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评:传授“泡妹技巧” 王小帅“不帅了”

+

A

-
2019-03-29 19:49:48

让中国观众流泪并不容易。

中国导演王小帅新作《地久天长》在柏林国际电影节大放异彩,“感动了德国人”,其主演还获得最佳男女演员双银熊大奖,但该片并没有因此在国内市场获得关注。或出于“爱子心切”,王小帅日前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写下一组被认为是“接地气”的文案,试图为影片赚取眼球,但舆论普遍认为,这种行为实属“多此一举”。

2月17日,“王景春”与“咏梅”这两个名字登上了中国各大媒体的娱乐头条。在距离北京有七个小时时差的柏林电影节闭幕式上,他们凭借王小帅导演的新作《地久天长》,首次同时包揽了主竞赛单元的影帝影后,创造了中国电影的新纪录。“感动”成了媒体宣传这部电影的最大噱头。中国日报网在报道中称,《地久天长》的媒体场放映场全程175分钟无一人离场,整个影厅“哭成一片泪海”。

在互联网上,不少中国名人和明星为载誉归来的《地久天长》“背书”,韩寒更是毫不吝啬溢美之词,“很多电影高级,但是不好看,很多电影好看,但是不高级。《地久天长》高级而好看。”

但就是这样一部感动了德国评委与专业人士的电影,却没能征服所有中国观众。带着极高期待心态走进电影院的观众,无法理解电影中的隐忍与宽容。3个小时的电影,终究还是挑战了观众对观影时长的底线。

《地久天长》感动了谁

《地久天长》是王小帅“家园三部曲”的首部作品,触及中国近三十年社会变迁中的诸多“集体记忆”:知青返乡、计划生育政策、工人下岗潮等,导演王小帅和编剧阿美通过亲情与家庭这个切口进行苦难白描,浓缩了当代中国人漫长又短暂的人生。

电影的剧情并不离奇,悬疑感更多是靠多线叙事烘托出的。20世纪80年代初,工人刘耀军(王景春饰)、王丽云(咏梅饰)夫妇曾和同事沈英明、张新建两家关系要好,耀军之子刘星和英明之子沈浩都是独子,两个小孩同年同月同日生,家长为他们约定“一辈子做兄弟”。英明的妻子李海燕负责工厂里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在她的唆使下,丽云打掉了二胎却从此不能生育。

  • 王小帅因宣传《地久天长》使用不恰当手法而受争议(图源:VCG)
  • 咏梅与王景春凭借该片获得了影后影帝殊荣,但在中国国内,两人的人气并不见大涨(图源:新华社)

几年后,一场因沈浩而起的意外发生,耀军和丽云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孩子,事情的真相成为两家人心中解不开的结,从此渐行渐远。耀军和丽云无法忍受家庭残破的伤痛,在工人下岗大潮中背井离乡,开始了“两个无力的、柔弱的、善良的人”与命运的抗争。

中国人那“活着”式的隐忍依然是《地久天长》中小人物们的底色。因为是普通人,在面对国家机器的强力政策时束手无策,只能接受;因为是普通人,在失去孩子、工作和幸福的可能性后不得不背井离乡。

但许多观众却无法认同这种隐忍式的伟大。

影评人阿炎认为,影片在前两个小时的孤独、时间的荒诞感、隔阂和流浪,并没有导向一个更深刻的事件,而是被生硬地拉回到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但是这种表面的其乐融融,并没有解决其下的暗流涌动,难免让人有郁积未发的不快感。作为一部艺术电影,《地久天长》中对苦难“认命式”的麻木注定无法讨好观众。

当下流行的所谓“爽剧”,是影视剧中一种可以快节奏地触发观众情绪的套路。在近几年的影视作品中,多集中表现在对传统“忍让”、“认命”思想的批判上。2013年,日剧《半泽直树》打开了“爽剧”的先河。主人公半泽直树在职场上备受欺凌,但他并没有为职场的“潜规则”认命,而是始终贯彻着“不能像机器一样对待身边的人”的理念,提出了著名的“加倍报”理论。最终,《半泽直树》创下日本1989年以来的单集最高收视纪录。在一份日本网站对563位职员进行的调查,50%以上的人都表示对这部剧很有共鸣。受调查者表示很羡慕半泽直树绝对坚持自己的信念,以及有激情和能力去支持这种信念。

2018年,《延禧攻略》的爆红为“报复式爽剧”打开了巨大的市场。在《延禧攻略》中,魏璎珞对待恶人的“以牙还牙”如同“开挂”一般,即使剧情存在诸多不合理之处,但却让观众连呼过瘾。据媒体报道,《延禧攻略》版权已卖给约90个国家,收益在预计3亿人民币(1元约合0.15美元)以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