达1亿欧元(约合1.13亿美元);若要修缮得尽善尽美,这个数字更在1.5亿欧元甚至无上限。火灾前进行的小型尖塔修缮工程,预算约600万欧元,是一个大规模修缮计画的一部分,其总预算约6,000万欧元。

俗话称“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2018年9月,别名“巴西故宫”的巴西国家博物馆发生大火,馆藏200万件珍贵文物焚毁9成以上,包括最古人类化石之一的“露西亚(Luzia)”以及众多古埃及文物。事后调查起火原因是空调系统短路,而远因则是因为经费长期不足,造成墙壁剥落、电线裸露,甚至馆内灭火装置失灵、消防栓无水压可出水,而附近消防队的老旧设备更是雪上加霜。

即使有经费,对像圣母院一般的古老文物进行修缮绝非易事。许多当初的建筑技术早已失传,尽管现代科技能够建造出更高、更坚固的建筑,在不能通盘了解古老建筑工法的状况下对其进行触碰,就要冒著意外的风险--很不幸,这次圣母院的修缮就以火灾的形式告终。

日本为了维护古老的木造建筑,会特别培养“木匠世家”,父传子、子传孙,技术不会失传,家族不会失业;别说修缮,就算全毁,也有能力重建。但在现代社会,这种古老的行事作风也渐渐承受许多压力,有些家族找不到继承人,对外招收女婿甚至养子来继承的事情也是常见。

巴黎圣母院的火势已扑灭,但消防队仍在持续监控与降温,防止复燃等二次灾害。前钟楼与主体结构大致完好,但想要修复预估需要20年与10亿欧元以上;至于说要恢复旧观,那恐怕已超越了当今人类的智力水平,甚至永远也不可能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