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令和时代 谁是日本纸钞“新面孔”

+

A

-

当地时间4月1日上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发布了新年号“令和”,象征着平成时代即将结束。为了迎接新时代的到来,并回应纸钞防伪的需求,日本财务省决定一鼓作气,更改纸钞设计,包括正面的人物肖像及背面的符号意象,同时推出防伪精度更高的硬币。

 
继2004年后,日本预计推出新版纸钞,全面更新钞票上正反面人物与图样,象征新时代到来(图源:日本财务省官网)
 

目前,1万日元、5,000日元和1,000日元纸币上的人物分别为福泽谕吉(1835─1901年)、樋口一叶(1872─1896年)和野口英世(1876─1928年),背面则为凤凰、燕子花与富士山,为2004年推出的版本。回顾过去,日本大约每20年就会更新一次纸钞设计,除了回应时代需求,亦有消费刺激、提振经济的效果。日本财务省表示,纸钞将在2024年完成全面换新。

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表示,这次在新钞设计搭配新年号发表,在培育新产业、女性参与、科学技术发展等面向皆有期许。据此,设计者精挑细选了明治时代以来最有代表性的几位人物。“前任”1,000日元钞票人物野口英世是细菌学家,在梅毒螺旋菌、小儿麻痹、黄热病等研究上卓有贡献,而新钞人物则延续医学领域传统,选择了开发出破伤风治疗法、素有“近代日本医学之父”之称的北里柴三郎(1853─1931年);背面图腾则从富士山的山景,改为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1760─1849年)《富岳三十六景》中,最具盛名的《神奈川冲浪里》海景。

在5,000日元钞票方面,2004年版本的樋口一叶是19世纪末的日本女性作家,尽管年仅24岁便因肺结核过世,却以别具美感的文笔获得“现代紫式部”之誉,为日本纸币上的第一名女性。而在2019年的这一“女性保留席”上,新的代表人物则是女子教育先驱者、津田塾大学的创办人津田梅子(1864─1929年),背面图案则从带有“幸运”意涵的燕子花,改为祈求“幸福”的藤花。

而最受人瞩目莫过于1万日元钞票。事实上,日本自1958年首次发行万元钞票以来,仅换过一次图案。初代人物为7世纪的日本皇族─圣德太子(574─622年),1984年换成著有《劝学篇》与《脱亚论》的日本明治时期思想家、庆应义塾大学创校者─福泽谕吉,并于2004年换钞时被延用,成为35年来万元大钞的唯一代表,跨越了昭和与平成年代。

在即将到来的新时代“令和”中,将改由“日本资本主义之父”企业家涩泽荣一(1840─1931年)接手。涩泽荣一曾任明治政府的财政大臣,货币制度改革、废藩置县、发行公债等几乎所有重大政策的酝酿和制定都曾参与其中。33岁时,涩泽荣一弃官从商,创办了日本第一家股份制银行,业务遍及金融、铁道、海运、矿山、纺织、钢铁、造船、机电、保险、建筑等众多领域,一生创办了500多家企业。在实业思想上,涩泽荣一融合了儒家精神与欧美的经济伦理,成为日本经营思想的基础,也是日本人心中最重要的近代经济领航人。

配合如此“重量级”的人物,新版万元钞票背面的“丸之内站舍”也堪称日本近代史缩影。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4个月,位于东京车站南北两侧“丸之内站舍”遭烧夷弹摧毁。战后,由于物资缺乏无法完整重建,丸之内站舍仅采取应急措施修复。之后60年间,日本历经朝鲜战争、经济成长、新干线通车、经济泡沫等变化,丸之内站舍的修复之路也随之颠簸。直到2012年才以1914年落成时的原始面貌重现世人面前,成为日本建筑重生的代表物件。

功能上,这次纸钞设计上也参考了国际经验,以放大数字、表面凹凸等方式达到通用设计的目的,并采用了最新的“全息防伪图案印刷”技术。此外,500元硬币也将全面更新,以双色、三层为构造,加上极小的“JAPAN”、“500YEN”防伪字样,搭配硬币边缘不同深浅的特殊锯齿造型,具有更高的防伪精度。

从新年号公布到換发新钞,日本政府2019年已陆续提出或推动了诸多政策,除了迎接候任的皇太子德仁亲王,也为了在2020东京奥运会向世界展示新时代的日本卯足了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云孟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