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派:抗议主流媒体封杀 齐泽克称政治正确害了西方

+

A

-

3月21日是全球知名的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Slavoj Žižek)生日,跟齐泽克友好的国队新闻媒体RT(原为Russian Today)发布了一段长约70分钟的访问片段,题为《斯拉沃热・齐泽克生日特集:政治、哲学,与重口味色情片》(Slavoj Zizek Birthday Special: Politics, Philosophy, and Hardcore Pornography)。片中齐泽克对最近的不同议题发表意见,拍摄团队事前亦在网上收集了大批读者问题,给齐泽克拣选、回答。

别被影片标题骗了,访问才没甚么关于“重口味色情片”的内容(嗯,的确有少许 Pornhub 的数据分析),主题仍然围绕哲学与政治,尤以政治议题占重。其中一题读者问题是问齐泽克:希望自己被视为哲学家,还是政治行动者(political actor)?齐泽克回答两者根本不同层次,他骨子里真正想要做的是哲学。他自认自己只做政治分析,没有真的做政治,而他写的政治评论也比较接近业余性质,他说:“我经常想我不应该写这些东西的,但又必须有人写这样的东西,为甚么没有比我更懂的其他人做呢?”所以他就写了。在回答另一条问题时,齐泽克表明虽然自己讲很多笑话,但他对政治与哲学都是极度认真的(deadly serious),他尤其希望人记得他写过一本过千页、关于黑格尔的书(指的是《比无更少》(Less Than Nothing))。

影片中我们不难发现,主持与齐泽克之间的很多议题都涉及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比如有读者问他何以反对政治正确,却又坚持礼仪(manner)与日常礼节(common courtesy)?熟悉齐泽克的朋友,都知道政治正确不只在理论上是齐泽克的敌人,于实践上亦使他被排斥。齐泽克谈到西方的大媒体怎样封杀或审查他,包括曾经不定期刊载齐泽克文章的《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卫报》(The Guardian)与《旁观者》(The Spectator,只愿意出版齐泽克较不敏感的文章),以至较学术性的左派期刊《新左翼评论》(New Left Review)。齐泽克说他们总是不直接拒绝他的稿件,而用各种各样的借口:“他们(《新左翼评论》的编辑)总说‘你写的东西很有趣⋯⋯’听到这句你就知道自己要输了,因为这句总紧随着‘不过⋯⋯’,例如‘我们已经有其他人谈论过了’之类之类。”

影片中齐泽克无所不谈,其他有趣的主题包括他怎样认为自己没有电影导演的天份、哲学与笑话之间的关系、我们当今应该提出甚么问题等等,想从另一个侧面了解齐泽克的读者,就不要错过这段访问片了。

(本文转自香港01,2019年3月22日哲学栏目,原题《齐泽克生日访问片:政治正确的问题为我 (们)惹来多少麻烦》,作者唐晋滨,略有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