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大师”爆红中国网络 真大师何去何从

+

A

-
2019-03-26 07:18:06
今日话题

如果将中国大陆男歌星朴树的《生如夏花》稍作修改,来描述近日互联网的一番景象,再合适不过。“我们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也在;我们为了看你而不顾一切”,这里的“你”,便是最近在网络爆红的沈巍。

沈巍,跟所有在互联网上一夜爆红的人一样,公众此前对他并没有任何的了解;他的火爆,皆因身上某个标签戳中了当下社会的沸点。

这名51岁的上海人,今年是他流浪捡垃圾的第26年。他的“流浪”,完全自愿自发,并不是因为生活所迫;他有学历,也有过工作。他喜欢捡垃圾,是个身体力行的环保主义者。他还喜欢看书,平时的时间一半用来捡垃圾,一半用来看书。

他也会规整地把垃圾分拣开:吃的,用的,报纸和书,塑料和铝罐……这是他的另一重坚持,捡垃圾需要科学地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分类,是这个国家都在提倡的。”

然而,一夜成名,却在他意料之外。

流浪汉的“大师”之路

互联网一则流传颇广的视频是这样开始的:众人在台下呼喊着“大师”,沈巍在台上。众人的呼喊与伴随的热情,看起来颇像在进行一场原始的拜物教仪式。沈巍从流浪汉到“大师”身份的转变,借此完成。

上海“流浪大师”一夜爆红成众多直播平台追捧对象(图源:VCG)

因此前喜欢读《左传》、《尚书》等经典国学书籍,有观众对不讲国学的“大师”有情绪,并吆喝着:“大师你坐下讲讲国学吧,(其他人)赶紧下跪啊!”他们把沈巍变成了被玩弄的“神”一样的存在,排队拍照录段视频,然后转身就走。

在这些视频中,细心的观众发现总有同一名女性的身影。该女性在后来的直播中表示自己是某某公司的董事长,尝试和沈巍谈网络直播、拍纪录片等,但被沈巍拒绝。

他拒绝的理由也很鲜明,“你们不是真心追文化,你们是真心追利益”、“你们就是为了一个‘钱’字,把我当猴耍”、“我站在这里,你们愿意怎么拍怎么赚钱随便吧,我实在没办法了,你们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给我”。

沈巍被打造成“博古通今”、“博览群书”的流浪大师,于是他成了互联网时代的“顶级流量”。这些围为他身边的“追捧者”,也成了他烦恼的根源。

围观者“三宗罪”

大陆微信公众号“网易公开课”一篇文章,对沈巍的围观者列出了三大罪状:第一罪“无知”,只有没读过什么书的人,才会把“大师”提到的典故奉为圭臬;第二罪是“刻板”,公众往往很难容忍和自己一贯印象不同的东西,而“大师”日常流浪汉的形象却能谈各种经典,是一个文化人的样本;第三罪是“侵犯他人隐私而不自知”,“大师”并没有授权任何人拍摄,利用他的热度获取经济利益的人,都是在侵权。而在这些人眼中,“一个走红的流浪汉,没有隐私权、没有肖像权”。

围观者的这些魔幻一般的行为,只为赚取经济利益,如“大师”所言,对他没有基本的尊重,丝毫没有下限。

对他冠以“大师”的称号,是为了制造反差博得更多眼球。但事实上,这背后也体现出公众文化虚无的一种精神状态,沉溺于短平快直播的公众,更多地追求对现实的享乐。

再者,不管是“大师”的爆红,还是其他草根的一夜成名,网络直播技术的运用都从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直播的参与将真正意义上的大师等严肃话题,形成了消解的效应;对“大师”的追捧,或者说对这种创造短暂欢愉和刺激的短视频的沉溺,正在成为网络环境中公众摆脱日常生活规则束缚、对严肃道德和教条等进行冷嘲热讽的发泄口和快感来源。

对沈巍“大师”的称呼亦是这种心理的表现,是带有魔幻色彩的黑色幽默,多数人在笑着说着也麻木着,为数不多的人在进行着反思。而这样一种造就“大师”或网红的方式一旦被多次利用并成为常规的方式时,或许,原本娱乐的态度会脱离一种戏谑的语境,戏谑与黑色幽默继而变成生活日常,生活便充满了讽刺般的游戏意味。

如此,真正意义上大师的逐渐消亡如果还不足够恐怖,那么没有大师可以随意造一个的张狂,并化作日长生活中某种引发快感的来源,将是更为恐怖的存在。

而沈巍“大师”的声誉能够维持多久,在互联网时代,可能如惊鸿一般短暂;也可能最终接受商业的包装与资本的卷入,而维持较长一段时间。

一切,在“大师”本人,亦在天。毕竟,任何事情的发展变化,都是主客观共同作用的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