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食堂引发群体事件 意外牵出名校黑幕

+

A

-
2019-03-15 11:34:56

就在中国教育部公布《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的一周后,四川成都一所学校曝出食物安全丑闻:就读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家长在一篇自媒体文章里控诉该校食堂不仅长期给学生吃各种冻肉,速食食品,还有发霉食物和过期食品。这起丑闻引发了中国民众对食品安全的普遍担忧,也揭露了中国教育产业化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

涉事食堂曾获四川省教育厅授予“省级示范食堂”称号,但丑闻发酵后,该食堂被揭露由一家私营企业经营管理,其经营者与四川省内近20所学校的管理人员来往密切,甚至还是四川省中学校长协会“校长之家”的主要赞助人。这位承包商是否与四川教育厅官员和相关学校管理人员有利益交换和输送,目前尚在调查中。

值得一提的是,事发后,部分家长去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请愿,对此,中共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呼吁“家长们给政府处理事情留一点时间,适当克制自己的情绪”,但他对上述媒体调查线索避而不谈。

  •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后厨曝光,再次刷新了中国学校食堂后厨的“肮脏纪录”(图源:VCG)
  • 成都七中曾因《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被中共党媒点名称赞,不过随后有媒体爆料称,该校集团旗下企业有贪腐现象发生(图源:VCG)

由“问题食堂”牵出的名校丑闻

事实上,这所食堂所在的学校——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也并非成都第七中学独立承办的学校,而是一所民办学校。公开资料显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由四川“高达投资”提供资金投资兴办,负责学校的具体运营,而成都七中则投入品牌和师资、管理。在成都七中的官网里,该校把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视为“兄弟品牌”,并称其为“成都七中教育集团”的一员。

成都七中可谓是中国大陆近些年教育产业化的“明星学校”。早前,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热议,文章作者称成都七中的网络直播课程让中国境内贫困地区学校的学生考上了大学。当人们为“科技改变命运”狂欢之时,一篇名为《因“一块屏幕”大火的东方闻道7次参与贿赂,受贿官员被判十年》中披露,成都七中的这块屏幕背后暗藏一桩贪腐案,而涉事机构也是成都七中教育集团旗下的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民办企业与学校之间产生的矛盾冲突,在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身上被暴露无遗:大陆一些公立学校通过联合办校向民办学校输出资源,当这些民办学校名气渐盛之时,公立校再把教师撤回。九年义务教育本身是免费的,但民办学校挂上知名公办校的牌子后,学生学费大大提高。“这些学校其实跟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大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他们难以借到公立校的牌子。前期还好,名声打响后忙于赚钱疏于管理,往往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一位当地的资深教育工作者对媒体爆料称,在此背景下,包括学校里的食堂、小超市等,都以十分粗放的模式经营,“出现食品问题实属正常”。

教育资源垄断催生“公办民校”怪象

学校出现食品安全问题让大多数中国家长不安,不少人把原因归结为“承包”,理由是一旦承包给私人,就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这种看法诉求是回到严格管理的“公家食堂”模式。但恰恰相反,出现食堂丑闻的根本原因,在于既没有充分的竞争,也没有真正有效的监督。

承包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堂经营者还掌握着四川省内近20家学校的食堂经营权,这种“独霸一方”的经营模式已然是一种“垄断”,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由成都七中组成的“教育集团”——这些学校表面上是参与市场竞争的民办教育,但从运营模式看,可视为“一奶同胞”的兄弟公司,实则也是一种教育资源的“垄断”。

造成这种垄断的并不是资本,而是公办教育在中国大陆得到了更多的资源倾斜,包括财政、师资和生源,而土生土长的民办学校一旦要参与市场竞争,实现盈利的话,就有可能要与名校进行“资源交换”。而在教育经费严重不足的背景下,公办学校也乐于这种被称为“财政视角”的“改革”。

但中国政府对这种所谓改革一直缺乏监管。在中国,民办教学分营利与非营利,涉事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属于前者。这种民办学校需要注册为企业,还要注册为学校,与之对应,既有工商监管,又有教育监管,不过,却没有相关法律规定两个相关部门具体如何监管,导致这类学校成了官员懒政的“双不管”企业。这种“可管可不管”的监管环境让腐败行为有了可行空间。

去年,中国多地都发生学校食品安全事故,不少还发生在公办学校。可见,这不是一个“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从效果上看,“一禁了之”显然不能阻止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除了学校食堂的实际运营单位需要对此负责外,校方以及当地相应部门,包括教育部门和工商部门都应被追责。

中国的民办教育应怎么“管”

资本并不是教育的“原罪”,阻止资本进入教育领域显然也违背了中国推行教育现代化的初衷。今年2月,中国政府在《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里要求各地“优化教育体系结构和学校布局结构,推进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立多元参与的协同治理新机制”。从制度上看,中国政府实际上是鼓励民办教学的。但在执行上,中国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上述事件中,公办成都七中和民办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之间的关系不仅是“兄弟”,事实上,公办成都七中把民办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作为自己的“子校”,用以实现公办学校不能做的跨地区、大规模招生。从本质上看,这不仅是公办教育的问题,也暴露出中国民办教育的治理问题。

随着新《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实施,中国政府对民办学校的管理,有望走出营利和非营利的灰色地带,而民办学校自身的治理,也应该走出投资方、举办方、办学方不分的暧昧状态,要有明确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健全的内部治理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中国社会出现了很多关注教育发展的公益组织,这些阻止都希望能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推动中国教育发展。这表明,中国已有一批人不是以营利目的,来投入教育,那种认为不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就没有社会资金投入民办教育领域的观点,是把所有投入教育领域者,都视为逐利者,这非中国民办教育的幸事。中国民办教育的健康发展,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民办教育的健康发展,更需要教育家和慈善家。而政府所需要做的是用好的制度设计,激发更多社会人士、社会机构对教育的热情,投入教育领域,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目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