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热播 善恶之间的其他可能

+

A

-
2019-03-26 23:43:46

当地时间2019年3月24日,台湾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开播,为停滞了一段时间的台剧注入活水。该剧以探讨无差别杀人事件与死刑为主轴,围绕着受害者家属、加害者家属,以及高风险家庭进行。剧集甫一播出即获得广泛回响,反应了台湾社会对于此类事件的高度关注。对此,制作人林昱伶表示,希望观众能“走出同温层”,与不同信念的人对话。

 
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开播,让随机杀人事件的讨论再度浮出水面。图为饰演剧中受害者母亲的贾静雯(图源:公共电视脸书)
 

《我们与恶的距离》为台湾公共电视于2019年推出的台湾社会写实剧,由林君阳执导、金钟奖编剧吕莳媛执笔,贾静雯、温升豪、吴慷仁主演,是台湾第一出以随机杀人案为主题的电视剧。在目前已播出的第一、二集中,一起两年前的“剧院无差别杀人案”受害和加害者家属,以同事之姿在新闻台狭路相逢,此时社会上又发生了“精神病患劫持幼童事件”,将一对律师夫妇卷入。

媒体、司法与事件就此到位,明快的节奏与多层次的剧本,获得许多台湾观众及影评的青睐。台媒《娱乐重击》认为,过去台湾偶像剧向来走单线叙事,缺乏多线叙事的想像与执行力;此外,一般台剧由于故事性单薄,一个“哏”或伏笔埋藏太久,让观众失去耐性,乃至于期望过高而落空。

回顾过去,台湾曾发生过多起无差别杀人事件,从2012年“曾文钦男童割喉案”;2014年“郑捷捷运杀人案”;到2015年“龚重安女童割喉案”与2016年的“王景玉女童砍头案”,类似事件一再发生,不仅令台湾民众人心惶惶,且震惊又愤怒。部分人因此主张加重刑罚,期以用死刑达到威吓的效果;然而,也有人选择将问题更进一步探讨,质问杀人犯的出现,究竟是社会的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对《我》剧的编剧和导演来说,这些乍看像是突发的事件,事实上都是社会长期失能的反映。编剧吕莳媛在接受台媒《报导者》采访时回忆,自己在为了写剧本而进行的田野调查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与一名精神科医师的对话,医师表示如果一名精神障碍者家庭资源够、病人病识感高、社经地位较高,他们通常专业判定救得起来,反之就很有可能徒劳无功。

《报导者》比喻,《我》剧像是一把锋锐的手术刀,在正义的表面划出一道道缝隙,让每个人心中窜流不息的小奸小恶如脓血汩汩流出。事实上,这出剧所想揭开的或许不只是正义魔人的面具,还有那些“罪人”的凡人面貌。如同该剧主演之一的吴慷仁所言:“我们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只不过是做出抉择的平凡人”。

《我》剧的登场为台湾社会创造了一个讨论平台,创作者试图透过戏剧全知观点的优势,在是非善恶的二元对立间,拓展出一个灰色地带,让民众在面对复杂的社会事件时,能多一点理解与思考,少一点激情与判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