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 被“挤压”的中国老年人

+

A

-
2019-03-20 09:22:01

老龄化问题在中国日趋严重,各种关于老年人的话题在不同场合不断被讨论。

中国大陆2019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提议尽快启动老年就业市场。他指出,日韩等国都有老年人再就业的经验,年轻老人在职场上有经验、能力和继续工作的活力,继续就业可以在未来补贴生活所用,减轻子女的负担,长远看利大于弊。同时亦有分析指出,老年人就业可能非但不会减轻年轻人的负担,甚至可能适得其反,一个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会显著降低中国的生育率尤其是二胎出生率;并冲击年轻人的就业岗位。

上述描述都结合在一起,或许可以呈现出中国当下的现实。

老龄化:不得不面对的危机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2.41亿人,比2016年增加了1,000多万人,占总人口比重17.3%。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在2030年将达到25%,2050年或达到35%。

也就是说,一个无可避免的、逐步深化的老龄化社会正在快速到来。而对老龄化社会的应对,中国目前的准备并不充分。

2018年10月,大陆清华大学老龄社会研究中心与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联合腾讯金融科技智库发布《国人养老准备报告》。报告分析了中国老龄化的进程与特点、养老现状等,并提出一些建议。该报告也对城市已退休者的养老生活进行了调查。在已退休者对养老生活的评价上,整体对养老生活保持乐观预期,但对养老生活的评价结果并不乐观 。

在城市养老问题上,中国民政部门筹办的公立养老院数量很少,虽然收费低,但是与庞大的养老需求相比,仍然难以满足;市场化的养老院,则普遍收费较高,在经营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而在农村,情况更为复杂。低额的养老金并不能满足养老的需求。

老年人再就业在中国逐渐成为一种趋势(图源:VCG)

再者,中国如今的家庭结构模式大多数为传统的“4-2-1”家庭,即四个老人,夫妻双方,一个孩子,这就意味着两个子女要承担赡养四个老人的义务,这无形中加重了家庭成员的养老负担;另一方面,受西方文化的冲击,中国传统的家庭观念正在逐渐淡化,家庭养老功能也在弱化,老年人的物质和情感需求得不到相应的满足,而这种现象在农村尤为严重。

随着年龄的增长,农村老人在家庭中逐渐退出参与生产,很难继续产生经济效应,并不像城市退休老人一样有退休收入;养老的另一部分,不可避免地落在子女身上。

而农村大量中青年劳动力去往经济更发达的一、二线城市发展,高龄老人养老问题更加严峻。城市中,20世纪70年代开始,受“少生优生,晚婚晚育”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城镇生育率较农村生育率低。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城乡发展不均衡,养老问题遭遇不同的瓶颈。

总而言之,不管城市还是农村,养老同时伴随着家庭之间其他矛盾的产生。在这个意义上讲,老年人问题,尤其是农村的老年问题,并不只是养老,其背后隐藏着更复杂的多面向的问题。 

有学者分析认为,这是在中国面临大的变革,农村现代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是必然要面临的痛楚。

“老有所为”与“老有所依”

生活在中国的老年人,虽然退休金每年在涨,但是这些退休老人们一个明显的感触就是“钱越来越不够花。”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退休人员养老金的总替代率为44.08%,处于国际警戒线之下。从2016年开始,人均养老金每年的增速开始逐年下降,由此前延续数年的10%,下降为2016年的6.5%,2017年的5.5%。2018年的5%。这种情况下,很多老年人在就业是出于生活保障的考虑。

2018年,一篇名为《妈,你才70岁,去打份工吧》的文章刷爆自媒体,该文指出了老年人就业的另一重原因。这篇文章出自一位自主创业者之手,老年人之所以应该就业,理由是他们也需要存在感和目标感,需要用工作体现价值。对于这一观点,有网友表示认同。但现实情况是,不管是因为生活保障还是进一步实现自身价值,老年人的就业都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尽管存在着重重困难,但老年人再就业长远来看,都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也是一种趋势。

老年人比例的增多,对养老金和社会保障金造成不小的压力;中国因从未面临如此严峻的老龄化问题,相应的老年人的精神和文化需求并没有相应的跟进,这进一步导致精神上的空虚;中国的养老政策等,也存在准备不足的问题。

在这个意义上而言,老年人再就业有着一定的积极意义。可以缓解养老金的压力,从而维持社会某种程度的稳定;老年人就业在日本韩国和欧美等发达国家也都有先例,并且有些经验可以借鉴。

2014年2月18日,日本总务省发布了《2013年劳动力调查》。该调查显示,日本全体就业者中65岁以上人口所占的比例已经达到10.1%,高龄就业人数位居世界第一。与此同时,韩国、巴西、英国等国的老年人就业人数也在不断增加。

但不管是从西方文化中的senior citizen还是中国对待老年人的态度等,其实都昭示这样一个事实:不管有没有退休金作为保障,他们的话语权削弱,成为弱势群体都是不争的事实。

碰撞与老年人的焦灼

在文章上述部分,对老年人再就业的意义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肯定,但亦有反对的声音,并给出相关理由。从经济角度来看,老年人就业的收入如果低于子女为照顾第三代而雇佣保姆的支出,就是加重了年轻人的负担,还不如老年人帮着年青一代带孩子。如果支持老年人就业,会进一步压缩年青一代的生育意愿。

另一方面,老人在家庭中从事的大量无偿劳动(包括帮子女养育第三代),由于没有经济交换行为,他们的这些劳动和服务经常被认为没有经济价值,没有得到完全意义上的认可。这进一步虚弱了老年人的话语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