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年轻一代眼中的孙中山

+

A

-
2019-03-12 07:25:38

“我们国父,首创革命,革命血如花……”这是曾经在台湾耳熟能祥的《国父纪念歌》,纪念的“国父”正是孙文,也就是孙逸仙,或谓孙中山,中国大陆称之为“革命先行者”。曾经,孙中山是两岸的共通点之一,双方都对其领导革命、推翻满清政府、光大中华民族的努力与志向报以极大敬意。

然而,随着台湾政治局势的变化,解严后的言论开放,以及政党轮替后对“转型正义”的要求,许多遗像被拿下,铜像被移开,“国父思想”与“三民主义”从大考中消失,课本上也不再有国父自幼看逆流而上的小鱼立定志向,或是在乡下打破神像以破除迷信的段落了。

孙中山已退出了台湾年轻一代的现实生活中,但国民党保留了在会议前朗诵其遗言的传统(图源:中央社)

尽管并不是全部,例如在台湾政府机关中还留有国父遗像,民选代表宣誓时要对其遗像发誓;中山堂等地的铜像也保持不变,甚至新台币钞票也仍然使用孙中山的头像;而课本也会在清朝末年到民国初年的这段历史中提及身为革命党领袖的孙中山。

于2012年在台湾出版的《橡皮推翻了满清》一书中,对孙中山作了极大的翻案写法。在书里,孙中山成为了鼓动暴力团伙进行恐怖攻击,临事时又贪生怕死地逃走;流亡海外靠一张嘴到处拉赞助,赞助金却常常下落不明;满清被推翻时明明在夏威夷打工,回中国后却因为知名度被推举为临时大总统,结果却没办法制衡袁世凯,拉开了军阀混战的时代。在作者笔下,孙中山非但不是国父,甚至是中国的现代化发展的罪人。

作者蓝弋丰当时年约30,并且在求学时就长期在台湾BBS站PTT上对历史话题发言,孙中山在书中的“形象”其实也是他一贯以来的主张。现今台湾网路族群中对孙中山诸如“嘴炮(口号响亮却不干实事)”、“萝莉控(偏爱少女的癖好)”、“打工仔(没有正职而不断转换短期打工的人)”等评价,其实许多都来自其人与友朋同党在网路上的长期耕耘,虽然有其历史背景可考,但是往往失之偏颇,却又因为其极端容易吸引目光。

另一方面来说,曾在台湾备受尊崇的国父确实是迅速的退出了台湾年轻人的现实生活中。当年轻人不再需要背诵其言论和主张,学校于纪念日也不再放假,台湾政府也不再主办大范围的纪念活动时,对于国父其人其事很快地就抛诸脑后,并不奇怪。

拿下2014年第51届金马奖最佳编剧的台湾电影《行动代号:孙中山》,描述了两名高中学生因为急需现金,遂将学校仓库中弃置的国父铜像偷走变卖的喜剧故事。即使不与中国大陆相比,就是美国恐怕也不容易出现把华盛顿铜像偷走变卖的故事剧情。导演易智言曾执导过电影《蓝色大门》与电视剧《危险心灵》,被认为能够细腻的描写台湾青少年的生活与心理,在奖项与观众中都备受肯定。

孙文,字载之,号逸仙,曾化名中山樵,1925年3月12日病逝于北京,享年59岁。后代人多以“孙中山”之名认识他,尽管他从来没有这样自称过。孙文在台湾已经不是那个“伟大而完美的国父”,但或许一个在乱世中不断与美女邂逅和分离、对金钱则大而化之、屡屡在困境中奋起的浪漫革命家,更符合时下台湾年轻人的喜好;至少,这要比被弃置与遗忘更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恺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