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人物:赵本山未红时 那曾是赵丽蓉的天下

+

A

-
2019-03-10 23:52:11
每周人物

在春晚还是一场单纯的开放而欢乐的晚会时,赵丽蓉是语言类节目里绝对的女一号。赵本山早些年接受采访说,有赵丽蓉在的春晚,自己只能靠边站。

如果赵丽蓉还活着,今天刚好91岁。

1988,六十岁花甲之年,赵丽蓉第一次登上一年一度的全民舞台——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1988 年是很特殊的一年。这一年,改革开放已经十年了,中国人被市场经济的大浪裹挟着奋力向前,自由竞争的甜头惠及了每一个人。

和其他小品演员不同的是,赵丽蓉亮相春晚之前已经是一位成功的评剧演员。她参演的《小二黑结婚》、《杨三姐告状》和《花为媒》甚至获得了毛泽东的认可。

演小品,对赵丽蓉来说属于跨界。有意思的是,她的小品里也常常有跨界的剧情。1995年、1996年,赵丽蓉连续两部作品获得了春晚小品评选一等奖。在《如此包装》里,赵丽蓉本色出演,呈现了一则拍摄评剧音乐视频的小故事。她在艺术总监(巩汉林饰)的指导下,学习打招呼、模拟港台腔、取了艺名“麻辣鸡丝”、还穿上时尚的马甲,表演说唱版的评剧,在传统向流行的跨界中,给观众带来欢笑。

而在另一部巅峰之作《打工奇遇》里,赵老师扛起包裹到太后大酒楼学习酒店管理经验。她被打扮成慈禧太后当酒托,在一段跨界职场体验中,曝光了漫天要价的经营乱象,其中“宫廷玉液酒 一百八一杯”的段子更是深入人心。

新旧文化冲撞是赵丽蓉小品的一大主题,人们总能在她的小品中找到流行元素,也能找到她对那些在文化里“乱搭乱建”行为的种种抗议。

新旧文化虽然有冲突,但赵丽蓉的小品里从没把流行文化当做避而不谈的洪水猛兽。在1993年的小品《追星族》里,尽管赵丽蓉闹出把“四大天王”和“托塔李天王”搞混,把“追星族”当做少数民族的笑话。但有别于赵本山对潮流的全面否定,赵丽蓉小品里体现的是一种文化的兼收并蓄。多少年后,这种新文化与旧文化、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的冲突依然存在,只是人们不会像以前一样,在春晚舞台上看见。

  • 如今,中国互联网上仍有网民举办纪念赵丽蓉的相关活动(图源:VCG)
  • 春晚小品不再“好笑”,有人认为这与作品题材受限不无关系(图源:VCG)

1994年的小品《吃饺子》里,赵丽蓉的孙子年夜饭不想吃饺子,而是改吃窝头。赵丽蓉扮演的奶奶对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很是不理解,但她并没有靠家长的权威否定了孙子的想法,而是用祖孙间的一场辩论表达了自己对不同意见的尊重——只要你用道理说服我,年夜饭不吃饺子改吃窝头也没问题。“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你表达的权利”,赵丽蓉在25年前就在春晚里讲出了这个“常识”,但直到今天,很多人似乎还做不到这一点,动辄用“三观不正”去给不同的声音扣帽子,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1999年的春晚,是赵丽蓉的最后一次春晚,那年她72岁,表演了小品《老将出马》,一如既往的让人捧腹,深受好评。然而站在舞台上的她已是肺癌晚期,在第二年的夏天离开了人间,那首《泰坦尼克》的主题曲也成了绝唱。

如今,一提到春晚,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赵本山,而赵本山的背后,是二人转艺术在给他“撑腰”。但在他的作品里,语言已经超越表演,成为第一表现元素。或许就是从赵本山这里开始,小品开始从表演艺术向语言艺术过渡。从这点上看,赵本山“成也二人转,败也二人转”。而赵丽蓉的小品之所以受欢迎,主要在于她生动诠释了一位率真、时髦、善良的老太太。她的幽默是从人物本身的性格、情境出发而产生的自然而然的幽默,拥有超强的辨识度和感染力。在赵丽蓉的小品中,语言和表演几乎是同等重要的位置,与陈佩斯的小品同属于“学院派小品”。

回到原点,小品首先是戏剧艺术,其实原本也不局限在喜剧,但由于春晚舞台的特殊性,小品与喜剧从一开始就画上了等号。为了赢得观众的笑声掌声,从夸张的肢体表演到密集的语言包袱,小品从这头走向了那头,已经被春晚剧组划到了“语言类节目”的名单里。

然而不管小品的形式有何种变化,它一直是春晚这道文化大餐上的“硬菜”,受到大家期待。表演和语言上所体现出来的艺术性是一方面,作品的思想性也是值得关注的一个方面。

在那个现实主义题材扎堆的时代里,赵丽蓉的小品无疑给了中国人一个情感的宣泄口。反观时下中国各大电视台的晚会里,现实主义题材小品一直是“稀缺品”。进入二十世纪后,央视春晚所承担的教化功能加强,讽刺逐渐变少甚至绝迹,歌功颂德类小品、肉麻吹捧的主题层出不穷;喜剧效果也不再来自于嘲讽带来的会心一笑,或形式改变带来的耳目一新,更多是调侃盘点热点事件、串烧流行歌曲、抄袭网络热词或段子,讽刺幽默变成了胳肢逗乐。逐渐僵化的形式、益发窄化的表现主题,让春晚越来越“不好笑”。

这也就不难理解人们为何会在今天依然怀念赵丽蓉。她在作品里嬉笑怒骂,“取笑”人性的弱点,但从来不取笑人体的缺憾;她用批评的眼光去挖掘强势人群在转型社会中的种种不堪,以“小人物”视角表现自己的正义感,力求用幽默的方式呈现严肃的主题。赵丽蓉曾在小品的思想性、娱乐性上找到了平衡,遗憾的是,这种平衡已然失去了存在的土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